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序】与喜乐的人要同乐 与哀哭的人要同哭《在爱中的喜乐》

建(火宣)兄和他的太太苏法昭是长文结交逾五十年极为敬爱的朋友。

建(火宣)兄集结五十多篇洗练大作,与长文分享《在爱中的喜乐》,本来长文也没有多想,就直接依著出版社的建议,一篇接着一篇拜读下去,直到日本发生大地震,让长文有了更多的感触体会。

3月11日下午东日本大地震,我们透过即时新闻报导,目睹了日本东北地区先后遭遇九级强震、海啸及核电厂事故的三合一灾难,造成严重灾情,当海水瞬间淹没仙台市,那一幕幕只能用怵目惊心形容。

回想921地震时,日本朋友透过日本赤十字社捐助约台币9.4亿元,占红十字会国际联合会捐款给台湾的80%以上,同时,也是全世界第一个派出援救团队的国家。在我们遇到灾难时,日本朋友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这次,为了帮助日本311地震尽速度过不幸,红十字会与多家媒体在3月18日举办了“相信希望”募款晚会,创下单场募款晚会达新台币7.8亿元的承诺捐款,而募款总数迄今已超过18亿。所有人的心是一致的,政府、企业、媒体界、演艺人员、志工等,都想要在这个时间点,为深受地震、海啸、辐射等多重苦难的日本朋友做些什么。

在此次事件中,“五十位福岛核电厂员工”志愿死守核电厂区抗核,所表现出的对自己职务的责任感,更犹如一座栖身在黑夜的灯塔,为迷航的人们,指引了方向。这种“大我”与“小我”的连结关系,林觉民在〈与妻诀别书〉中的一段话,是讲得最透澈淋漓的:“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

一百年前,林觉民的那一代年轻人,以生命为代价,去追求“助天下人爱其所爱”的梦想;“为天下人谋永福”,就是心中最大的财富,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亦在所不惜!

今日此时,我们的梦想虽不再那样沉重,但,若大家在逐一己之梦的同时,也不忘对身边其他需要关心的人、事,付出关怀,并帮助其他可能力量较小的弱势者,也能“爱其所爱”,让林觉民的精神,也在这一代人的逐梦过程中彰显,长文相信,当大家拥有这样的心情,人类社会的未来,一定会更璀璨而幸福。

拜读建(火宣)兄集结成册的《在爱中的喜乐》,就像在玩“刮刮卡”一样,“与”、“同”是隐藏在字里行间的两个字。“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马书12:15)正等着我们去仔细品味、互勉实践!看了这本书,让长文感动不已,也要感谢建(火宣)兄嫂与读者分享他们对“爱”的看法和实践。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
陈长文
序于2011年6月

在爱中的喜乐

作者: 王建(火宣) 追踪作者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1/06/30

【索引】【专访】陈长文:找方法,让不公不义去逃亡

找方法,让不公不义去逃亡
律师陈长文经常投书媒体引导舆论,要求改善,有人说他是“狗吠火车”,但他不这么想。

(康健杂志119期2008年10月1日,作者:张晓卉)

关于陈长文,大部份台湾民众最熟悉他的身份应是哈佛法学博士、律师、法学教授。直到大陆发生“512四川大地震”,看到陈长文与总统马英九、夫人周美青并肩同坐担任赈灾晚会接听捐款电话的义工,才比较知道他是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

其实陈长文进入红十字会已20年。当年进红十字会,“纯粹是偶然,”陈长文说,1987年他应李前总统(时任副总统)邀请出任红十字会秘书长。当时两岸正值开放探亲等活动,人道关怀正是红十字会职责所在。1990年他以红十字会秘书长身份签署“金门协议”,让对岸偷渡客人道遣返,大幅降低偷渡客枉死事件,至今悬挂红十字会旗帜的遣返船只,仍航行于台湾海峡。 Read more

百万人请命 期待权力者的心更柔软些

上周,立院审议立委郑丽文、蒋孝严等支持的延长外籍看护工年限 (从九年延长至十二年)的就业服务法修正案,笔者与众多有类似处境家庭,本以为会有好的结果,但这法案最后还是在民进党的杯葛、国民党政府尚待形成政策情况下,未在本会期进行表决(也就是没有通过)。

协助家人照顾我的孩子文文(有多重障碍),被文文当成比父亲还亲的外籍看护普丁,在一个月前因为九年届满已经返回菲国了。就我们家来说,已经在面对普丁离开后、接替人选尚无眉目的空窗期困境,更遑论征求、培训接替普丁人选要面对不确定的挑战。虽然不舍文文,要花上别人无法想像的痛苦与心力去适应新的外籍看护,但再多的不舍,都还是得面对。对于类似笔者这样,需要外籍看护照顾亲人的近廿万家庭而言,每一个家庭以五人计,就有百万人要承担法案延宕的痛苦。

外籍看护的工作年限,要不要从九年延长为十二年(甚至应该在长期照顾制度完备前撤销年限的要求),对于立委诸公可能只是手上众多法案中待通过的一案;但多给一点点的缓冲,已是近廿万有长照需求家庭,最卑微的希望。但现今,这卑微的希望破灭了,许多类似普丁的外籍看护,因为九年期限即将届满,必须离开他们工作的台湾家庭。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们兄妹因为有印尼看护萝菈,细心的照顾他们九十多岁的母亲,使得他们可以放心去工作,工作之余还可以尽孝。而萝菈亦面临九年期限将届满而需终止照顾他们年迈的母亲,他们兄妹最大的盼望是政府能让萝菈继续照顾母亲,“让她老人家得享天年”,这位朋友语重心长的诉说。看来他们兄妹们这份卑微的盼望需要上天(还是政府?)额外的眷顾了。

基于上述,我恳切呼吁,在下一个会期,马政府负责社福卫生的首长们以及全体立法委员们能够用柔软的心,苦民所苦,为近廿万聘用外籍看护的家庭设想,优先通过这个法案,以免除近廿万家庭、百万人的焦虑不安,更不用说他们受照护的亲人需要适应新聘看护工的沉重负荷。

最后,对于是否延长外籍看护的工作年限,反对意见主要是认为,外劳不能取代本国的长照制度,所以反对延长外籍看护工作年限,以免政府“懈怠”于长期照护制度的建立。但这样的逻辑并不正确。

要理解,台湾在劳力结构转型后,廿四小时看护服务的“供给端”已发生本质性改变,愿辛苦负担三班长照工作的劳务供给端已供给不足。换言之,一个外籍看护不是排挤了一位本国劳工的工作,而是让一个本国的家庭多得到外籍看护工的协助以及让本国家庭成员有余力去工作。

从“需求端”来看,大家勿以为近廿万聘雇外籍看护的家庭是“少数”,台湾社会高龄化的速度,远远超过大家的想像。台湾六十五岁以上老人已超过二五○万人,占人口的一一%,且未来五年内,台湾人口会快速老化,老年人口将攀升至一四%,到民国一一四年,老人将达四八○万人。包括笔者在内,没有人能逃过年岁之神的考验,每一个人都会渐渐的衰老,渐渐的愈来愈依赖家人与社会的协助。对于家有长照需求的年轻人,照顾老人是尽孝的心意;但对于执政者,则是必须承担提供长照供应的责任。

除弊更要兴利,是公共政策正向思考本题,只有打破地域观点,透过国内与国外资源、劳力的互补运用,提供品质更好、价格更合理的长照选项,去嘉惠有需要的家庭与弱势者。让外籍看护成为长照政策的一环,与本国服务相辅相成。这才是长照体系要落实建立的“治本之道”。

“政治是最困难的艺术,也是最高贵的职业。”一个“体恤人民”的政策,就算不能完全消除千千万万被长照压得喘不过气家庭的负担,但至少可以分卸这些家庭成员一些肩上的重量。

【2011/06/20  中国时报 1000620】

真挚而坚定的爱 ──从访视东日本灾区谈起

  日本三一一大海啸袭击东日本的景象透过电视画面传来,在电视机前的你我,都好像一起被卷进了滔天巨浪之中。在那时候,台湾每个人的心都和日本灾民揪在一起,台湾民众几乎是全部动员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毫无保留的把心中最深切的关怀,化为行动,要帮助经历灾创的日本朋友早日恢复往日的生活。

为帮助日本震灾赈灾,台湾红十字会共募得超过新台币二十二亿元(约美金七千七百万元)。台湾红十字会已汇拨美金二千万元投入日本赤十字社灾后救援与复原的计画,俾能及时照顾到所有灾民。为能将捐款效益极大化,台湾红十字会承诺将余款项约美金五千七百万元投入灾民重建的计画,与日本赤十字社议定于未来半年内选定一个或多个特定地区在最短时间内执行重建计画,考虑重建项目有:永久屋、学校、图书馆、医院/老人院等。

基于此项考虑,五月十四日,在日本赤十字社的安排下,我和同事到了三一一地震海啸重灾区的岩手县大槌町。据告原本是一万多人的宁静港湾大槌町,就有一千七百人因地震海啸而死亡或失踪。

在前往大槌町的途中,举目所见海啸所及之处,几乎无一幸免,废铁、变形的车体残骸以及被海啸袭卷到陆地上的船只落在一起。木造房屋显然是连根拔起,路旁堆积著尽是木头垃圾,钢筋水泥的房屋剩下的也只是断垣残壁。房子三楼以下的门窗都是破损的,不禁让我想到,那些住在三楼以下的居民,如今安在?三楼以上的住户虽然逃过了海啸的侵袭,楼上还能够再住人吗?如果没有持续在清理灾区的怪手机具,水淹过的痕迹竟让大槌町市区看起来仿佛是一座空城。

地处偏远的大槌町在地震发生前,年轻人多半到城市工作,留下来的多是中老年人与小孩。地震和海啸已将当地的住商机能破坏殆尽,町内少数的年轻人面对家毁人亡的困境,也多准备离开这个伤心地。这对大槌町重建工作,无疑是雪上加霜!

经过一路颠簸,我们到了大槌町地势较高的安渡国小现在兼做临时安置中心。当安置中心的负责人广播台湾红十字会带来台湾的爱心时,灾民们不分男女老幼都围了过来。除了表达台湾民众的关心,我们也亲手将追分国小、南海与博仁幼稚园及亲子关怀协会等小朋友绘制的卡片转交给灾民们。当孩子们专注的阅读爱心卡片时,有位老婆婆步履蹒跚的也前来索取,老婆婆把卡片紧紧的握在手上,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下了。

显然,这位老婆婆经历了这样的天灾剧变,她最需要的应是亲人的陪伴!灾后两个月,她在自己的家乡收到来自台湾人的关心,天地无情,人间有爱,我确信老婆婆以及所有日本的灾民能够感受到台湾人真诚的爱。

我们相信在每一个人心里深处都存在“人饥己饥、人溺己溺”、“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人道精神,这也正是促使人类社会,虽然多历苦难,仍能不断进步的力量。不只是红十字会,还有许多公益的团体,在天灾地变来临时,化身为一座座的爱心桥梁,用行动去传递每一个人对受苦人们的关怀,一点一滴的串连起人与人之间悲悯与共的情感。日本灾民未来的重建之路虽然漫长,我们能做的也许有限,但那一份关心,却是真诚的、无限的温暖了遭受苦痛的日本灾民。

【20110601 人间福报 1000601】

抗拒黑心食品,锻练肩心脑腕四官能

食衣住行,“食”摆在第一位;塑化剂掺入饮食中危害健康,引发社会恐慌,也打击“MIT,台湾制造”在国际市场上建立的品牌。然从正向角度思考,“发现问题的存在是解决问题的前提”,至少这个被隐埋可能超过廿年,却悄然侵噬国人健康的黑心祸殃,终于被发现了,这代表我们有机会拆掉这一颗黑心炸弹。

但另一值得关心警惕的是,拆掉这一颗黑心炸弹后,是否还有隐藏的黑心炸弹?这些炸弹又该如何拆卸?笔者认为,台湾应在这次塑化剂事件中,建立肩、心、脑、腕四个“抗黑官能”,才能让所有的“黑心货”无所遁形。

第一、肩的官能:公务人员勇于任事的肩膀。若非杨姓技正的“龟毛”与“担当”,现存的体制根本没有人针对食品中的塑化剂(或其他有害添加物)作检验,如果杨技正抱持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极心态,那么消费者可能要再吃二十年的塑化剂。

换言之,公务人员勇于任事的肩膀是守护民众健康的第一线卫士。但可惜的是,我们也看到太多抱持着“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心态的公务员。于是乎,我们看到政府以时效作为抗辩,拒绝承担国赔的责任;刑法的滥权追诉罪形同具文,尚方宝剑至今未曾出鞘;政府资讯该公开却借故(为包庇不法?)不公开;冤狱赔偿的求偿只打蚊子,不打老虎…,这种种公务体系的固步自封乃至于官官相护,都让人民痛心疾首。社会需要的不只是一位杨技正,社会要的是三十万位杨技正,这是马总统必须悬诸心念、付诸行动的课题。

第二、心的官能:商家推己及人的良心。“有妈妈的味道”这温馨寻常的一句话,意味着不只是妈妈厨艺的美味,另一个意义是品质的把关,妈妈绝对是最好的卫生管理员,卫生品质过不了妈妈这一关,就绝不可能出得了厨房,更遑论往子女的嘴里肚里送了。饮食的业者 (摊贩、夜市小吃到五星级饭店等),应该要能在卫生标准上,建立“妈妈的标准”,把社会责任悬挂于心,把每一个消费者,都当做亲人看待,绝对不让他们吃到有害健康的食物。

曾在谈企业责任的文章看到这段话:“企业的价值不仅仅是资产负债表上的实体资产,也存在于无形资产中。”这无形资产就是声誉。表面上,在卫生品质上把关会增加“成本”,但那也是在增加“信任的资产”,这才是饮食的相关业者永续经营最重要的理则。

第三、脑的官能:消费大众澄澈灵敏的头脑。自己的健康,最大的依靠还是自己,近年来,台湾的消费者意识高涨,这是值得欣喜的现象,这代表我们对品质的要求更严格。只有我们关心自身的健康问题,才能发挥催促政府、监督饮食业者的沛然力量。就如同,塑化剂风暴已延烧两礼拜,每日均占上媒体的头版版面。这样的高度报导,一方面反映人民的深切关心,另一方面,也提供了巨大的动能,驱策政府和消费者厘清原因并解决问题。

第四、腕的官能:法律制度周延打黑的铁腕。上游厂商竟然将明知有毒的化学添加物加进食物,这不只是道德自律上的麻木,更是视法律于无物。民刑事处罚的重度是否足够、防范黑心制度(正面表列添加物)是否健全,都值得关注;事发后,消费者诉讼权益能否有效伸张,看起来也有不尽周全之处,凡此种种,都显示出总体检食品卫生把关机制已刻不容缓。换言之,只有建立制度性的“铁腕”去打击黑心,才能提供民众可长可久的健康保障。

最后,这四个层次食品卫生的问题,其实都起源于国人饮食文化变迁不可逆的现象。也就是,这几十年来国人外食的比例愈来愈高,这意味着过去食品卫生的“妈妈把关”,现在变成“公权把关”、“业者把关”、“法制把关”、“自己把关”缺一不可,任何一个关口不严谨,黑心的食品就会趁虚而入。

【2011/06/09  中国时报 100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