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专访】陈长文:找方法,让不公不义去逃亡

找方法,让不公不义去逃亡
律师陈长文经常投书媒体引导舆论,要求改善,有人说他是“狗吠火车”,但他不这么想。

(康健杂志119期2008年10月1日,作者:张晓卉)

关于陈长文,大部份台湾民众最熟悉他的身份应是哈佛法学博士、律师、法学教授。直到大陆发生“512四川大地震”,看到陈长文与总统马英九、夫人周美青并肩同坐担任赈灾晚会接听捐款电话的义工,才比较知道他是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

其实陈长文进入红十字会已20年。当年进红十字会,“纯粹是偶然,”陈长文说,1987年他应李前总统(时任副总统)邀请出任红十字会秘书长。当时两岸正值开放探亲等活动,人道关怀正是红十字会职责所在。1990年他以红十字会秘书长身份签署“金门协议”,让对岸偷渡客人道遣返,大幅降低偷渡客枉死事件,至今悬挂红十字会旗帜的遣返船只,仍航行于台湾海峡。

常警告自己别做伊凡‧伊列区,应该效法亨利‧杜南

为什么会持续这份义务职这么久?陈长文拿出两本书:《伊凡‧伊列区之死》与《亨利‧杜南》,解释了他的立场与价值观:人道关怀。

俄国作家托尔斯泰的小说《伊凡‧伊列区之死》,描绘伊列区因出身贫困立志要出人头地,靠着聪明、讨好上司,在官场平步青云登上高等法院检察长高位,迅速累积财富并娶得娇妻,往来皆是名流贵族。正当他满心骄傲住进豪宅,竟在挂窗帘时从梯子上跌下来,卧病不起。

病后伊列区才发现,正如他从没有关心过别人,身边也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他,包括最亲近的家人。就好像伊列区在法庭以专业立场冷漠而优雅地处理掉所有案件,同样地,他的医生毫不在乎他的疼痛,只是机械化地用专业处理他的身体。没有同事同情他,只像秃鹰般贪婪地等待填补他的空缺。直到将死,伊列区才发现,所谓功成名就根本虚假无意义。陈长文说:“法律人都当以伊凡‧伊列区为借镜。”

(……全文未完,请参照:2008年10月康健杂志1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