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3%而3% 看見政府傲慢與敷衍

據報導,美國國務院已不會在國會會期結束前,將我國要求的軍購送到國會。這消息雖然令我政府感到失望,筆者卻認為這是讓我們徹底檢討馬總統競選時國防預算占GDP三.○五%不切實際的政見的機會。
 
筆者曾指出,政府從未告訴人民,每一項在軍購清單上的武器在戰爭中扮演的角色如何?政府總是用空洞的、同義反覆式的語言告訴大家:軍購是必要的,所以我們要軍購,至於買什麼,買了對國防、對科技工業的整合有何助益,就不必問了。例如,國防部決定花五百億天價購買三十架阿帕契直昇機,卻完全看不到有說服力的理由,坐實了是為買而買的傲慢邏輯。難道政府不該向民眾說清楚天價的直昇機對防衛作用何在?拜託不要告訴人民這些採購項目是前任政府決定的!要曉得,明知是無用的支出就等於從國庫偷竊。
 
這樣的傲慢與敷衍,從另一則新聞中也展現無遺。約莫是月前,審計部發現,國防部為配合陳水扁前總統要求國防預算三年內達到GDP三%的指示,浮編共計四四六億元預算,影響其他施政的資源分配。拜託也不要告訴人民這是前任政府決定的。為三%而三%,根本是一種不用心的政治宣傳,沒有專業國防思維支撐。
 
主張高昂軍購(以「合理軍購」為包裝)者最常懸諸於口的論點有二:一、備戰以止戰;二、向美方展示台灣防衛決心。而不足為外人道的另一原因,卻是為降低在野黨對馬政府傾斜北京政府的疑慮。
 
說穿了,買什麼武器?能否抵禦中共攻擊?都不重要。支持高昂軍購的邏輯是:花大錢=有決心=給美國人、懷疑馬政府兩岸政策的人看。就算花三千億買的是廢鐵也無所謂,重點不在「廢鐵」,而是「三千億」。這錢花得讓台灣人民「很痛」,即便排擠社福預算,讓人民燒炭自殺,即便排擠教育預算,讓窮人子弟因負擔不起學費而永難翻身…。
 
備戰以止戰?在相對均勢的軍備賽局中,兩次世界大戰的例子告訴我們相反結果,軍備競賽反而強化「先下手為強」的念頭。在軍事力相差懸殊例子中,備戰更鮮有止戰效果。中共軍力在世界排行名列前茅(神七太空漫步成功),台灣呢?在評估兩岸戰事的各種模擬中,別說看到台灣「逆轉勝」的推演,「守得住」都是問號。主流估算均是「悲觀的評估」台灣能「守多久」,以待機率渺茫的美國介入。
 
備戰以止戰或許並非全無機會,但要問的是機率多少?代價多少?何不反過來,將資源投入改善兩岸關係,以降低戰爭可能性。換言之,既然在馬政府的政策下兩岸關係已較前大幅改善,為何不明白告訴人民我們無力也無需要維持華而不實的高額國防預算?
 
高昂軍購可以向美國展示台灣的防衛決心?但花了大錢向美國買武器,美國就願意在中共攻擊台灣時協防台灣嗎(這是台灣有效抵禦中共攻擊的唯一可能)?如果美國願意展示「防衛台灣的決心」,與台灣簽署條約,承諾中共出兵時,其將派軍抵禦。若然,則就算台灣對美的軍購預算加倍,筆者也考慮支持。
 
但美國肯承諾嗎?當然不可能,因為美國不願意為了台灣而破壞其與已是世界強權的中共的關係。如果美國現在不可能承諾協防台灣,我們又如何寄望美國在中共出兵時,就會出兵協防台灣呢?美方顧忌中共,連賣一些「過時象徵品」(不會對中共產生威脅)的武器都興趣缺缺,如何指望美國在中共動武時出兵協防台灣?
 
此外,筆者已不只一次說過,過去台灣的經濟繁榮,高額國防預算不是什麼大問題。然而今天的政府已非過去那個金山銀庫,劉兆玄院長不是說,治水若要竟其功,至少要花五千億,那麼為什麼不拿部分軍購的錢來治水呢?防洪救人命,難道不比虛無的備戰實際嗎?
 
在財政困難的情況下,政府就必須在支出項目中精打細算,應該把龐大的國防預算拿來和社福、教育、司法、公共建設等預算對比一下,看看誰最具急迫性;或者,試著找出在達到相同國防目的的情況下,有沒有成本較低的方法。
 
請馬政府回答人民的疑問,好嗎?

【2008/09/29  中國時報 97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