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冷漠的台灣人

上月中有則新聞內容是下雨天的傍晚,一名九十二歲老翁因車禍倒臥路邊,起初路過的人彼此觀望,擦身而過,不一會兒一對夫妻打破冷漠給予關心,隨即水果攤員工、西裝店老闆都主動上前協助,有人幫忙撐傘、有人指揮交通、有人撿拾老翁掉落的假牙和隨身物品,直到救護車到來。這樣的畫面剛好被經過的記者拍攝下來,透過新聞的報導,傳為美事一樁,許多媒體都用見證台灣社會溫暖的角度重複播報這則新聞。

這讓我聯想到前陣子電視廣告片中,有一則在下雨天某公司人員在十字路口佯裝沒有帶傘,測試過往路人是否願意給予幫助,願意幫助的人就是該公司正在尋找的人才,廣告公司用這樣的鋪陳來彰顯這家公司從業人員的服務熱忱,但同時也凸顯台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冷漠現象,才讓願意給予幫助的人顯得難能可貴。

筆者看到這樣的內容,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正面助人的行為被彰顯和肯定,憂的是這樣的行徑,不就是從小教育我們應該做的事,但如今當有人這樣做時,竟成為新聞並且傳為佳話。

在筆者擔任紅十字會會長初期(二○○二年),北縣板橋發生一起國小女童遭鄰居姦殺的慘案,當時有人聽聞女孩求救的呼喊,卻沒有前往關心,也沒有立即報警,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經新聞報導之後,舉國震驚。為此,紅十字會和國際扶輪三五二○地區共同舉辦「播撒愛心的種子—反冷漠運動」,希望傳達「尊重生命、服務利他」的願景,為社會增添溫暖。當時很多人一聽到「反冷漠」三個字,覺得直指問題核心,強而有力;但也有人認為,社會運動應該用正面、溫暖的字眼帶動民眾的參與,而冷漠是一種心理現象,無法反,也無從反起。的確,在講究時效與競爭的科技時代,大家一味地向前衝,深怕落在知識經濟浪潮的尾端,甚至擔心因此而被淘汰。這樣發展的結果,冷漠往往就像一個落在身後的影子,許多人假裝它不存在或者故意看不到,但我們群居的環境是一個高度互動需求的社會,每一個人不僅能看得清楚也能真實感受到人情的冷暖。

台灣社會存在「冷漠」的問題已經很久,因此人與人之間的很多行為和互動模式容易被視為理所當然,特別是科技進步與都市化發使社會冷漠的現象加劇。現今時下非常見所謂的「低頭族」,也是加深社會冷漠的一種原因。現在你我走在路上,更不用提在捷運車廂內看到幾乎每個人都盯著智慧手機看,好像不這樣就沒有別的事可做,在大家低著頭看螢幕的同時,往往不知不覺流失了很多人與人之間可以互動的機會,而當你低著頭看螢幕,許多發生在你周遭的人事物,也就更容易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將自己和別人隔了一道無形的牆,令人憂心。

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是會傳染的。曾經有人說,熱情是改變的動力,而冷漠則會阻礙社會的進步。長期關心台灣社經發展的高希均教授曾經明白的指出:「台灣的根本危機,在人民的冷漠。」久而久之,台灣人本質的溫暖、良善、好客都會被冷漠所取代,這絕對不是我們樂見的。因此,當我們聽到像前述新聞這樣令人感到窩心的故事,希望藉由這樣的故事把每個人隱藏在內心的熱情召喚出來,讓熱情取代冷漠以感染更多的人,讓主動、關懷、熱情成為台灣社會的軟實力,也是台灣得以向上發展的實力。(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70770

【2012/08/14 人間福報 101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