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密分案 最高法院还在西周?

中国在西周时期,为了让民众处在“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恐惧,来服从统治者的权威,法律采取了“秘密法”的形式,也就是说,虽有法律,但不公布,让人民根本不知道法律规定了什么。这个情形,一直到春秋时期郑国子产将他所制订的刑书铸在鼎器上公布,才第一次打破中国古老封建的秘密法。

  最近有关最高法院“保密分案”制度是否应该废除的讨论,让笔者想到了这“古早的历史”。

  其实,说真的,那里需要什么高深的法学造诣,来讨论分案要不要保密这个问题。透明带来负责,如果司法案件人民连承审法官是谁都不知,要如何去监督法官的判案品质呢?报载,由于最高法院采保密分案制度,单单为了打听是那个法官审案,当事人就得花五万元。

  公开透明,司法才有公信品质,这已接近于法律ABC的基本观念,受过深厚的法律训练的最高法院法官岂会不知。说穿了,其实就是对自己的判案品质没有信心,害怕接受公众检验。

  根据报载,反对改革保密分案制的最高法院法官,所持的理由竟只有一句话“维护终审法官的人身安全及纯净的审判空间”,意思是,一、怕对判决不满的人会伤害法官的人身安全;二、怕大家知道是谁审案会来干涉关说。

  但这个理由,有半分说服力吗?

  照这个理由,为什么采透明分案的地方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法官,就不需要“维护法官的人身安全及纯净的审判空间”呢?是地院和高院法官的命比较不值钱?还是地院和高院的法官比较有肩膀可以抗拒干涉与关说,不怕别人知道自己审了什么案件?

  司法改革高唱入云多年,台湾竟然还有个一秉西周封建秘密法思维的最高法院,一个违反最基本法律原则的保密分案在台湾竟可以存续六十二年,这也算是另类的台湾司法奇蹟了。

  现在,连马英九总统都出来说话要革废保密分案制,笔者真心期待,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不要再当司法改革的绊脚石,主动的请废保密分案制,也算是司法功德一件。(陈长文/法学教授)

【2012/02/11 联合报 10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