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牛爭議到稅制改革…忘記民調 馬該做就做吧

最近我們看到政府嘗試要處理許多敏感的議題,包括稅制的改革,以及美牛肉爭議等等。不論是那一個方向的選擇,反對的聲音都將非常的巨大,在這樣的時候,筆者想起了一位政治人物。

前台北市長黃大洲,他在任時留給市民的印象,並不算太好。他興建大安森林公園,因為還沒完全蓋好,被笑稱是個「泥巴公園」、「禿樹公園」;他堅持台北捷運「多線齊發」,讓台北市進入了交通黑暗期。一個「聰明」的市長,可能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但是現在的台北市民經過大安森林公園或搭乘捷運時,很難不懷念黃前市長。

朋友提醒我另一個例子,日前上映的電影「鐵娘子」,主角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她在位初期推動的經濟改革,包括壓縮公共開支、裁減公務人員、限縮工會的影響力等,一開始也非常不受人民歡迎。但是等到政策效果出現之後,柴契爾夫人三次在大選中勝出,連續擔任了十一年的首相,直到今天仍然在英國人民的心中有美好的影像。

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人民並不健忘,一個全心為國家付出的首長,最終會得到人民的肯定與感謝。

因此,馬總統該思考的是,當廿年後的台灣人民,回想起今天他所做的決定時,他們是會感謝廿年前總統的魄力,還是遺憾他所錯過的時機?

在馬總統的歷史定位上,清廉以及兩岸和平是較不需要擔心的項目。但是在均富以及制度性改革的部分,卻還有著許多挑戰。

以稅制改革為例,政府不斷「宣示」要落實均富。但,是要課徵證所稅?是要落實土地交易實價課稅?還是要廢除兩稅合一,讓企業股東老闆多課一點稅?除了理念宣示,很遺憾的,還沒有看到政府提出具體的政策。

又如選舉制度的改革。立委選制,有不分區名額太少以及並立制所導致的票票不等值缺憾;總統選制則應改採絕對多數制,以避免少數當選或者棄保的困擾;修憲是一巨大的工程,有太多的立場衝突,而修憲的「潘朵拉盒」一旦掀開,政治紛擾也會不斷漫開。但這不該是自我設限的理由,很少有真正的改革,在過程中是不痛苦的,甚至會因為追求永續的利益,而在短期做了民眾不喜歡的事而招致民意責難,換來民調重挫的結果。但如果怕痛苦、怕折損民調就自我卻步,還有什麼改革是可期待的呢?當然,司法改革也是身為法律人的馬總統不能忽視的重要挑戰。

馬總統,該做就做,民調是一時的,也不要擔心報紙社論、論壇投書、網路評論有多少文章在罵你。忘掉民調,忘掉批評,連這篇文章,看過後都丟到垃圾桶吧。只要想想廿年後的台灣,需要在今天打下什麼基礎,把藍圖想好,堅持你認為正確的事,勇往直前去做就對了!

【2012/03/13  聯合報 101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