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演讲】@台北大学全观的法律人!法律人要争气!

陈长文律师演讲‘全观的法律人!法律人要争气!’
主讲人:陈长文律师

‧主办单位:法律学院
‧活动地点:三峡校区法学大楼201教室
‧联络方式:yushienyang@gmail.com
‧活动日期:2011-05-23
‧活动时间:13:30-15:00

陈长文律师演讲‘全观的法律人!法律人要争气!’ 各位老师及同学好:
法律学院将于5/23星期一下午1点半,邀请陈长文律师莅校进行演讲,演讲题目是‘全观的法律人!法律人要争气!’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的写作心得)。欢迎大家踊跃参加!

演讲主题:全观的法律人!法律人要争气! (‘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的写作心得)
演讲人:陈长文律师
主持人:台北大学法律学院郭玲惠院长
演讲日期:100年5月23日 (一) 1:30pm~3:00pm
演讲地点:台北大学三峡校区法学大楼201教室

主办单位:台北大学法律学院
协办单位:国际法研究中心、民事法研究中心

政府有错不赔,小民有苦难伸

这篇文章,想从一个法律个案,探讨政府面对自己错误的心态,而可能产生结构性的危机。

月前和长者讨论法律问题。某当事人于八十六年间购买一笔土地迄今,最近接获地政事务所告知,该笔土地于当事人购买前,地政事务所承办人员计算土地面积有误,以致在权状记载之面积均不正确。更正后减少的面积达近两百坪。

当事人向该地政事务所请求国家赔偿。地政机关却援引国家赔偿法第八条:“赔偿请求权,自请求权人知有损害时起,因二年间不行使而消灭;自损害发生时起,逾五年者亦同。”规定,主张当事人虽在接获更正通知后即请求国家赔偿,因此并未超过二年时效,但因为土地面积登记错误是发生在当事人购买该笔土地之前,因此政府登记错误所造成的损害早已超过该法规定的五年时效为由而拒绝赔偿。对于此种结果,当事人欲哭无泪,笔者听闻此事更忍不住讶异,原来我们的土地登记制度是如此的不堪信赖。

这件个案凸显严肃及结构性行政法问题:当政府承认犯错造成人民权益受损时,政府在政策上还要主张时效抗辩?

首先,法律设计时效制度的目的之一,是为了避免因时间久远而难以认定事实。但本案中地政机关既已承认错误,当可认定并无事实难以认定的状况。其次,法律设计时效制度的另一个理由,则是认为当事人既然任由时间流逝而“让权利睡着了”,此权利即不值得保障。但本案当事人是因为信赖政府的不动产登记制度,才没有发现权状登记面积与实际面积不符的情形,在最近接获地政机关通知后才知道登记面积错误。这与当事人任由权利睡着之情形岂能相提并论?

更何况,“地籍测量实施规则”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登记机关对土地复丈图、地籍图应每年与土地登记簿按地号核对一次……其如有不符者,应详细查明原因,分别依法订正整理之。”如果地政机关确实执行上述规定,则本案中土地面积登记错误的情形当可避免或即时被发现。地政机关未确实执行上开规定,却在当事人接获更正通知请求国赔时,主张时效抗辩,此无异因地政机关怠于执行职务而剥夺当事人原本可请求国赔的机会,对于当事人更是不公平。

地政机关自己的错误造成人民损害,却主张时效抗辩,对市场最直接的损害就是人民每次交易不动产,不再相信权状记载,而须重新申请测量土地。造成不动产交易成本大幅增加,让不动产买卖、设定抵押权等法律行为之安定性荡然无存,反而不利社会整体公共利益。笔者过去也有类似经验(税捐机关张冠李戴将笔者自住屋从住家误植为营业性质而溢收房屋税)。这些个案,可看出政府在面对自己错误时,只想到机械式地适用法律,而不将人民权利放在优先地位。

笔者亦思考另一问题,即时效完成后的法律效果为何?依民法规定:“时效完成后,债务人得拒绝给付。”也就是说,债权本身并未消灭,仅是由相对人取得抗辩权,相对人在法律上亦可选择不主张时效抗辩,因此地政机关对于是否主张时效抗辩,本有裁量空间。就便宜之考量,主张时效抗辩或许是最简单的拒绝赔偿理由,但所付出代价,却是摧毁人民对于不动产登记制度的信赖,导致人民彻底的丧失对政府(本案中地政机关)的信任,反而不利社会整体公共利益。

政府的“依法行政”并非指机械式地适用法律,而是要求政府必须保障人民之权利、考量社会整体公益并兼顾个案正义。笔者猜想地政机关的承办人员在第一时间也会对当事人的遭遇寄予同情,但只要一想到放弃时效抗辩的结果可能会使人质疑自己有图利他人之嫌,乃不得不主张时效抗辩。对于承办人员的处境,笔者能理解,但笔者仍要呼吁勤政爱民的政府首长(本案中内政部江部长),能勇于任事,在面对前述因政府(地政机关)错误而产生的国赔案件时,应积极的“该赔就赔”,而不是“能不赔就不赔”。唯有如此,国家赔偿制度才能真正获得落实,更何况国赔本来就是国家的责任,而非恩给。

【2011/05/23  中国时报 100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