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民國百年的人間悲喜

這一周來氣溫驟然下降讓人感到冷颼颼,才發現不知不覺寒冬乍臨,民國一百年轉眼間已進入時序尾聲。這半年多來,筆者在人間福報「百年筆陣」專欄中與讀者有幸結緣,分享了心中所思所念點滴,耕耘出同溫同感的一畝空間。今日,回顧這即將成為歷史的一年,腦海中不禁浮現一個疑問:二○一一,經歷了頻仍的天災人禍、政經動盪不安後,究竟什麼是地球上人們共同經歷、擁有的回憶?

最近不約而同公布的幾項「年度關鍵字」選拔活動結果頗堪玩味,調查設計雖然未必全然嚴謹周延,總也能從蛛絲馬跡中窺其一二。

日本京都清水寺住持十二日在日本「漢字之日」這一天,揮毫寫下反映今年日本社會現象的漢字「絆(日語發音KIZUNA)」,「絆」指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誼。

經歷了世紀浩劫三一一東日本大震災衝擊後的日本人民,深刻體會到患難見真情,來自國內外的支援為幾乎失去生存希望者帶來勇氣與力量,因而選出此年度代表字,以表達對人間相互扶持的情感連結珍惜與感念之情。

台灣民眾在震災期間透過紅十字會等各種管道捐獻大筆捐款及賑災物資讓許多日本人民銘感在心,前首相菅直人也曾為此,透過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今井正對台灣發表一封題名為「絆」的感謝函。

另一項調查則是由媒體主辦的「二○一一海峽兩岸年度漢字評選」,經由漢字牽線讓兩岸民眾共同由網路評選出代表今年心情的最夯漢字,結果由「微」字脫穎而出。

這反映出今年兩岸都遭逢「微中見大」的問題,如台灣塑化劑事件、大陸溫州動車事故,都因為在如飲料製程、信號處理等看似微小的環節上有疏漏,因而造成巨大的人身損失及國家聲譽的重創。小事物成大關鍵,正體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中許多微小的細節上。無獨有偶,漢字外,英文也有年度關鍵代表字選拔活動。

牛津詞典(Oxford Dictionaries)年度詞彙(Word of the Year)委員會在感恩節前發布,二○一一年度代表詞彙則是意外以黑馬之姿獲選的「squeezed middle 」(受壓榨的中產階級)。這個由英國工黨領袖Ed Miliband創造,適用於大西洋兩岸英美社會的兩個單字,所指出的殘酷現實是:在經濟不景氣期間,明顯受到影響而備感生活壓力的人們,主要是社會上廣大的中低收入階層。

這也讓筆者想起,今年國內許多新聞都報導了為數眾多的微型企業因為融資困難,而被地下錢莊壓榨逼迫,走投無路以致債逼人亡、父母攜子女燒炭自殺的慘劇。

在台灣,又是哪個英文字最能代表今年人們所經歷的一切?媒體舉辦的網路票選活動,除了智慧型手機和行動上網的普及,改變很多人生活及溝通方式的「App(應用程式)」雀屏中選外,很開心筆者所提出的,我認為最能代表台灣人精神的「Care」,也名列前茅。

Care,就是關心,我們關心的人愈多,關心的事愈廣,自然就會認為自己該做、能做的還有很多。這正是自小耳熟能詳、古人說的:「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利他精神的展現。

Care精神在台灣社會最具體的展現,就是在歷次國內外大型災難中,台灣的愛心捐款總是一馬當先、不落人後,今年的日本震災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另外,民間慈善團體在全球認養的貧童高達十八萬名,已占全台灣人口的百分之一,早已是「愛心淹腳目」,從以往的「愛心輸入國」成為「愛心輸出國」。

「絆」、「微」、「squeezed middle」與「care」,四個來自不同文化、地區人們心中最能代表二○一一年經驗的關鍵字,串連起來正建構出一幅溫暖動人的圖像:如果人人都能從care關懷的角度出發,著眼於微細弱小的人與事,相互扶持與珍賞,這世界雖仍不免於災禍,終究能發出耀眼的光芒。

天地無情,人間有愛,謹以此與讀者共勉,一同迎接二○一二。 (陳長文)

【2011-12-19 人間福報 人間百年筆陣 1001219】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247535

政績、政策、操守 選總統的三把篩子

看完三次正副總統候選人辯論,該如何投下手中的神聖一票呢?筆者認為,有三把篩子可以供選民參考,那就是:政績、政策與操守。

第一把篩子是「政績」比較。客觀而言,不論在經濟表現、兩岸關係、外交拓展、廉潔政風等方面,馬總統執政的這三年半,的確都優於民進黨執政的八年。然而,這樣的政績表現卻未必能和選票劃成等號,為什麼呢?

首先,歷經二○○八年金融海嘯;今年歐洲、美國的經濟危機,及 全球化的浪潮加大的貧富差距等等因素,世界各國的人民,都對現況不滿,並將不滿矛頭指向執政黨。馬英九總統的一二四國免簽成績、經濟成長在亞洲四小龍的排名躍進、來台觀光人次上升…,種種的政績固然有可取之處,但貧富差距、高房價、青年就業的問題仍在,這些對現狀的不滿,當然會指向執政黨。這也是馬總統在「比較前朝」的基礎上政績亮眼,但滿意度始終無法拉抬的原因之一。

此外,蔡英文雖在民進黨執政時出任行政院副院長,但最高的決策者終究不是她,換句話說,民進黨的不佳表現未必等於蔡英文的表現,但包袱較少雖是蔡英文的優勢,行政治理經驗不如馬英九卻也成為她的劣勢。而另一方面,雖然民進黨過去八年的成績不完全等於她的成績,但她重用陳水扁的團隊當她的行政團隊,卻又增加了她和民進黨八年執政不佳的連結,這些都將成為選民投票的判斷因素。

第二把篩子就是「政策與願景」。不論是馬總統的黃金十年,或者是蔡主席的十年政綱,都努力的針對各個不同領域的政策提出了主張。但因馬總統是現任總統,所以他提出的政策有要短期兌現的壓力,而蔡主席則不必面臨立刻兌現的壓力,這就使得蔡主席在提出政策時,會有較多的彈性。

此外,馬是較偏理性論述的政治人物,喜好用數字來解釋政策。固然數字的背後其實是人民的生活與故事,但對普羅大眾難免覺得艱澀與不親近;蔡則偏感性論述,會喜歡談故事、談個案來進行感性的渲染,這是蔡英文的利基。馬總統的理性讓他的政策有較高的一致性也較務實,政策的可預期性高,能夠降低人民的不安全感,也讓企業敢做長期的投資;而感性的蔡主席在國光石化、ECFA、核四等等議題卻讓人有反覆不定的疑慮,這就又變成了蔡英文的包袱了。

最後一把篩子是「操守」的檢驗。在宇昌案爆發之前,馬蔡二人在操守形象上,筆者認為大體上是平手的。但在宇昌案發生後,就出現一些變化。

馬英九在二○○八年有特別費案、綠卡案,蔡英文現在有宇昌案。持平而論,這幾個案子如果不是因為他們要競選總統的話,可能都未必會引起關心,但既然要選的是未來的總統,那麼就不能用一般人的標準來為自己辯解。當然必須接受在操守面上的嚴格檢驗。

相對於馬英九通過了特別費案的檢驗,筆者認為面對宇昌風暴的蔡英文,應該以正面的態度去面對外界的質疑。就算蔡英文在以行政院副院長的身分批宇昌案時並沒有意識到有一天她會成為宇昌董事長,更不用說會成為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

但蔡英文卸任公職,應允要擔任宇昌公司的董事長時,就不能不想一想,宇昌案中,她曾扮演過決策角色,她就須以政治道德自律,婉拒外界邀約。蔡英文當時沒有做到利益迴避,在政治道德與價值判斷上,可謂嚴重的失分,這一點蔡英文須誠懇面對。民主國家的選舉,操守的檢驗本就是天經地義,將操守檢驗簡化成所謂「負面選舉」是很不正確的。操守乃萬政之本,不是嗎?

綜合而言,在政績上,馬有執政包袱,蔡缺治理經驗;在政策上,馬務實理性,蔡靈活感性;就這兩把篩子而言,誰較佔優勢,恐怕仁智互見。但在操守上,已通過特別費等案檢驗的馬英九,加上這三年半來交出政務官層級以上「零弊案」成績,相對於正陷宇昌案的蔡英文,馬英九顯然遠勝數籌。

【2011/12/19  中國時報 100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