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走法律正途?民营电厂“暴利”迷思

民营电厂日来因暴利问题受攻击,撤公开发行又引发立委及官员批评,笔者不禁联想到萧前副总统指出国家发展面临的危机之一是对公平正义的迷思。

民国八○年代起,台湾缺电严重,政府乃参考国外范例开放民营电厂。电厂投资动辄百亿,完全由民间筹措资金并承担兴建和营运风险。今日业者赚钱,但日后随着机组老旧,维护成本势必降低获利。在须承担种种风险下,业者愿意投资的关键,就是和台电签订长期购售电契约。

依经济部规定,购电价格以不超过台电同类型式发电机组之“避免成本”(台电自行发电之成本)为原则,“避免成本”由台电核算,契约内容也依台电范本。论者现指摘台电高买低卖,但忽略台电电价长期因政策考量无法反映成本,并不适合用来做比较。又有用台电发电平均成本来比较,但这忽略不同类发电机组成本差异极大(核电远低于燃煤、燃煤远低于燃气),要比也应该燃煤比燃煤,燃气比燃气,而不能概括看平均成本。另有谓因利率下降,业者产生超额利润。但当初台电决定采固定利率,也应有其政策考量,毕竟谁能预见廿五年间的利率变动?低利时对业者固然有利,但利率走高时则相反。

“契约必须信守”和“信赖利益保护”是经济活动安定基础。民法另有“情事变更原则”来避免“契约必须信守”原则适用过当。若台电认为购电价格因情事变更致显失公平,自可寻求法律救济。令笔者忧心者,是政府态度使投资台湾的风险升高。政府倾听民怨,整顿台电值得肯定,但不能在民粹化的反应下无视业者合法权利。若舍正途法律救济不走,却以公权力硬压业者,不但赔上企业对政府的信赖,也侵害宪法保障的财产权。

民营电厂尚有外国投资人,若侵害其权益,政府除了依投资保障协议要补偿外,还损及国际形象,这本帐究竟是赚是赔,政府应深思。

【2012/07/10  联合报 101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