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严25年了 政党进步了吗? 政党竞争有余 合作罕见

今年是解严的25周年,这25年来,相信所有人都可以同意,台湾的政治、经济、社会有了巨大的变化。从一个威权专制的政体,转变为五脏俱全的民主国家。

解除党禁与总统直选,让政党竞争可以替代体制外的抗争。开放报禁,让第四权对政府的监督正常化。蒋经国总统以专制结束专制,让台湾的政体能够和平转型,这是他为人缅怀的地方。

时至今日,台湾在人权保障上已略具雏形,但在政治文化上仍尚嫌不足。民主国家的政党,应是既竞争又合作,不论竞争的目的,是抽象的理念或实际的政治权力,仍以国家利益作最上位的共识。

然而台湾的朝野政党,却是竞争有余,合作罕见,仿佛彼此之间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从被压迫者与压迫者的悲情开始,转化为统独的路线之争,几无妥协的空间。

立法与行政僵持

政党对立,在其他民主国家也会出现,但是台湾更恶劣的情况是,现行宪法欠缺解决权力僵局的机制。既无法国的总统主动解散国会权,立法院不同意行政院覆议的门槛也仅为二分之一,远低于美国国会不同意总统否决权的三分之二门槛。换句话说,当行政权与立法权意见不一致时,就会形成国会立的法行政权不愿执行,而行政权想推动的政策又被国会阻挡的四年空转。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民进党执政时坚持组成少数政府,导致立法与行政的僵持不下,而彼此指责对方是施政不顺的原因。

杯葛容易做事难

在国民党完全执政后,我们也很惊讶的发现,在野党仍可以少数瘫痪的方式,使得国会议事陷入空转,阻止执政党的法案通过。这表示台湾的民主,处在一种杯葛容易做事难的状态,有杯葛的诱因,又有杯葛的能力,这就难怪政府的效率不彰了。

多数统治表示著多数负责。反过来说,多数无法统治的不确定性,也就给责任政治带来了互相推诿的空间,这是台湾的民主最大的隐忧。

回首过去25年,我们立下了傲人的民主成就,然而台湾的进步正在停滞之中,相信也是大多数人的共识。

制度改革无关蓝绿

既然每一党都有机会执政,制度的改革就无关蓝绿。今天的我们享受着前人的恩泽,而我们现在要留下什么给25年后的台湾人民呢?

2012-07-11╱联合晚报╱第A4版╱解严25周年政党政治篇╱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