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25年了 政黨進步了嗎? 政黨競爭有餘 合作罕見

今年是解嚴的25周年,這25年來,相信所有人都可以同意,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有了巨大的變化。從一個威權專制的政體,轉變為五臟俱全的民主國家。

解除黨禁與總統直選,讓政黨競爭可以替代體制外的抗爭。開放報禁,讓第四權對政府的監督正常化。蔣經國總統以專制結束專制,讓台灣的政體能夠和平轉型,這是他為人緬懷的地方。

時至今日,台灣在人權保障上已略具雛形,但在政治文化上仍尚嫌不足。民主國家的政黨,應是既競爭又合作,不論競爭的目的,是抽象的理念或實際的政治權力,仍以國家利益作最上位的共識。

然而台灣的朝野政黨,卻是競爭有餘,合作罕見,彷彿彼此之間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從被壓迫者與壓迫者的悲情開始,轉化為統獨的路線之爭,幾無妥協的空間。

立法與行政僵持

政黨對立,在其他民主國家也會出現,但是台灣更惡劣的情況是,現行憲法欠缺解決權力僵局的機制。既無法國的總統主動解散國會權,立法院不同意行政院覆議的門檻也僅為二分之一,遠低於美國國會不同意總統否決權的三分之二門檻。換句話說,當行政權與立法權意見不一致時,就會形成國會立的法行政權不願執行,而行政權想推動的政策又被國會阻擋的四年空轉。

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民進黨執政時堅持組成少數政府,導致立法與行政的僵持不下,而彼此指責對方是施政不順的原因。

杯葛容易做事難

在國民黨完全執政後,我們也很驚訝的發現,在野黨仍可以少數癱瘓的方式,使得國會議事陷入空轉,阻止執政黨的法案通過。這表示台灣的民主,處在一種杯葛容易做事難的狀態,有杯葛的誘因,又有杯葛的能力,這就難怪政府的效率不彰了。

多數統治表示著多數負責。反過來說,多數無法統治的不確定性,也就給責任政治帶來了互相推諉的空間,這是台灣的民主最大的隱憂。

回首過去25年,我們立下了傲人的民主成就,然而台灣的進步正在停滯之中,相信也是大多數人的共識。

制度改革無關藍綠

既然每一黨都有機會執政,制度的改革就無關藍綠。今天的我們享受著前人的恩澤,而我們現在要留下什麼給25年後的台灣人民呢?

2012-07-11╱聯合晚報╱第A4版╱解嚴25周年政黨政治篇╱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