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歌声的翅膀,飞向彩虹的天堂

再过两个礼拜,311日本东北大地震与海啸就满一年了。近来在平面、电子与网络各式媒体上,相继出现了有关的报导与讨论,除了一幕幕重现这场世纪灾难带来令人怵目惊心的浩劫记忆外,世人更关心的当然是,经历了重大创伤与巨变的日本社会,现在过得好不好?

从日本赤十字社这个月发布的最新灾情报告得知,地震及海啸共造成了一万五千多人罹难,三千多人失踪,更有高达三十三万多人目前仍居住在临时住宅(组合屋)、或由政府支付租金的公寓中。这些数字代表着多少个家庭在一夕之间分崩离析,背后又有多少个生离死别、痛彻心扉的故事?

此刻,笔者也正与红十字会工作同仁踏上扶桑之地,这是我自去年五月后,第二度重返灾区。首要目的是,与日本赤十字社伙伴共同查访并让社会各界明了,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受到广大台湾民众的爱心托付,经过缜密筹画,将运用赈灾善款在未来三年内,于岩手、宫城与福岛三个重灾县内的六市町进行各项重建计画,包括受灾者共同住宅(永久屋)、银发老人住宅、具有身心障碍社福功能的市民福祉馆、医院、保育园及小学生课辅中心等软硬件设施兴建,预估受到帮助的民众将超过七万五千人。

此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在311届满周年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我们希望用最温暖柔细的关怀,陪伴在受创民众的身边,与他们共度可能因往事重现而引发的“灾害周年反应”,需要大量释放压抑已久的悲伤与愤怒情绪难关,更希望将台湾民众的祝福与温暖,持续传达给日本人民。

与我们同行的,是十七位拥有天使般美声的小学生,屏东县泰武国小“古谣传唱及太鼓队”的成员。小小年纪,这群孩子们早以用排湾族祖灵世代相承的古老歌谣传唱,征服了海内外无数听众的耳朵。

在孩子们天真灿烂的笑容中,很难想像,他们在两年半前八八风灾中,也曾历经了在圣山北大武山上的学校全被摧毁、亲人失散的伤痛阴影。红十字会与各界在灾后全力协助泰武村的重建,如今,孩子们在山下有了全新的校舍,更在日复一日引吭高唱的古谣歌声中,获得了新生的力量。

回顾将近一年来红十字会投入日本赈灾的工作,如同过去我们参与的南亚海啸、汶川大地震、莫拉克风灾等,秉持的一贯原则是:从紧急救援、复原阶段乃至漫长的重建工作全程参与,脚步从不停歇。311后,我们发挥“人道先行者”的角色,迅速提拨紧急救助金给日本赤十字社、率先响应外交部的赈济物资捐助行动,于第一时间调度集结备灾中心物资、灾难发生当天即决定发动募款活动,至今共计募得的新台币二十五亿多元款项,在世界各国红十字会的捐款中傲视群伦,仅次于人口数远高于我们的美国,再一次见证了台湾爱心满溢的骄傲。

这段时间,红十字会除运用一部分善款支持赤十字社紧急物资发放、医疗、心理、社福及教育支持等多项初期复原行动外,工作同仁并已多次前往勘灾,与日本赤十字社伙伴密集联系沟通,从千丝万缕的灾后重建工作中,期望切实了解灾区需求及掌握以当地政府为主导的重建工作各面向推动进度,共同商议台湾善款该如何用在刀口上,才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益。这样的殚精竭虑投入赈灾,或许偶不免引来不知内情者“旷日废时”之讥,然而我们深信,惟有以最严谨的态度一丝不苟投入、不断精进的专业知识持续协助,方是将一刹那热腾腾的爱心,转化为受灾民众永恒坚实后盾的不二法门。

理性与感性兼具的关怀,是迢迢重建之路的灵魂,惟有在爱中,一切苦难与黑暗终将过去。

自古以来,部落原住民就用歌声,将每一位族人的思念、心灵及生命紧紧联系在一起。未来的一周,红十字会同仁与泰武国小师生,在充满爱的能量中,也将用发自灵魂深处的歌声,将台湾与日本人民的心紧紧相连。 乘着歌声的翅膀,我相信,我将看见所有人心中,一道崭新重生的亮丽彩虹。(陈长文/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长)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53867

【2012/02/27 人间福报 1010227】

修宪改选制,就是马总统的“历史定位”

在历经两次单一选区国会选举后,现行选制弊病已成为客观事实,包括小党不易出头、票票不等值、立委地方化等等。而在高修宪门槛下,身为既得利益者的国民党是否愿意支持,就成为选制改革关键。

由复数选区更改为单一选区,并不是个错误的决定;在当选需得到多数选票的前提下,单一选区成功的遏止了“走偏锋”的选举文化;过去以制造对立、诉诸仇恨来煽动选民的政治人物,在单一选区下已较为少见。此外,单一选区消除过去复数选区,同党同志恶性竞争的风气,支持度高者反被认为“稳当选”而遭瓜分票源等等弊端,实有不小的进步。

单一选区真正问题,在于“票票不等值”,也就是政党得票率与席次率有相当落差。以二○○八年立委选举为例,国民党在区域立委的得票率五三.五%,当选席次率却为七七.二%,相较民进党区域立委得票率三八.二%,当选席次率只有十七.八%;而以二○一二本届国民党立委获得四八%的区域选票,拿下六成的四四席,得票率四三%的民进党,拿下三六%的席次,也就是二七席,虽然较二○○八年,二○一二年的“不比例”的情形较为改善,但仍使得国会里的“民意地图”呈现了与其原貌不符的分配。

要兼顾“免偏锋”与“票票等值”,不妨思考将立法委员的选举制度改成德国式的“单一选区联立式两票制”,并做出一些配套式的修正。

联立式两票制,是由政党票决定政党总席次,在减去区域立委的席次后,就由政党不分区名单递补,如:假设立院总席次为二百席,甲政党在政党票得到了四十%,则它应获得八十席(200×40%)。若甲政党在区域立委得到了五十席,那么它可获得三十席的不分区立委。

由此可看出,在联立式两票制下,不分区立委席次须有足够比例,才能弥补区域立委“票票不等值”的情形,让政党得票率与席次率趋于一致。因此,还应该要做出两项调整:一、增加不分区立委的席次,最好是与区域立委的数目相同。二、允许不分区名单内的候选人投入区域立委选举,才能减少同党的区域与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利益冲突的情形。

从大部分学者意见看,联立式两票制就算不是最完美的制度,也胜过现行的并立式。因此,问题不在于争论那一种制度最好,而在于国民党是否愿“自断手脚”,拱手让出现有的选举优势?

但马英九总统既然宣示要争取历史定位,就应认知选举制度良窳,才是长治久安的保证。从客观的现实上,单一选区不是对国民党有利,而是对第一大党有利;如果有一天换成民进党略占上风,那么享受不合理席次优势的就换成民进党了。

而另一应纳入修宪的选制议题则是总统选制,笔者“总统选举采绝对多数制”也应纳入修宪议程。本次总统大选,笔者认为台湾人民已受够分裂参选所带来的不安定感,而陈水扁执政八年的少数政府恶例,也绝不应任令重演,因此,主张总统选举采绝对多数制可以终结搅局参选与少数执政的乱象,这才是谋求民主深化之道,也将是人民支持的改革。

当然,以目前政治情形看,民进党长期都是蓝营分裂参选的受益者,从政治利益的计算角度,可能不愿接受“绝对多数的总统选制”;但另一方面,国民党也是现行立法委员选制的受益者,享受了不符比例的国会席次。既然如此,朝野两大党不妨互为“进步的妥协”,也就是总统选举改采较进步的“绝对多数选制”,而立委选举则改采较进步的“德国二票联立式选制”。这样各让一步,也各进一步,共同完成总统选制与立委选制的双制进步,也必将成为宪政佳话。

宪法,是国家百年之根基;马总统若能在任期内,完成联立式两票制、总统选举绝对多数之修宪,那么的确可如他四年前所言,为台湾人民立下百年盛世的基础,而总统念兹在兹的历史定位,也必然实现。

【2012/02/27  中国时报 101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