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又是新一天!

二十世紀中葉,由獲得普立茲文學獎小說《飄》(Gone with the Wind)改編成的經典史詩電影《亂世佳人》,劇中歷經戰亂、家園摧毀及生離死別的女主角郝思嘉(費雯麗飾演)在片尾獨自面對孑然一身的孤寂時,勇敢說出了一句至今膾炙人口的名言:「無論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筆者投身於紅十字運動數十年,目睹許多天災人禍,經歷無數悲歡離合,親身見證了「活著,就是希望」的生命故事。特別是自九二一地震後積極參與國內外賑災與重建工作,一幕又一幕「昨日死,今日生」的戲碼在眼前上映,這句經典對白更不時在心中縈繞,成為支撐自己與鼓舞他人的極大力量。
上周五,在莫拉克風災後的第九百五十九天,位在嘉義縣阿里山鄉達邦村的八八受災戶浦建國一家三口,終於脫離了三不五時抱臉盆睡覺的漫長噩夢,從自行搭建的臨時小工寮中,重新返回溫暖家園的懷抱!新居落成的這一天艷陽高照,達邦村的鄒族長老都來到他的新家,用傳統手持小草束儀式虔誠祝禱,浦先生在完禮後笑瞇瞇地分送「黑毛豬肉」給親朋好友們,希望大家都能沾沾搬新房的喜氣!
這也是紅十字會援建八八風災的首戶個別重建案歡喜入厝。
浦家在達邦村的老屋,在八八水災中毀損殆盡,雖然一家三口符合進駐臨時組合屋及永久屋的條件,但考量搬離家園後,距離自家農地太遠無法耕種,因此他們選擇紅十字會提供的另一項援助方案:在鄰近區域自力重建。漫長的過程中,夫婦倆堅守家園,只在預定的新屋旁,用帆布、浪板自行搭建臨時住宅,女兒則到山下向教會租屋暫居。「下大雨時,我們都得抱著臉盆睡覺呢!」浦先生回想這段日子,酸甜苦辣的滋味全都湧上心頭。如今,他們擁有以堅固鋼筋水泥搭建的二十八坪新家,一家人終能團聚。看著眼前溫暖安全的小窩,浦先生不斷感謝前往祝賀的同仁,含淚笑著說:「這一切辛苦,都有了代價」!
無論是興建集體社區型的永久屋或是協助居民個別自行重建,每一次投入建立新家園的漫長過程中,我們最重視的,就是以誠摯傾聽與溝通的態度,在尊重住民需求的前提下,盡最大的努力與他們一同量身打造理想的居住環境與生活空間,讓他們在黑暗過後,擁有更好的明天。
由中華民國紅十字會運用三一一日本大地震民眾捐款所援建,預定在今年五月於福島縣相馬市落成的「長屋」則是另一個例子。
由於日本高齡化問題相當嚴重,為了讓獨居與身障老人有一個可以相互照應的居住空間,回歸五十年前日本守望相助的社會居住型態,當地政府與本會討論後規畫設計了「井戶端長屋」,每間長屋可以容納十二戶老人,並且設有集會、活動、用餐以及洗衣的公共空間,讓老人家們每天至少有一次彼此互動的機會,可以減緩當地日趨嚴重的孤獨老死問題。未來,紅十字會將在相馬市援建四座長屋,共四十八戶老人住宅。
長屋,即將在飽受震災與核災侵襲的福島縣昂然矗立,這也是來自台灣的愛心在日本首宗硬體援建成果。
嶄新家園帶來嶄新希望,但面對因氣候及環境變遷形成的大型災難宛若「新戰役」威脅,我們的腳步非但未能稍歇,更只有加速與時間賽跑。可喜的是,在八八風災後將近一千個日子的努力,紅十字會於三月二十一日與國防部正式簽署「災害防救支援協定」,有效整合軍民救援能量,使分別隸屬政府及民間最專業健全的救災團隊,雙方救災資源與應變機制透過平日合作演訓緊密結合,發揮截長補短、戰力加乘的災防功效。未來,紅十字會將全力扮演最佳「國軍支持部隊」的角色,共同為國家災害防救工作,打下讓人民安心的堅實基礎。
天地無情,人間有愛,無論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只要懷抱著希望與付出努力,我們有理由相信,明天終會是更好的一天。(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57141

【2012/03/29 人間福報 1010329】

落實依法行政 我們需要政府律師

筆者從事律師和教學工作近四十年,體會到我國行政部門政策合法化能力嚴重不足的苦果(例子磬竹難書),而這也是筆者一再疾呼行政機關應普設「政府律師」的原因。據報導,考選部董保城部長決規劃設立「公職律師」(政府律師),站在行政單位第一線為民服務、為依法行政把關。筆者為董部長的決定喝釆!

法治國家的憲法,要求政府行為須符合法律授權,此即「依法行政」。國父說的好,國家公務員都是人民「公僕」,政府存在是「為民服務」。整套憲法都是在確保政府落實憲法保障人民權利的規定。換言之,除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情況外,人民權利是不得以法律(遑論行政命令或解釋)限制的,依憲法精神,即使人民權利受有限制時,公務員仍應以服務人民為念,以誠實信用的態度善用行政裁量,作出符合憲法意旨的法律解釋或行政決定,而非僵化的曲解法律。

舉筆者多年前因稅捐機關誤植地址而被溢課房屋稅為例,對於稅捐機關錯誤違法的行政處分,即使救濟期間已過,法律(行政程序法) 明文授權行政機關得自行撤銷該處分,但行政機關卻自陷法律文字窠臼,未善用裁量權,恣意放任違法狀態存在,如此作為究竟是依法還是違法?最後還要人民與政府對簿公堂,這樣大費周章,顯無必要?此中,耗費掉的不只是人民的時間及金錢,更重要的是,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行政機關肩負第一線適用法律的任務,如果欠缺學養俱佳又能擁抱憲政真締的法律專業人才,其所做出的行政處分會侵害人民權益的機率是可以想像的。所以,行政機關需要配置專業的政府律師,為各機關遇到和人民權益相關的法律問題時,以憲法為本,提供以人民福祉為導向的法律意見,貫徹為民服務的使命。

美國聯邦政府(各州亦同)法務部有「SolicitorGeneral」(「首席政府律師」)的職位,職等雖次於法務部長(AttorneyGeneral) 及副部長(DeputyAttorneyGeneral),但歷年來SolicitorGeneral 所具備的法學素養往往較其長官有過之而無不及。SolicitorGenera l(及他屬下的律師團隊)非僅負責政府訴訟案件,更是「全方位的政府法律顧問」,為行政部門以憲法為本,提供最妥善法律意見。S olicitorGeneral是政府律師心中最嚮往的公職,也是法律人最佳模範(rolemodel)。因此,歷史上SolicitorGeneral凡經總統提名擔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者,都能獲得參眾兩院無異議的支持,地位崇隆可見一般。美國的實踐,值得做考選部規劃政府律師的參考,使我國的政府律師也能有相同使命感。

政府律師應如何定位?重點絕不在代理政府訴訟,何況並非所有案件都以行政訴訟解決,合憲合法的行政機關處分就可形成有益於人民的法律內容,自可避免不必要行政訴訟。政府律師定位是,為政府的決策上游把關,專責為政府的法律意見作「合憲性」評估,讓政策在擬定之初,及第一線依法做成行政處分時,就進行法治品質控管。如此施政,不僅可免除人民對政府進行不必要訴訟,更重要的是,使政府在第一時間就贏得人民尊敬,及對法治的信心。筆者建議:

第一、政府律師是公務員,但依其工作性質而言,亦有高度之獨立性及專業性,其地位應等同法官及檢察官,應享有類似之司法加給及身分保障。第二、高考法制人員應併入政府律師,進行體制整合。第三、目前考試院規劃中的律師、司法官、檢察官的三合一考試,應該納入政府律師,而成為四合一考試,並給予政府律師不同的在職訓練和養成教育。法官是實現權利救濟及論斷是非的律師;檢察官是負責刑事追訴的律師;「政府律師」則是落實行政機關依法行政的律師,彼此擔負功能雖然不同,但均有助於實現個案正義與落實法治精神。簡言之,政府律師毋寧是為政府依憲法行使公權力設下自我監督的機制,並發揮憲法監督政府和保障人民權利的角色。

【2012/03/26  中國時報 20120326】


府院雞飛狗跳? 黃鼠狼偷雞現形? 聽到一國兩區 民進黨就破功

先分享一則寓言故事。

黃鼠狼對大野狼說:「很羨慕你追捕羊群的威風,可以教我嗎?」

大野狼一口答應,開始對黃鼠狼展開密集訓練。黃鼠狼不久就學會了狼的所有招式,一舉一動和大野狼一模一樣,完全看不出原來黃鼠狼的樣子。

到了學成的日子,大野狼帶著黃鼠狼襲擊羊圈。剛開始很順利,就在黃鼠狼快要捕到羊的時候,忽然農舍傳來一聲公雞啼叫。愛偷雞的黃鼠狼忍不住現出原形,放棄捕羊,立刻掉頭衝進農舍去偷雞。

讓我們回到「一國兩區」的正題。

大選過後,民進黨湧現檢討兩岸政策的聲音,歡迎黨公職人員與中共交流,並表示兩岸交流不應限於單一政黨。這樣的態度值得肯定。

可惜,民進黨似乎已經被過去的反應制約了,對民進黨兩岸路線提出反省的前主席蔡英文才說:「民進黨可以更積極地面對這個問題,不要怕引起內部的路線之爭,或者怕被中國統戰」。並強調「一定要貼近你的對手」。

但一國兩區的話題一出,蔡英文就立刻批評:「一國兩區是很危險的說法。」民進黨發言人更直接回到過去類似「賣台論」的政治扣帽表示:「馬總統若認同一國兩區,等於正式宣示放棄、消滅中華民國」。

一國兩區真的消滅了中華民國嗎?事實上,一國兩區的描述在一九九一年李登輝前總統執政時修訂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就清楚定位:「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而民進黨也在同一套中華民國憲法下執政八年。

這粗淺的法理,民進黨不會不知道,但是看到一國兩區,等於可以再提供所謂「馬區長」之類政治語言去攻擊對手,就又忍不住又回到政治扣帽的制約慣性。

好不容易,幾位政治領袖發表了要扭轉兩岸思維的言論,黨的發言人興高采烈的訪問大陸,開啟了「破冰之旅」,讓大家期待民進黨會有所不同。而一國兩區的議題一出,這些宣示就立刻破功。就像寓言裡的黃鼠狼,不管下再大決心要扮狼,一聽到公雞啼叫就忍不住現出原形。

說這些,目的並不在凸顯民進黨在兩岸問題上的左支右絀,而是衷心盼望,有一天選民不用再因為兩岸政策的不放心,而不敢投給民進黨;有一天兩岸政策可以排除在統獨議題之外,改由內政主張、候選人操守與能力作為選民抉擇的標準。

民進黨該想想,真的要讓人民每次都擔心民進黨會不會是「兩岸和平的破壞者」,而不敢投票給民進黨嗎?這種和平破壞者的魔咒能否破除,不才是民進黨想執政真正的最後一哩路嗎?

【2012/03/24  聯合報 1010324】

從美牛爭議到稅制改革…忘記民調 馬該做就做吧

最近我們看到政府嘗試要處理許多敏感的議題,包括稅制的改革,以及美牛肉爭議等等。不論是那一個方向的選擇,反對的聲音都將非常的巨大,在這樣的時候,筆者想起了一位政治人物。

前台北市長黃大洲,他在任時留給市民的印象,並不算太好。他興建大安森林公園,因為還沒完全蓋好,被笑稱是個「泥巴公園」、「禿樹公園」;他堅持台北捷運「多線齊發」,讓台北市進入了交通黑暗期。一個「聰明」的市長,可能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但是現在的台北市民經過大安森林公園或搭乘捷運時,很難不懷念黃前市長。

朋友提醒我另一個例子,日前上映的電影「鐵娘子」,主角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她在位初期推動的經濟改革,包括壓縮公共開支、裁減公務人員、限縮工會的影響力等,一開始也非常不受人民歡迎。但是等到政策效果出現之後,柴契爾夫人三次在大選中勝出,連續擔任了十一年的首相,直到今天仍然在英國人民的心中有美好的影像。

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人民並不健忘,一個全心為國家付出的首長,最終會得到人民的肯定與感謝。

因此,馬總統該思考的是,當廿年後的台灣人民,回想起今天他所做的決定時,他們是會感謝廿年前總統的魄力,還是遺憾他所錯過的時機?

在馬總統的歷史定位上,清廉以及兩岸和平是較不需要擔心的項目。但是在均富以及制度性改革的部分,卻還有著許多挑戰。

以稅制改革為例,政府不斷「宣示」要落實均富。但,是要課徵證所稅?是要落實土地交易實價課稅?還是要廢除兩稅合一,讓企業股東老闆多課一點稅?除了理念宣示,很遺憾的,還沒有看到政府提出具體的政策。

又如選舉制度的改革。立委選制,有不分區名額太少以及並立制所導致的票票不等值缺憾;總統選制則應改採絕對多數制,以避免少數當選或者棄保的困擾;修憲是一巨大的工程,有太多的立場衝突,而修憲的「潘朵拉盒」一旦掀開,政治紛擾也會不斷漫開。但這不該是自我設限的理由,很少有真正的改革,在過程中是不痛苦的,甚至會因為追求永續的利益,而在短期做了民眾不喜歡的事而招致民意責難,換來民調重挫的結果。但如果怕痛苦、怕折損民調就自我卻步,還有什麼改革是可期待的呢?當然,司法改革也是身為法律人的馬總統不能忽視的重要挑戰。

馬總統,該做就做,民調是一時的,也不要擔心報紙社論、論壇投書、網路評論有多少文章在罵你。忘掉民調,忘掉批評,連這篇文章,看過後都丟到垃圾桶吧。只要想想廿年後的台灣,需要在今天打下什麼基礎,把藍圖想好,堅持你認為正確的事,勇往直前去做就對了!

【2012/03/13  聯合報 1010313】

重建手攜手 謙卑對天災

「重建之路又長且艱辛,但我們已覺悟並做好準備了」,這是前天才收到日本宮城縣南三陸町佐藤町長感謝台灣紅十字會數度專程到訪南三陸町,希望我們放心的謝函部分內容。日本三一一複合式災難周年前兩個星期,我們再度踏上懸念不已的災區,不同去年五月所見的滿目瘡痍,眼前一片白雪靄靄,但卻遮掩不住一種靜默的悲戚,所幸,災區的朋友們已體認到重建是一條艱辛但堅定的路。

去年此時,地震海嘯襲捲日本,台灣民眾發動愛心捐款,令人感動。一年來,紅十字會同仁多次往返岩手、宮城與福島重災縣,與日本紅十字會、市町政府研商重建計畫,終於在去年底確認了援建公民福祉館、醫院(宮城縣南三陸町唯一的市立醫院)、公營住宅、保育園與課輔中心(岩手縣大槌町和山田町)、老人住宅(福島縣)等六項計畫,預計今年五月到二○一五年三月陸續完工。

這樣的進程是得之不易的。尤其當我們置身災區,儘管嚴冬,仍可看到挖土機在殘垣瓦礫中穿梭,沒有停歇。據告,災區約九一.三%的廢棄物已經移除,但依照廢棄物處理辦法處置的僅有八%,在我們到訪期間,也聽到非災區民眾抗議拒收來自災區的廢棄物,對災區而言,復原重建的第一步就走得辛苦,更遑論人口外移、土壤液化、地層下陷以及土地取得困難等問題。

此外,日本高齡化問題存在已久,這現象在災區更明顯,許多年輕人因為工作被迫外移,地方政府也因產業停擺而歲收銳減,但留下來的老人與小孩所需的社會照顧卻是有增無減。在我們造訪大槌町老人照顧中心裡,老人家看到我們和隨同的泰武國小小朋友都感動的流淚。一位老奶奶抱著泰武國小的小朋友說:「你讓我想起我的孫子!」紅十字會顧問立委李鴻鈞告訴我,當我們要走的時候,另一位老奶奶抱著他說:「你可不可以不要離開?」讓李鴻鈞無言以對。

為因應老年化問題,避免發生孤獨老死的二次災難,福島縣相馬市立谷市長規劃了「井戶端長屋」的公營住宅,全屋仿造五十年前日本人的生活型態,採用挑高木造建築,每座長屋可容納十二戶,設有用餐及洗衣等公共空間,讓獨居或身障老人既可保留自己的空間,也可享有相互照應的生活。台灣紅十字會將在相馬市援建四座(四八戶) 長屋,第一座預定五月即可落成。

此行印象深刻的是日本民眾對防災的落實。我們援建的山田町保育園長告訴我,海嘯來前園內剛實施災難逃生演練,當海嘯警報發佈時,她讓五歲的大朋友牽著小小朋友,重做之前演練的情境,所有小朋友都安全地移到高處避難。由小見大,日本民眾將備災工作納入生活中實踐,值得我們效法。

值得一提的,還有泰武國小(見圖,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提供)古謠傳唱隊。這群來自屏東北大武山下,經歷莫拉克風災重新站起來的排灣族小朋友,透過純真的演出,讓日本的孩子和老人為之動容。而當我看到日本孩子和泰武孩子愉快共舞時,大家都看到了希望。而這也讓我想到山田町的保育園園長告訴我,他感謝台灣民眾的愛心,等孩子長大,他會告訴他們台灣同胞的幫助,要讓孩子懂得感恩、學習幫助別人。

一路走來,讓我想到去年有少數網友質疑紅十字會沒有一次將款項捐出的做法,回首思考,我確信紅十字會的堅持是對的,幫助別人有很多方式,唯有真心把對方當作和家人一樣的理解,並且給予支持,這樣才能讓愛的力量擴大。

最後,這一趟日本行,看起來我們在協助日本「災後重建」,但實際上,卻也是在做台灣的「災前準備」。包括從重建中認識天災無情而學習面對謙卑,在手攜手過程中,認知到跨國界友誼的重要,那是人類面對黑暗最大的心靈支持。我們無法讓災難不來臨,但可以做好面對災難的準備,不只是硬體上的準備,更包括人心感情上的準備。

【2012/03/12  中國時報 101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