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報現場】訪陳長文 資深法律人的社會關懷

【醒報現場】訪陳長文 資深法律人的社會關懷

之1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gy2Ap86lF4[/youtube]

之2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jdBtZhPk3w[/youtube]

之3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UCYQ0LY8Sg[/youtube]

之4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vbVOSPz0P4[/youtube]

之5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lSyE5G8Y1I[/youtube]

對馬政府該批評,但也不要忘記讚美

這篇文章的開頭,我想描述三件場景。

二○○三年有一天,我在家接到一通電話。一接起電話,就聽到電話彼端,「女兒」放聲哭喊:「爸!救我!」那時我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心想:「完了,女兒被綁架了」。接著歹徒把電話接了過去,要我付贖金救女兒。那時候手足無措的我,長久以來受到的理性冷靜訓練好像全部失去了作用,只是慌亂的想,無論如何,要把女兒救回來,然後幾乎是歹徒說一動,我做一動。但還好,在我身邊孩子的媽媽冷靜的拿起了手機撥給女兒,話筒那方女兒很平常的回話,我才知道,接到的是詐騙電話。

這樣的場景,在七、八年前,很多人都不陌生吧。「你中獎了」、「你的銀行帳號被盜用了」…。詐騙電話甚至多到,已不單單是有沒有被騙去錢財的問題,而是構成了生活的騷擾,那時候心中只有一種深沉的無奈:「連詐騙電話都管不好,這種政府真是夠無能的。」

除詐騙電話,還有一件事每每讓我憤怒不已,也就是當年大約每一到二週,報紙頭版上就會出現舉家自殺的慘劇新聞。每次(現在仍然 )看到,都讓我心痛不已,為什麼國家會讓人民如此痛苦?痛苦到不但讓人失去自己活下去的勇氣,還奪去讓子女活下去的機會。

也是在四、五年前,另一個也經常登上報紙頭條的新聞,就是一件件貪腐弊案,政府首長乃至總統和他們的家人,相繼陷入貪腐弊案,讓人民既痛恨,復覺得無奈何。 

詐騙、自殺、貪腐。可說是二○○○~二○○七年人民最痛恨也最無奈的三大惡瘤。

然而,大家有沒有發現,這三大惡瘤,在時至今日的二○一一年,不能說完全根除,至少有很大的改善。我現在很少聽到身邊的人談起接到詐騙電話的事。自殺案件雖然仍有,但人數卻已大幅下降。而現在的政府不能說是弊絕風清,但馬政府官員們,「清廉自持」變成了最重要的團隊文化卻是不爭的事實。

這是什麼呢?這就是我們在檢驗過去近四年馬政府的政績,應該要放在心中惦量的改變。

過去三年多來,看著馬總統受到無情檢驗,我的心情有喜有憂。喜的是,對國家元首嚴厲檢驗,代表的是民主的成熟,因為外在檢驗愈無情,政府就愈不敢怠惰。這是推促政府不斷進步的動力。但少了讚美的角度,太過放大不足的地方,以至於掩沒了做得不錯的表現。那是否也是意味另一種不公平?更糟的是,如果這樣不成比例的檢驗,讓人民做出了不正確的選擇,那就不是人民的福祉了。

二○○八年第二次政黨輪替後,台灣遭逢世所罕見金融海嘯的襲擊,再加上台灣百年罕見的八八風災,政府處理的讓人民不滿,使得馬總統的滿意度大跌。馬政府執政的三年多來,失業、貧富差距、政府欠缺執政魄力等問題確是很多人對政府作為不夠滿意的地方,因此引來各方批評。這些對政府的提醒都不是壞事。然而,馬總統上任這三年多,也的確帶來很多好的改變,但我們有沒有相應的給予馬總統當有的肯定呢?

除了打擊詐騙、減少自殺、揮別貪腐這三件攸關人民生活與社會公義的大事,馬總統很鮮明的交出了好成績,政府將多年來敵對的兩岸關係,也帶來了和平善意往來的正循環,更是值得肯定。馬政府雖然有人覺得太過溫吞,但他們不口出惡言、不去分化社會,也帶來正向示範。又如國民黨最近提出讓大家「跌破眼鏡」、優質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它顯示了一個契機,給了日後的各個政黨須提出優質名單的「壓力」,讓不分區制度實施多年後,第一次有機會貫徹不分區立委所應帶來的「專業代表性」。

凡此種種,都是應該客觀給馬政府肯定、給馬總統讚美的地方。當批則批、當讚則讚,不才是就事論事的基本態度?不才是我們在二○ 一二年投下神聖選票時,心中最該有的思量判斷嗎?

【2011/11/21  中國時報 1001121】


【研討會】陳長文:三甲子的回顧與前瞻─從國際法看兩岸關係

(本文原為第三屆兩岸國際法學論壇學術研討會,2011年11月所發表之專題演講,作者陳長文[*]

前言

陳純一老師、林副校長,各位早安!我很愛大家,很高興受邀參加本屆論壇。我很認真思考報告的題目,題目十分困難卻非常有意義。題目是什麼呢?就是希望我選擇任何一個題目。我看了第一屆、第二屆論壇的會議資料,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今天演講時間三十分鐘,但要講的這事可能是三十小時、三十年都講不完的,因此對我來說相當困難。 Read more

簡單的信任,不凡的慷慨

民國一百年的雙十國慶,筆者與紅十字會的同仁,共同度過了一段溫馨愉快、意義非凡的午後時光。

被譽為「台灣之光」的陳樹菊女士,熟悉的人都稱她為「阿嬤」,當天上午在總統府廣場前代表引吭領唱國歌,出席隆重熱鬧的大典後,下午則在台東縣府人員的陪同下,悄悄地來到位於艋舺的紅十字會辦公室,為的是再一次實現作公益的承諾,將她今年授權出版的口述自傳《不凡的慷慨─陳樹菊》版稅一百萬元,捐贈給紅十字會,用以幫助國內面臨急難的家庭度過難關。

樹菊阿嬤的腳因為長期感染蜂窩性組織炎,走路時不僅一跛一跛,也會十分疼痛。但是當走上紅十字會兩層樓樓梯時,六十歲的她,婉謝旁人好意的攙扶,咬著牙一步步堅定地踏上台階。從她眼神中閃爍著的動人光芒,我看到的,不是當選為美國《時代》雜誌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富比世》雜誌亞洲慈善英雄、《讀者文摘》亞洲英雄等眾人耳熟能詳、如雷貫耳的光環與殊榮,而是大半輩子堅守在台東中央市場菜攤的工作崗位上,將人生路上遭逢的諸多悲慘與不幸,轉化成幫助他人的最大能量,努力不懈地賣菜捐款,至今捐出來的錢,累計已經將近千萬元。質樸踏實的阿嬤,正是民國百年最耀眼的一道光芒!

人與人的緣分十分奇妙,樹菊阿嬤與筆者相隔兩地、素昧平生。今年年初,當她的自傳要出版前,筆者有幸應邀為文「陳樹菊,民國百年的第一道曙光!」推薦序。其後,我們曾共同參加了一場公益活動同桌而坐,印象中並沒有太多互動。

兩個多月前,阿嬤透過出版社轉告我,她想將這本書的版稅捐給紅十字會。感動之餘,我也有些驚訝,心想辛苦賣菜營生的她,都已經捐了比一般人一輩子多得太多的善款,現在還要再拿出一百萬來?在與阿嬤親自通電話時,她告訴我,這筆錢希望能夠及時帶給像她童年時期一樣,因為貧窮而繳不出五千元保證金,以致於媽媽在醫院難產過世的孤苦無依家庭一臂之力,在走投無路時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這通電話也定下了這場雙十之約。

急難救助與弱勢家庭關懷一直是紅十字會長期關注的社會服務,近年來由於紅十字會在全省開辦的照顧服務員培訓學員陸續投入照顧服務的領域,從中也發掘更多無法符合社會救助機制的邊緣家庭。紅十字會以人道服務精神為出發點,運用極為有限的經費,希望作到「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之功效,真正能夠使每一筆急難救助金之發放深入社會各個遭逢劇變而有迫切需要的角落。除了提供急難救助的援助以及社工們配合地方政府社政單位定期進行問安送餐等訪視關懷外,我們更積極爭取政府與民間等社會各界支持,提供持續性生活基本物資補助資源,作為這些家庭後盾,得以熬過黑暗時期走向光明。

就如同阿嬤曾對媒體表示:「錢,對於有需要的人來說才有用。」「生命最好的方式,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然後在工作中倒下來。」她會一直賣菜捐款,直到活的最後一天。

忍不住好奇的詢問她為何選擇紅十字會?阿嬤笑著說,在與筆者一面之緣中,憑著多年來在市場做生意識人無數的「直覺」,認為我很老實可靠,足以信任。

簡單的信任,不凡的慷慨,樹菊阿嬤再次用無私的奉獻樹立助人的典範,如同一百多年前的紅十字之父亨利‧杜南,開啟了善的循環。我相信,也期待,還會有更多更多無名的陳樹菊,加入這綿延不絕的循環中,無論是助人或受助者都能共同發光,照亮與提升台灣社會總體幸福感。

這也將是筆者最難忘的雙十國慶。(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長)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2.aspx?unid=244330

【2011/11/16 人間福報 1001116】

陳長文律師的學思歷程@台灣大學

2011年11月15日,受台灣大學邀請,與同學們分享學思歷程。(PPT、演講逐字稿)

台大演講網–影片網址連接

 

Read more

積極解決微型企業的融資問題

日昨新聞版面又見債逼人亡,父母帶著十四歲的女兒燒炭自殺的悲劇。親友說,是地下錢莊害死這一家人。每每讀到這類報導,總是心酸不已。不禁要問,政府本應有的作為在哪裡?是否都已到位?唯有回到設身處地的情境裡,才能感同身受當事人活不下的真實原因。

筆者按著報載這次不幸事件的負責人及(部分)地址資料,上網查詢經濟部商業司的商業登記基本資料,查到一筆獨資企業行,資本額只有二萬元,對照新聞報導「友人表示,林男借錢一次都是十萬元、十五萬元左右。」二萬、十萬、十五萬,與三條寶貴的生命,這是多麼令人不捨、不值,無法想像的連結對應。十四歲國二女孩,正是探索青春的年紀,卻已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無論如何,這樣的結果都讓人無法接受。

至於地下錢莊問題。報載法務部繼去年六月訂定「檢察機關排除民怨計畫」之後,今年再接再厲,訂定了「司法脫胎除民怨」計畫。在法務革新具體作為中,已明列有「掃蕩地下錢莊,遏止暴力討債」專項。但是別忘了,計畫只是啟動管理程序的開始,一切還有賴實際的查緝成果。基此,法務部應該定期向人民報告查緝的成果,才能讓全民真實感受到安心放心。當然,正本清源,更應從問題源頭來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九月出版的「二○一一中小企業白皮書」統計,二○○八年至二○一○年企業家數,中小企業家數佔全部企業結構比都在百分之九十七點六以上。由此可見,台灣即使已有眾多企業擠身全球供應鏈重要成員,但中小企業仍佔極高比例,政府政策萬不可失焦偏廢。

中小企業固然憑藉著靈活等特性,能夠快速因應環境變化;但是,所有權、經營權集中,缺乏專業分工模式,卻是其罩門所在。這些廠商有相當高比例,是由家族成員負責絕大部分的企管功能,財務結構及會計制度往往不夠健全,當經營資金不足時,家族企業寧可從親友或地下金融管道中籌措舉債,也不太願意外來資金影響到所有權與控制權。另方面,中小企業因規模較小、經營體質較差,且欠缺抵押品及信用條件較不足,事實上也不易從金融市場取得資金。針對中小企業融資困難,政府則積極建置了資金融通輔導機制,推動各項政策性專案貸款、設立「中小企業融資服務窗口」及「馬上解決問題中心」等,協助中小企業取得營運所需資金。這些看似對症下藥的對策,是否能讓庶民經濟都獲致實用?

以上述的中小企業家數統計定義為例,其所稱的中小企業係指製造業、營造業、礦業及土石採取業實收資本額在新台幣八千萬元以下,其他行業前一年營業額在新臺幣一億元以下者。資料來源則是整理自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的營業稅徵收原始資料。

問題是,我國的非正式經濟活動是非常活絡的,再加上經常僱用員工數未滿五人的小規模企業、微型企業也數量龐大。對這些小經濟體來說,政府的因應對策就像是自來水管都已經舖設到自家門口的大馬路上了,但對這些企業來說,卻還是「看得到,喝不到」。因為,它們資源不足,連只要自備小管就能接到家裡享用都有困難。

統計是庶政之母,管仲於《管子》一書中寫道:「不明於計數,而欲舉大事,猶無舟楫而欲經於水險也。」現行中小企業的定義分類,顯然要分得更加仔細些,否則連頭痛醫頭都還稱不上,遑論其他?難怪孟加拉微額信貸創始人、經濟學者尤努斯能夠獲頒二○○六年諾貝爾和平獎。諾貝爾獎委員會在頒獎頌詞中指出,世界上所有單一個體都有潛力與權利過著尊嚴的生活,旨哉斯言,而尤努斯真是值得我們敬佩關懷弱勢的經濟學家。

基此,筆者籲請總統候選人:請告訴我們,你們將怎麼解決資本額只有二萬元,這類人數眾多微型企業的融資問題。

【2011/11/07  中國時報 100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