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武鉉啟示錄》 可怕的邊緣性誘惑…

「蓋棺論定」是耳熟能詳的成語。據明史記載,這句話是出自明朝一位清官劉大夏,劉大夏談到為官之道時說道:「居官以正己為先。不獨當戒利,亦當遠名。」接著他又說「人生蓋棺論定,一日未死,即一日憂責未已」。

在劉大夏的眼中,因為人皆有死,所以當官的人活著時,不單單要提醒自己不要為財所迷,同時要想到死後的名聲,要對自己活著時的舉止戒慎恐懼。即便時隔五百年,劉大夏這段為官箴言,仍然擲地有聲。

南韓前總統盧武鉉因為任內涉及貪瀆遭到檢方調查。這位曾經集清廉、勤奮、人權鬥士光環於一身的南韓領袖,以自殺作為人生謝幕的方式,令人唏噓。而看在和南韓民主進程相仿,甚至也同樣發生領導人涉及重大貪瀆案件的台灣,我們特別是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與官員能從這個悲劇中看到、警惕到什麼呢?

盧武鉉的悲劇,讓我們看到掌握權力、面對利益時的人性脆弱。而這種脆弱,加上反貪促廉機制的不完備,使得南韓的國家元首不斷陷入與盧武鉉類似的悲劇循環。而台灣近廿年的政治發展何嘗不是如此呢?蔣經國故總統建立的清廉官風,在繼任者李登輝前總統十餘年的任期內逐漸崩壞,第一次政黨輪替前,國民黨甚至淪落到成為黑金的代名詞;陳水扁前總統不但沒有帶來與國民黨不同的廉能作風,其無所忌憚、不覺羞愧地廣泛眾弊,透過機巧權變的詭辭,更腐蝕重創台灣傳統崇誠信、重清廉的社會風氣。

至於現任總統馬英九雖然長期以來以清廉作風獲得許多支持者的信任,但方才就任一年的他,能否堅持廉潔,則還有三年時間待觀察。鑒於過往猖獗的貪腐之風,我們希望馬總統知道,人民對他有更為積極的期待,期待馬總統過往的廉潔堅持不會只是「獨善其身」式的,更要發揮撥亂反正的擴散力量,扭轉多年來沉鬱的貪腐官風。尤為重要的是,一人一任期的廉正是不夠的,就像蔣經國的廉潔,並不能保證繼任者的風骨,馬英九更責無旁貸的是,要在任期建立完備的反貪促廉機制,確實作到「奠定百年基石」的制度建造工作。

最後,筆者想以劉大夏的一個小故事作結。劉大夏擔任廣東布政使時,前幾任的布政司巧立了「羨餘」錢的名目,中飽私囊,並不記在公帳上。劉大夏就任時,管錢庫的部屬便把這種「成例」向他報告。劉大夏聽後沉默許久,大叫道:「我劉大夏平時讀書,有志於做好人,怎麼遇上這件事,卻沉思許久?實在慚愧!」於是他下令將錢全數入帳,自己分文不取。

即便是以清廉官聲留名的劉大夏,面對一些「邊緣性」(別人也拿了或者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不正當)的金錢誘惑時,也會「沉思良久」。這顯示拒絕誘惑,並不容易,而這似乎也可以投射到盧武鉉身上,他最後選擇自盡以明志,不管對不對,至少可見他仍愛惜名聲。然而,他今天須用如此激烈方式保留名聲,也許是種因於他曾經在一些「邊緣性」的金錢誘惑上,沒有像劉大夏一樣「斷然的切割」。這種「邊緣性」的誘惑最為可怕,它會引誘一個可能原本質性純樸的人,一步步地走向腐化的深淵。

盧武鉉的悲劇,固然令人感嘆,但如果我們能把他當一面鏡子,提醒我們對自己的行為戒慎恐懼,也許,盧武鉉的悲劇,仍帶了一些正面意義!

【2009/05/25  聯合報 98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