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无罪推定,政治有责推定

行政院祕书长林益世身陷索贿疑云而请辞,就笔者记忆所及,这是马英九总统自担任台北市长以来,首位有重大操守争议的政务官部属;即使未涉及总统个人,也难免让人民对总统的领导统御产生问号。

笔者认为,这是马政府廉能形象的危机,但也是台湾廉能政治文化建立的良机。要检验执政团队清廉与否,不在于“没有任何一个官员涉嫌贪腐”,而在于当贪腐情事发生时,领导者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以什么样的决心处理。

前政府时期,笔者即已主张官员涉嫌贪腐的政治责任应采“有责推定”。这是因为贪污成罪的刑事责任门槛甚高,许多有权者躲在“无罪推定”后面,以推卸举证责任的方式来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刑事责任固应采无罪推定,政治责任却应采“有责推定”,也就是当官员有贪腐之“嫌”时,就要提出自己没有贪腐的证据,也要能清楚的针对外界提出的疑点合理回应,否则即应辞去公职。

此次事件直击了马总统核心的廉洁资产,但从三天内林益世下台的过程来看,马团队对于清廉的要求,很显然的是以“有责推定”的高标准来要求团队成员,这样的态度,值得肯定。另一方面,周刊星期三的报导,行政院祕书长星期五就请辞;这样的态度其实给予了所有官员一个警告:任何人踩到这条红线,都不会有侥幸的可能。当然,林益世也有可能是被冤枉的,政治责任的“有责推定”其实是一种“宁枉勿纵”的思维,也就是说宁愿失去一位可能清白的官员,也不要贪腐者继续行使权力。如果之后林益世提出了自己清白的证据,相信他现在的委屈,会是日后的资产。

但另一方面,政府官员握有公权,也不能以法律责任的低标为已足,以目前曝光的证词和林益世的辩白来看,要定论林益世是否涉入贪渎还要再经司法程序,但他在和商人的互动、对选民的服务以及对公权力单位的关说等层面上,也有可非议之处,至少从政府官员分际上,已属不当,因此,就算刑事责任还不明确,政治责任应是非担不可,辞职是当然之理。

此外,有责推定不只是对当事者本身,而是对整个政府都是如此。行贿的目的在于图利,而图利并不是单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因此,这中间除了林益世可能牵涉的弊端,国营事业“乔炉渣配额”有无违法失当呢?对于这些违失情形,为什么陈情人要用“媒体爆料”的手段,才能让马总统知道官员的操守或许出了问题?如果是陈情人自己的选择,另当别论;但如果是向政府检举了之后石沉大海,才不得不诉诸媒体,就表示马政府的内控出了问题。

个案而言,要检讨的是,是否在周刊爆料之前,政府即已接过地勇公司的陈情,或对案情已有掌握,若有的话,政府是否做了积极的处理?而通案来说,马总统平常是如何掌握部属的行事风格,来避免滥权贪腐的发生,则是领导能力的关键。

而另一个问题则是政府团队的组成问题,林益世在马政府里,是少数有国会经验的阁员,也是行政院国会沟通的重要窗口;而他也正因民意代表的行事风格落马。选民服务在民意代表是常态,其与政治献金的对价关系,更往往是灰色地带。林益世的辞职,代表着延揽卸任立委入阁的风险。然而执政者也不能仅有政策专业而无政治敏感度,马政府所推动的政策,道理上都有其依据,常常在推动的时机与手段上,因为不够成熟而面临阻力,有民代历练的官员,相当程度可补此不足。

在任用政务官时,如何善用民代透析人民感受的政治敏感度,又要避开民代在政治道德的灰色地带,可能的越界踰矩,伤害政府形象与人民信任,真的需要高明的艺术。这中间的解方,可以用美国前司法部长理察森的话来诠释:“政治,若能秉持良知奉行,是最困难的艺术,也因此是最尊贵的职业。”马总统在秉持良知上的分数很高,即便发生了林益世涉及收贿的事件,马总统的清廉正派,仍然受到人民高度的信任,但是“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方法要运用巧妙,才能到达艺术的境界,这一点,是马总统和他的团队要加强的功课。

【2012/07/02  中国时报 101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