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無罪推定,政治有責推定

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身陷索賄疑雲而請辭,就筆者記憶所及,這是馬英九總統自擔任台北市長以來,首位有重大操守爭議的政務官部屬;即使未涉及總統個人,也難免讓人民對總統的領導統御產生問號。

筆者認為,這是馬政府廉能形象的危機,但也是台灣廉能政治文化建立的良機。要檢驗執政團隊清廉與否,不在於「沒有任何一個官員涉嫌貪腐」,而在於當貪腐情事發生時,領導者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以什麼樣的決心處理。

前政府時期,筆者即已主張官員涉嫌貪腐的政治責任應採「有責推定」。這是因為貪汙成罪的刑事責任門檻甚高,許多有權者躲在「無罪推定」後面,以推卸舉證責任的方式來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刑事責任固應採無罪推定,政治責任卻應採「有責推定」,也就是當官員有貪腐之「嫌」時,就要提出自己沒有貪腐的證據,也要能清楚的針對外界提出的疑點合理回應,否則即應辭去公職。

此次事件直擊了馬總統核心的廉潔資產,但從三天內林益世下台的過程來看,馬團隊對於清廉的要求,很顯然的是以「有責推定」的高標準來要求團隊成員,這樣的態度,值得肯定。另一方面,週刊星期三的報導,行政院祕書長星期五就請辭;這樣的態度其實給予了所有官員一個警告:任何人踩到這條紅線,都不會有僥倖的可能。當然,林益世也有可能是被冤枉的,政治責任的「有責推定」其實是一種「寧枉勿縱」的思維,也就是說寧願失去一位可能清白的官員,也不要貪腐者繼續行使權力。如果之後林益世提出了自己清白的證據,相信他現在的委屈,會是日後的資產。

但另一方面,政府官員握有公權,也不能以法律責任的低標為已足,以目前曝光的證詞和林益世的辯白來看,要定論林益世是否涉入貪瀆還要再經司法程序,但他在和商人的互動、對選民的服務以及對公權力單位的關說等層面上,也有可非議之處,至少從政府官員分際上,已屬不當,因此,就算刑事責任還不明確,政治責任應是非擔不可,辭職是當然之理。

此外,有責推定不只是對當事者本身,而是對整個政府都是如此。行賄的目的在於圖利,而圖利並不是單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因此,這中間除了林益世可能牽涉的弊端,國營事業「喬爐渣配額」有無違法失當呢?對於這些違失情形,為什麼陳情人要用「媒體爆料」的手段,才能讓馬總統知道官員的操守或許出了問題?如果是陳情人自己的選擇,另當別論;但如果是向政府檢舉了之後石沉大海,才不得不訴諸媒體,就表示馬政府的內控出了問題。

個案而言,要檢討的是,是否在週刊爆料之前,政府即已接過地勇公司的陳情,或對案情已有掌握,若有的話,政府是否做了積極的處理?而通案來說,馬總統平常是如何掌握部屬的行事風格,來避免濫權貪腐的發生,則是領導能力的關鍵。

而另一個問題則是政府團隊的組成問題,林益世在馬政府裡,是少數有國會經驗的閣員,也是行政院國會溝通的重要窗口;而他也正因民意代表的行事風格落馬。選民服務在民意代表是常態,其與政治獻金的對價關係,更往往是灰色地帶。林益世的辭職,代表著延攬卸任立委入閣的風險。然而執政者也不能僅有政策專業而無政治敏感度,馬政府所推動的政策,道理上都有其依據,常常在推動的時機與手段上,因為不夠成熟而面臨阻力,有民代歷練的官員,相當程度可補此不足。

在任用政務官時,如何善用民代透析人民感受的政治敏感度,又要避開民代在政治道德的灰色地帶,可能的越界踰矩,傷害政府形象與人民信任,真的需要高明的藝術。這中間的解方,可以用美國前司法部長理察森的話來詮釋:「政治,若能秉持良知奉行,是最困難的藝術,也因此是最尊貴的職業。」馬總統在秉持良知上的分數很高,即便發生了林益世涉及收賄的事件,馬總統的清廉正派,仍然受到人民高度的信任,但是「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方法要運用巧妙,才能到達藝術的境界,這一點,是馬總統和他的團隊要加強的功課。

【2012/07/02  中國時報 101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