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歌聲的翅膀,飛向彩虹的天堂

再過兩個禮拜,311日本東北大地震與海嘯就滿一年了。近來在平面、電子與網路各式媒體上,相繼出現了有關的報導與討論,除了一幕幕重現這場世紀災難帶來令人怵目驚心的浩劫記憶外,世人更關心的當然是,經歷了重大創傷與巨變的日本社會,現在過得好不好?

從日本赤十字社這個月發布的最新災情報告得知,地震及海嘯共造成了一萬五千多人罹難,三千多人失蹤,更有高達三十三萬多人目前仍居住在臨時住宅(組合屋)、或由政府支付租金的公寓中。這些數字代表著多少個家庭在一夕之間分崩離析,背後又有多少個生離死別、痛徹心扉的故事?

此刻,筆者也正與紅十字會工作同仁踏上扶桑之地,這是我自去年五月後,第二度重返災區。首要目的是,與日本赤十字社夥伴共同查訪並讓社會各界明瞭,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受到廣大台灣民眾的愛心託付,經過縝密籌畫,將運用賑災善款在未來三年內,於岩手、宮城與福島三個重災縣內的六市町進行各項重建計畫,包括受災者共同住宅(永久屋)、銀髮老人住宅、具有身心障礙社福功能的市民福祉館、醫院、保育園及小學生課輔中心等軟硬體設施興建,預估受到幫助的民眾將超過七萬五千人。

此行的另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在311屆滿周年一天天逼近的時刻,我們希望用最溫暖柔細的關懷,陪伴在受創民眾的身邊,與他們共度可能因往事重現而引發的「災害周年反應」,需要大量釋放壓抑已久的悲傷與憤怒情緒難關,更希望將台灣民眾的祝福與溫暖,持續傳達給日本人民。

與我們同行的,是十七位擁有天使般美聲的小學生,屏東縣泰武國小「古謠傳唱及太鼓隊」的成員。小小年紀,這群孩子們早以用排灣族祖靈世代相承的古老歌謠傳唱,征服了海內外無數聽眾的耳朵。

在孩子們天真燦爛的笑容中,很難想像,他們在兩年半前八八風災中,也曾歷經了在聖山北大武山上的學校全被摧毀、親人失散的傷痛陰影。紅十字會與各界在災後全力協助泰武村的重建,如今,孩子們在山下有了全新的校舍,更在日復一日引吭高唱的古謠歌聲中,獲得了新生的力量。

回顧將近一年來紅十字會投入日本賑災的工作,如同過去我們參與的南亞海嘯、汶川大地震、莫拉克風災等,秉持的一貫原則是:從緊急救援、復原階段乃至漫長的重建工作全程參與,腳步從不停歇。311後,我們發揮「人道先行者」的角色,迅速提撥緊急救助金給日本赤十字社、率先響應外交部的賑濟物資捐助行動,於第一時間調度集結備災中心物資、災難發生當天即決定發動募款活動,至今共計募得的新台幣二十五億多元款項,在世界各國紅十字會的捐款中傲視群倫,僅次於人口數遠高於我們的美國,再一次見證了台灣愛心滿溢的驕傲。

這段時間,紅十字會除運用一部分善款支持赤十字社緊急物資發放、醫療、心理、社福及教育支持等多項初期復原行動外,工作同仁並已多次前往勘災,與日本赤十字社夥伴密集聯繫溝通,從千絲萬縷的災後重建工作中,期望切實了解災區需求及掌握以當地政府為主導的重建工作各面向推動進度,共同商議台灣善款該如何用在刀口上,才能夠發揮最大的效益。這樣的殫精竭慮投入賑災,或許偶不免引來不知內情者「曠日廢時」之譏,然而我們深信,惟有以最嚴謹的態度一絲不苟投入、不斷精進的專業知識持續協助,方是將一剎那熱騰騰的愛心,轉化為受災民眾永恆堅實後盾的不二法門。

理性與感性兼具的關懷,是迢迢重建之路的靈魂,惟有在愛中,一切苦難與黑暗終將過去。

自古以來,部落原住民就用歌聲,將每一位族人的思念、心靈及生命緊緊聯繫在一起。未來的一周,紅十字會同仁與泰武國小師生,在充滿愛的能量中,也將用發自靈魂深處的歌聲,將台灣與日本人民的心緊緊相連。 乘著歌聲的翅膀,我相信,我將看見所有人心中,一道嶄新重生的亮麗彩虹。(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長)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53867

【2012/02/27 人間福報 1010227】

修憲改選制,就是馬總統的「歷史定位」

在歷經兩次單一選區國會選舉後,現行選制弊病已成為客觀事實,包括小黨不易出頭、票票不等值、立委地方化等等。而在高修憲門檻下,身為既得利益者的國民黨是否願意支持,就成為選制改革關鍵。

由複數選區更改為單一選區,並不是個錯誤的決定;在當選需得到多數選票的前提下,單一選區成功的遏止了「走偏鋒」的選舉文化;過去以製造對立、訴諸仇恨來煽動選民的政治人物,在單一選區下已較為少見。此外,單一選區消除過去複數選區,同黨同志惡性競爭的風氣,支持度高者反被認為「穩當選」而遭瓜分票源等等弊端,實有不小的進步。

單一選區真正問題,在於「票票不等值」,也就是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有相當落差。以二○○八年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在區域立委的得票率五三.五%,當選席次率卻為七七.二%,相較民進黨區域立委得票率三八.二%,當選席次率只有十七.八%;而以二○一二本屆國民黨立委獲得四八%的區域選票,拿下六成的四四席,得票率四三%的民進黨,拿下三六%的席次,也就是二七席,雖然較二○○八年,二○一二年的「不比例」的情形較為改善,但仍使得國會裡的「民意地圖」呈現了與其原貌不符的分配。

要兼顧「免偏鋒」與「票票等值」,不妨思考將立法委員的選舉制度改成德國式的「單一選區聯立式兩票制」,並做出一些配套式的修正。

聯立式兩票制,是由政黨票決定政黨總席次,在減去區域立委的席次後,就由政黨不分區名單遞補,如:假設立院總席次為二百席,甲政黨在政黨票得到了四十%,則它應獲得八十席(200×40%)。若甲政黨在區域立委得到了五十席,那麼它可獲得三十席的不分區立委。

由此可看出,在聯立式兩票制下,不分區立委席次須有足夠比例,才能彌補區域立委「票票不等值」的情形,讓政黨得票率與席次率趨於一致。因此,還應該要做出兩項調整:一、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最好是與區域立委的數目相同。二、允許不分區名單內的候選人投入區域立委選舉,才能減少同黨的區域與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利益衝突的情形。

從大部分學者意見看,聯立式兩票制就算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也勝過現行的並立式。因此,問題不在於爭論那一種制度最好,而在於國民黨是否願「自斷手腳」,拱手讓出現有的選舉優勢?

但馬英九總統既然宣示要爭取歷史定位,就應認知選舉制度良窳,才是長治久安的保證。從客觀的現實上,單一選區不是對國民黨有利,而是對第一大黨有利;如果有一天換成民進黨略佔上風,那麼享受不合理席次優勢的就換成民進黨了。

而另一應納入修憲的選制議題則是總統選制,筆者「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也應納入修憲議程。本次總統大選,筆者認為台灣人民已受夠分裂參選所帶來的不安定感,而陳水扁執政八年的少數政府惡例,也絕不應任令重演,因此,主張總統選舉採絕對多數制可以終結攪局參選與少數執政的亂象,這才是謀求民主深化之道,也將是人民支持的改革。

當然,以目前政治情形看,民進黨長期都是藍營分裂參選的受益者,從政治利益的計算角度,可能不願接受「絕對多數的總統選制」;但另一方面,國民黨也是現行立法委員選制的受益者,享受了不符比例的國會席次。既然如此,朝野兩大黨不妨互為「進步的妥協」,也就是總統選舉改採較進步的「絕對多數選制」,而立委選舉則改採較進步的「德國二票聯立式選制」。這樣各讓一步,也各進一步,共同完成總統選制與立委選制的雙制進步,也必將成為憲政佳話。

憲法,是國家百年之根基;馬總統若能在任期內,完成聯立式兩票制、總統選舉絕對多數之修憲,那麼的確可如他四年前所言,為台灣人民立下百年盛世的基礎,而總統念茲在茲的歷史定位,也必然實現。

【2012/02/27  中國時報 101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