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敬天的謙卑,化為揚善的力量

罹癌六年的單國璽樞機主教,在八月二十二日,卸下了他在塵世間的擔子,回到天國,引起無限追思。

外觀看起來紛擾喧鬧的台灣,一直有著堅強的力量安定著人心,那就是社會上總有一群無私奉獻的人,用身體力行的實踐,讓我們看到希望。他們在貧困、疾病與苦痛中,依然展現了自在與從容。單國璽主教就是這樣的典範,他用自己的疾病作為世人的教材,在名、利、權勢,乃至於自我的根本||生命之外,我們看到還有另一種選擇。在每個媒體、組織都有立場標籤的今天,我們需要宗教領袖出來提醒為人處世的基本信念。

單樞機主教對社會的影響,遠比我們想像的多。人的欲望是層層上升的,有了食衣住行,然後是要愛與被愛、需要與被需要,而最後,是自我的實現。

而這一套「追求尊嚴」的人生驅動力,是多數人處身於世的憑藉。尊嚴是高尚的動機,自我認同,也是我們立足社會理所當然的追求。但是,單樞機卻反其道而論,他用他在病中的故事,告訴大家,在人生的某個地方,要學會解除「自尊」(或「虛榮心」)的束縛。他自述因為治療服藥,他在主持彌撒時、在腫瘤放射台上、尿失禁;因為大便失禁,於深夜一絲不掛的坐在馬桶上被沖洗身體,像個週歲的嬰兒承受看護的責備。每個人都會年老,都會生病,都有可能遇見類似的處境,那是多麼的難堪與羞辱呀!

可是單樞機說,這是天主為他準備的課程,難堪、羞辱正好讓他與主耶穌的距離縮短了。這段自述,讓我心酸、感動不已,對我更是珍貴的提醒。頭銜、榮譽…,這是虛榮心賴以維生的來源,也建構我們對自己的認知。而世上大多數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有多少人能逃掉虛榮對自己的束縛?

法學教授、律師、會長、委員,在幾十年的職涯過程中,我也「累積」了職銜與榮譽(也包括責毀),但事實上,當我的人生一步步的「前進」,這些在人生一步一步中得來的頭銜與榮譽,也正一步一步的走向終點,原來我們的前進,也可以說是一種宿命的後退,終有一天,我們都會「退向」那「我不存在」的原點。

那麼,走了這人生一遭,到底所為何來呢?

這也是我常想的問題。對這樣的人生大哉問,我並沒有多麼有「智慧」的答案。我能想到的就是,在走到人生的盡頭之前,不管是毀是譽,是褒是貶,如果我人生累積的東西,能夠讓我多發揮一些可以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那麼就盡量發揮吧。只要我相信自己所行所言,可以問心無愧,那麼就盡力去說去做吧。

每一個人的「人生結果」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會走到同樣的地方,那是上天給人類最大的公平。但每一個人的「人生過程」卻是絕無雷同,如何在人生過程中盡力,益己也利人,去創造能夠光亮他人的精采人生,也許這就是上天設計一個讓人們從「原點」走回「原點」,給了我們這個「結果相同但過程各異」人生的目的。

單樞機「水落石出」的癌症之旅,正是他所提出的「第七倫」||人與天的豎面倫理||最好的示範。這裡的天,不見得是特定宗教的定義,可以是儒家「敬天愛人」的天,可以是耶和華、上帝,阿拉、也可以是佛家的因果業力,乃至於對無神論者來說,可以是善與正義。

人和天比,是多麼的渺小與無知;單樞機讓我們看到的是,不自我膨脹的人,無入而不自得,而要學習自我的謙卑,就不得不有敬天的信念,然後將這一份敬天的謙卑,化為不斷助人、不斷揚善的美好力量。

近幾天,媒體大幅報導單樞機蒙主恩召的訊息。筆者希望,這樣正面報導不要只是一頭熱,等下一個聲色喧鬧議題出現立刻消失。單樞機的啟發,希望可得到輿論長期關注,可以內化成社會集體祝願。一個對彼此包容的祝願、一個讓心靈更寧和的祝願、一個不管面對勞苦挫折貧病死亡都不忘記以最大的善念去面對的祝願。

【2012/08/27  中國時報 101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