【自序】我的好望角巨石

《天堂从不曾撤守 ─ 陈长文书信》陈长文的柔情与人文关怀《天堂从不曾撤守-陈长文书信》

作者:陈长文
出版社:方智
出版日期:2008年9月25日
目录:

Part 1:来自天使的信
1 巨人般的毅力-给文文的一封信
2 换得幸福的微笑-〈给文文的一封信〉后记
3 来自天使的信-每个名字,都是美丽的故事
4 期待一个无障碍的都市-给视障朋友们的四个祝愿
Part 2:代间的省思
1 代间的省思-给毕业同学的一封信
2 幸福,是总体概念-〈给毕业同学的一封信〉后记
3 慎始,最重要-给毕业生的话
4 把手指放在善恶交界处-给马英九总统的信
5 不作隐匿的允诺者-我们有责任站出来伐罪声讨
6 不能减损的重量-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良心法庭
Part 3:开创心灵财富
1 北京的小乞儿-从正视孩子的苦难开始
2 寻宝的开罗人-逐梦之前要厘清成功的真谛
3 一对卖玉兰花的母女-十秒钟善念的影响
4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知足者,阳光即财富
5 幸福的感觉-以“爱”为质地,从“心”出发
6 开创心灵的财富-财富,也是一个总体概念
7 所能救的“一切”-我们能为人类的幸福做些什么?
后记:给母亲,也是给为人儿女者的信

【自序】我的好望角巨石

陈长文

为了替新书作序,我好奇地上网去搜寻“信的由来”,才发现,这真的是一个浪漫、有趣且动人的题目,牵连了各式各样不同的故事,有的是东方世界的故事,也有西方世界的故事。

其中一个故事,讲的是位在南非好望角的一块巨石。

一四六八年,葡萄牙人发现好望角,绕过南非成为欧洲到印度的新航路。这段航程不但凶险,船程更长达近六个月。由于所有前往印度的船泊都一定会经过好望角,思乡的船员们约定好在好望角的一块巨石下放置信件,石上刻着“信件在此”,以让其他前往欧洲的船只在此蒐集信件携回。于是,好望角的巨石,便成为一个天使,默默地守卫著离家游子对故乡的想望与对家人的思念。这块巨石也被人称为世界上最早的“邮局”。

有的故事说,在中国,商朝时即以击鼓传声的方式传送讯息,因此,鼓声也是一种信;到了商末纣王时,则开始使用烽火的方式传送军情,因此,烽火也是一种信。

传说汉高祖刘邦被楚霸王项羽围困时,以飞鸽传信求援。而同样在汉朝时,苏武出使匈奴,被单于流放北海牧羊,十年后,汉朝与匈奴和亲,但单于仍不让苏武回汉。苏武的朋友为了救他,请另一位汉朝的使者编了一个故事告诉单于,说汉皇帝在打猎射得一雁,雁足上绑有书信,上面写着苏武在荒野牧羊。单于听后,便放回苏武。后来,鸿雁也变成书信的代名词。

还有故事推得更远,说古人以结绳记数,这结绳其实也是一种信。以驿马传书、在龟甲上刻卜、在青鼎上记事、在竹简上封泥、将信置在瓶中放于流水……这些都是信。

看了这些林林总总关于信的故事,不由让人惊叹,为了把存在心里的想法,让遥隔在远方的家人、故旧、僚属乃至于不知名的陌生人知悉,人们是多么努力地发挥创意,寻尽一切可能的方法与工具去传递那心中之信:击鼓、狼烟、烽火、飞鸽、鸿雁、流瓶、驿马……

在那时,并没有电话或e-mail这样的东西。信件的传递十分耗时、费力而且带着不确定的风险,这使得信中的一字一言更显得弥足珍贵。就如唐朝诗人杜甫在〈春望〉这首诗中,淋漓尽致地写道:“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每一封信都负载着寄信者切望传达的意念。可能是丈夫对妻子的思慕、可能是游子对父母道的平安、可能是朋友的一句祝福、也可能是十万火急的军情。这些“信使”们穿山越岭、披星戴月,为的就是捎送万金难买的一语思念、一句情话、一声谢谢或攸关死生的求救。

现在,我要把镜头拉回我自己。在这里,我的信是什么?我又想透过我的信说什么呢?在这里,我的信就是《天堂从不曾撤守》这本书。以书为信,信中有信。我希望把这信中信里的千言万语,包括一些怀念、一些感慨、一些期待、一些痛悔、一些经验、一些信念,透过这本书,点滴的收集起来。这里面有我想对我的父母说的话,有我想对默默行善的无名天使说的话,有我想对我的家人与孩子说的话,有我想对自己说的话,也有我想对在各个角落、不认识的读者说的话。

这些信件,不管是有具体的对象(例如:给文文的信、给母亲的信),或者是有特定范围的对象(例如:给毕业生的信),在文体上,都是以公开信的方式撰写。换言之,我把私人的感受,化作公开的文字,目的就不只是私人情感的传达,而是希望把自己的感受与经验,分享给大家。

如果我的想法不够成熟、不够周延,也希望读者们见谅,我只是希望用最忠实的方式,说出我对人生、对人事的观察与体悟。

而我也希望,书中点点滴滴浅薄的想法,不敢说提供读者生涯指南,但至少希望可以提供些许人生参考,不管是好的参考或不好的参考。也许我的挫折,可以让一些朋友知道挫折其实并不可怕;也许我的遗憾,可以让一些朋友得到一些提醒;也许我的固执,可以刺激一些朋友有不同层面的人生思考。

在这本书中,我尽力地、毫无保留地说出我的肺腑之言。

这篇序文一开始提到“好望角巨石”的故事,巨石下,一封封家书,静默地伏在巨石下,对着洄涌的浪涛声,向远方的亲人,诉著思念、呢喃低语。巨石,就像一个雄伟武士,以千钧之重,坚定地守卫著这一封又一封的希望。

我希望这本书,就是我的好望角巨石,除了细心地收藏了一封封我的书信。我更希望在巨石武士的护送下,我可以将我的点点想法,寄语给各位读者,以及每一个在我生命中呵护我、鼓励我、关心我,以及我所关心的人。我更希望,这巨石武士能化作可以穿梭时空的鸿雁,把这本书寄给我在天上、我最敬爱和最思念的父亲陈寿人将军和母亲陈林剑吾女士。

最后,我要将这本书献给小倩和文文的妈妈,妳为了这个家用爱和无比的毅力付出了妳的所有,我从妳(和我的母亲)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伟大的母爱。谢谢妳,亲爱的小倩和文文的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