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與喜樂的人要同樂 與哀哭的人要同哭《在愛中的喜樂》

建(火宣)兄和他的太太蘇法昭是長文結交逾五十年極為敬愛的朋友。

建(火宣)兄集結五十多篇洗鍊大作,與長文分享《在愛中的喜樂》,本來長文也沒有多想,就直接依著出版社的建議,一篇接著一篇拜讀下去,直到日本發生大地震,讓長文有了更多的感觸體會。

3月11日下午東日本大地震,我們透過即時新聞報導,目睹了日本東北地區先後遭遇九級強震、海嘯及核電廠事故的三合一災難,造成嚴重災情,當海水瞬間淹沒仙台市,那一幕幕只能用怵目驚心形容。

回想921地震時,日本朋友透過日本赤十字社捐助約台幣9.4億元,占紅十字會國際聯合會捐款給台灣的80%以上,同時,也是全世界第一個派出援救團隊的國家。在我們遇到災難時,日本朋友毫不猶豫的伸出了溫暖的雙手。

這次,為了幫助日本311地震儘速度過不幸,紅十字會與多家媒體在3月18日舉辦了「相信希望」募款晚會,創下單場募款晚會達新台幣7.8億元的承諾捐款,而募款總數迄今已超過18億。所有人的心是一致的,政府、企業、媒體界、演藝人員、志工等,都想要在這個時間點,為深受地震、海嘯、輻射等多重苦難的日本朋友做些什麼。

在此次事件中,「五十位福島核電廠員工」志願死守核電廠區抗核,所表現出的對自己職務的責任感,更猶如一座棲身在黑夜的燈塔,為迷航的人們,指引了方向。這種「大我」與「小我」的連結關係,林覺民在〈與妻訣別書〉中的一段話,是講得最透澈淋漓的:「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

一百年前,林覺民的那一代年輕人,以生命為代價,去追求「助天下人愛其所愛」的夢想;「為天下人謀永福」,就是心中最大的財富,即使付出生命的代價,亦在所不惜!

今日此時,我們的夢想雖不再那樣沉重,但,若大家在逐一己之夢的同時,也不忘對身邊其他需要關心的人、事,付出關懷,並幫助其他可能力量較小的弱勢者,也能「愛其所愛」,讓林覺民的精神,也在這一代人的逐夢過程中彰顯,長文相信,當大家擁有這樣的心情,人類社會的未來,一定會更璀璨而幸福。

拜讀建(火宣)兄集結成冊的《在愛中的喜樂》,就像在玩「刮刮卡」一樣,「與」、「同」是隱藏在字裡行間的兩個字。「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12:15)正等著我們去仔細品味、互勉實踐!看了這本書,讓長文感動不已,也要感謝建(火宣)兄嫂與讀者分享他們對「愛」的看法和實踐。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陳長文
序於2011年6月

在愛中的喜樂

作者: 王建(火宣) 追蹤作者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1/06/30

【索引】【專訪】陳長文:找方法,讓不公不義去逃亡

找方法,讓不公不義去逃亡
律師陳長文經常投書媒體引導輿論,要求改善,有人說他是「狗吠火車」,但他不這麼想。

(康健雜誌119期2008年10月1日,作者:張曉卉)

關於陳長文,大部份台灣民眾最熟悉他的身份應是哈佛法學博士、律師、法學教授。直到大陸發生「512四川大地震」,看到陳長文與總統馬英九、夫人周美青併肩同坐擔任賑災晚會接聽捐款電話的義工,才比較知道他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其實陳長文進入紅十字會已20年。當年進紅十字會,「純粹是偶然,」陳長文說,1987年他應李前總統(時任副總統)邀請出任紅十字會秘書長。當時兩岸正值開放探親等活動,人道關懷正是紅十字會職責所在。1990年他以紅十字會秘書長身份簽署「金門協議」,讓對岸偷渡客人道遣返,大幅降低偷渡客枉死事件,至今懸掛紅十字會旗幟的遣返船隻,仍航行於台灣海峽。 Read more

百萬人請命 期待權力者的心更柔軟些

上周,立院審議立委鄭麗文、蔣孝嚴等支持的延長外籍看護工年限 (從九年延長至十二年)的就業服務法修正案,筆者與眾多有類似處境家庭,本以為會有好的結果,但這法案最後還是在民進黨的杯葛、國民黨政府尚待形成政策情況下,未在本會期進行表決(也就是沒有通過)。

協助家人照顧我的孩子文文(有多重障礙),被文文當成比父親還親的外籍看護普丁,在一個月前因為九年屆滿已經返回菲國了。就我們家來說,已經在面對普丁離開後、接替人選尚無眉目的空窗期困境,更遑論徵求、培訓接替普丁人選要面對不確定的挑戰。雖然不捨文文,要花上別人無法想像的痛苦與心力去適應新的外籍看護,但再多的不捨,都還是得面對。對於類似筆者這樣,需要外籍看護照顧親人的近廿萬家庭而言,每一個家庭以五人計,就有百萬人要承擔法案延宕的痛苦。

外籍看護的工作年限,要不要從九年延長為十二年(甚至應該在長期照顧制度完備前撤銷年限的要求),對於立委諸公可能只是手上眾多法案中待通過的一案;但多給一點點的緩衝,已是近廿萬有長照需求家庭,最卑微的希望。但現今,這卑微的希望破滅了,許多類似普丁的外籍看護,因為九年期限即將屆滿,必須離開他們工作的台灣家庭。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們兄妹因為有印尼看護蘿菈,細心的照顧他們九十多歲的母親,使得他們可以放心去工作,工作之餘還可以盡孝。而蘿菈亦面臨九年期限將屆滿而需終止照顧他們年邁的母親,他們兄妹最大的盼望是政府能讓蘿菈繼續照顧母親,「讓她老人家得享天年」,這位朋友語重心長的訴說。看來他們兄妹們這份卑微的盼望需要上天(還是政府?)額外的眷顧了。

基於上述,我懇切呼籲,在下一個會期,馬政府負責社福衛生的首長們以及全體立法委員們能夠用柔軟的心,苦民所苦,為近廿萬聘用外籍看護的家庭設想,優先通過這個法案,以免除近廿萬家庭、百萬人的焦慮不安,更不用說他們受照護的親人需要適應新聘看護工的沉重負荷。

最後,對於是否延長外籍看護的工作年限,反對意見主要是認為,外勞不能取代本國的長照制度,所以反對延長外籍看護工作年限,以免政府「懈怠」於長期照護制度的建立。但這樣的邏輯並不正確。

要理解,台灣在勞力結構轉型後,廿四小時看護服務的「供給端」已發生本質性改變,願辛苦負擔三班長照工作的勞務供給端已供給不足。換言之,一個外籍看護不是排擠了一位本國勞工的工作,而是讓一個本國的家庭多得到外籍看護工的協助以及讓本國家庭成員有餘力去工作。

從「需求端」來看,大家勿以為近廿萬聘僱外籍看護的家庭是「少數」,台灣社會高齡化的速度,遠遠超過大家的想像。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已超過二五○萬人,占人口的一一%,且未來五年內,台灣人口會快速老化,老年人口將攀升至一四%,到民國一一四年,老人將達四八○萬人。包括筆者在內,沒有人能逃過年歲之神的考驗,每一個人都會漸漸的衰老,漸漸的愈來愈依賴家人與社會的協助。對於家有長照需求的年輕人,照顧老人是盡孝的心意;但對於執政者,則是必須承擔提供長照供應的責任。

除弊更要興利,是公共政策正向思考本題,只有打破地域觀點,透過國內與國外資源、勞力的互補運用,提供品質更好、價格更合理的長照選項,去嘉惠有需要的家庭與弱勢者。讓外籍看護成為長照政策的一環,與本國服務相輔相成。這才是長照體系要落實建立的「治本之道」。

「政治是最困難的藝術,也是最高貴的職業。」一個「體恤人民」的政策,就算不能完全消除千千萬萬被長照壓得喘不過氣家庭的負擔,但至少可以分卸這些家庭成員一些肩上的重量。

【2011/06/20  中國時報 1000620】

真摯而堅定的愛 ──從訪視東日本災區談起

  日本三一一大海嘯襲擊東日本的景象透過電視畫面傳來,在電視機前的你我,都好像一起被捲進了滔天巨浪之中。在那時候,台灣每個人的心都和日本災民揪在一起,台灣民眾幾乎是全部動員起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毫無保留的把心中最深切的關懷,化為行動,要幫助經歷災創的日本朋友早日恢復往日的生活。

為幫助日本震災賑災,台灣紅十字會共募得超過新台幣二十二億元(約美金七千七百萬元)。台灣紅十字會已匯撥美金二千萬元投入日本赤十字社災後救援與復原的計畫,俾能及時照顧到所有災民。為能將捐款效益極大化,台灣紅十字會承諾將餘款項約美金五千七百萬元投入災民重建的計畫,與日本赤十字社議定於未來半年內選定一個或多個特定地區在最短時間內執行重建計畫,考慮重建項目有:永久屋、學校、圖書館、醫院/老人院等。

基於此項考慮,五月十四日,在日本赤十字社的安排下,我和同事到了三一一地震海嘯重災區的岩手縣大槌町。據告原本是一萬多人的寧靜港灣大槌町,就有一千七百人因地震海嘯而死亡或失蹤。

在前往大槌町的途中,舉目所見海嘯所及之處,幾乎無一倖免,廢鐵、變形的車體殘骸以及被海嘯襲捲到陸地上的船隻落在一起。木造房屋顯然是連根拔起,路旁堆積著盡是木頭垃圾,鋼筋水泥的房屋剩下的也只是斷垣殘壁。房子三樓以下的門窗都是破損的,不禁讓我想到,那些住在三樓以下的居民,如今安在?三樓以上的住戶雖然逃過了海嘯的侵襲,樓上還能夠再住人嗎?如果沒有持續在清理災區的怪手機具,水淹過的痕跡竟讓大槌町市區看起來彷彿是一座空城。

地處偏遠的大槌町在地震發生前,年輕人多半到城市工作,留下來的多是中老年人與小孩。地震和海嘯已將當地的住商機能破壞殆盡,町內少數的年輕人面對家毀人亡的困境,也多準備離開這個傷心地。這對大槌町重建工作,無疑是雪上加霜!

經過一路顛簸,我們到了大槌町地勢較高的安渡國小現在兼做臨時安置中心。當安置中心的負責人廣播台灣紅十字會帶來台灣的愛心時,災民們不分男女老幼都圍了過來。除了表達台灣民眾的關心,我們也親手將追分國小、南海與博仁幼稚園及親子關懷協會等小朋友繪製的卡片轉交給災民們。當孩子們專注的閱讀愛心卡片時,有位老婆婆步履蹣跚的也前來索取,老婆婆把卡片緊緊的握在手上,看著看著,眼淚就流下了。

顯然,這位老婆婆經歷了這樣的天災劇變,她最需要的應是親人的陪伴!災後兩個月,她在自己的家鄉收到來自台灣人的關心,天地無情,人間有愛,我確信老婆婆以及所有日本的災民能夠感受到台灣人真誠的愛。

我們相信在每一個人心裡深處都存在「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人道精神,這也正是促使人類社會,雖然多歷苦難,仍能不斷進步的力量。不只是紅十字會,還有許多公益的團體,在天災地變來臨時,化身為一座座的愛心橋梁,用行動去傳遞每一個人對受苦人們的關懷,一點一滴的串連起人與人之間悲憫與共的情感。日本災民未來的重建之路雖然漫長,我們能做的也許有限,但那一份關心,卻是真誠的、無限的溫暖了遭受苦痛的日本災民。

【20110601 人間福報 1000601】

抗拒黑心食品,鍛練肩心腦腕四官能

食衣住行,「食」擺在第一位;塑化劑摻入飲食中危害健康,引發社會恐慌,也打擊「MIT,台灣製造」在國際市場上建立的品牌。然從正向角度思考,「發現問題的存在是解決問題的前提」,至少這個被隱埋可能超過廿年,卻悄然侵噬國人健康的黑心禍殃,終於被發現了,這代表我們有機會拆掉這一顆黑心炸彈。

但另一值得關心警惕的是,拆掉這一顆黑心炸彈後,是否還有隱藏的黑心炸彈?這些炸彈又該如何拆卸?筆者認為,台灣應在這次塑化劑事件中,建立肩、心、腦、腕四個「抗黑官能」,才能讓所有的「黑心貨」無所遁形。

第一、肩的官能:公務人員勇於任事的肩膀。若非楊姓技正的「龜毛」與「擔當」,現存的體制根本沒有人針對食品中的塑化劑(或其他有害添加物)作檢驗,如果楊技正抱持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極心態,那麼消費者可能要再吃二十年的塑化劑。

換言之,公務人員勇於任事的肩膀是守護民眾健康的第一線衛士。但可惜的是,我們也看到太多抱持著「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心態的公務員。於是乎,我們看到政府以時效作為抗辯,拒絕承擔國賠的責任;刑法的濫權追訴罪形同具文,尚方寶劍至今未曾出鞘;政府資訊該公開卻藉故(為包庇不法?)不公開;冤獄賠償的求償只打蚊子,不打老虎…,這種種公務體系的固步自封乃至於官官相護,都讓人民痛心疾首。社會需要的不只是一位楊技正,社會要的是三十萬位楊技正,這是馬總統必須懸諸心念、付諸行動的課題。

第二、心的官能:商家推己及人的良心。「有媽媽的味道」這溫馨尋常的一句話,意味著不只是媽媽廚藝的美味,另一個意義是品質的把關,媽媽絕對是最好的衛生管理員,衛生品質過不了媽媽這一關,就絕不可能出得了廚房,更遑論往子女的嘴裡肚裡送了。飲食的業者 (攤販、夜市小吃到五星級飯店等),應該要能在衛生標準上,建立「媽媽的標準」,把社會責任懸掛於心,把每一個消費者,都當做親人看待,絕對不讓他們吃到有害健康的食物。

曾在談企業責任的文章看到這段話:「企業的價值不僅僅是資產負債表上的實體資產,也存在於無形資產中。」這無形資產就是聲譽。表面上,在衛生品質上把關會增加「成本」,但那也是在增加「信任的資產」,這才是飲食的相關業者永續經營最重要的理則。

第三、腦的官能:消費大眾澄澈靈敏的頭腦。自己的健康,最大的依靠還是自己,近年來,台灣的消費者意識高漲,這是值得欣喜的現象,這代表我們對品質的要求更嚴格。只有我們關心自身的健康問題,才能發揮催促政府、監督飲食業者的沛然力量。就如同,塑化劑風暴已延燒兩禮拜,每日均佔上媒體的頭版版面。這樣的高度報導,一方面反映人民的深切關心,另一方面,也提供了巨大的動能,驅策政府和消費者釐清原因並解決問題。

第四、腕的官能:法律制度周延打黑的鐵腕。上游廠商竟然將明知有毒的化學添加物加進食物,這不只是道德自律上的麻木,更是視法律於無物。民刑事處罰的重度是否足夠、防範黑心制度(正面表列添加物)是否健全,都值得關注;事發後,消費者訴訟權益能否有效伸張,看起來也有不盡周全之處,凡此種種,都顯示出總體檢食品衛生把關機制已刻不容緩。換言之,只有建立制度性的「鐵腕」去打擊黑心,才能提供民眾可長可久的健康保障。

最後,這四個層次食品衛生的問題,其實都起源於國人飲食文化變遷不可逆的現象。也就是,這幾十年來國人外食的比例愈來愈高,這意味著過去食品衛生的「媽媽把關」,現在變成「公權把關」、「業者把關」、「法制把關」、「自己把關」缺一不可,任何一個關口不嚴謹,黑心的食品就會趁虛而入。

【2011/06/09  中國時報 100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