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院雞飛狗跳? 黃鼠狼偷雞現形? 聽到一國兩區 民進黨就破功

先分享一則寓言故事。

黃鼠狼對大野狼說:「很羨慕你追捕羊群的威風,可以教我嗎?」

大野狼一口答應,開始對黃鼠狼展開密集訓練。黃鼠狼不久就學會了狼的所有招式,一舉一動和大野狼一模一樣,完全看不出原來黃鼠狼的樣子。

到了學成的日子,大野狼帶著黃鼠狼襲擊羊圈。剛開始很順利,就在黃鼠狼快要捕到羊的時候,忽然農舍傳來一聲公雞啼叫。愛偷雞的黃鼠狼忍不住現出原形,放棄捕羊,立刻掉頭衝進農舍去偷雞。

讓我們回到「一國兩區」的正題。

大選過後,民進黨湧現檢討兩岸政策的聲音,歡迎黨公職人員與中共交流,並表示兩岸交流不應限於單一政黨。這樣的態度值得肯定。

可惜,民進黨似乎已經被過去的反應制約了,對民進黨兩岸路線提出反省的前主席蔡英文才說:「民進黨可以更積極地面對這個問題,不要怕引起內部的路線之爭,或者怕被中國統戰」。並強調「一定要貼近你的對手」。

但一國兩區的話題一出,蔡英文就立刻批評:「一國兩區是很危險的說法。」民進黨發言人更直接回到過去類似「賣台論」的政治扣帽表示:「馬總統若認同一國兩區,等於正式宣示放棄、消滅中華民國」。

一國兩區真的消滅了中華民國嗎?事實上,一國兩區的描述在一九九一年李登輝前總統執政時修訂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就清楚定位:「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而民進黨也在同一套中華民國憲法下執政八年。

這粗淺的法理,民進黨不會不知道,但是看到一國兩區,等於可以再提供所謂「馬區長」之類政治語言去攻擊對手,就又忍不住又回到政治扣帽的制約慣性。

好不容易,幾位政治領袖發表了要扭轉兩岸思維的言論,黨的發言人興高采烈的訪問大陸,開啟了「破冰之旅」,讓大家期待民進黨會有所不同。而一國兩區的議題一出,這些宣示就立刻破功。就像寓言裡的黃鼠狼,不管下再大決心要扮狼,一聽到公雞啼叫就忍不住現出原形。

說這些,目的並不在凸顯民進黨在兩岸問題上的左支右絀,而是衷心盼望,有一天選民不用再因為兩岸政策的不放心,而不敢投給民進黨;有一天兩岸政策可以排除在統獨議題之外,改由內政主張、候選人操守與能力作為選民抉擇的標準。

民進黨該想想,真的要讓人民每次都擔心民進黨會不會是「兩岸和平的破壞者」,而不敢投票給民進黨嗎?這種和平破壞者的魔咒能否破除,不才是民進黨想執政真正的最後一哩路嗎?

【2012/03/24  聯合報 101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