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無障礙 再等九任總統後…

殘障聯盟發布「身心障礙者人權影子報告書」,身為台灣人民,筆者不能不感到羞愧。

政府的部分,筆者最感到憤怒與不解的,就是國家考試的體檢標準。去年考試院組成跨部會的「公務人員考試體格檢查改進專案小組」,筆者當時雖對既定的體檢限制不滿,但也認為小組會議的結果是有相當誠意的。

沒想到今年的國考,去年會議的短期決議大部分沒有落實,不合理與不必要的限制規定,依舊因用人機關的堅持而存在,而實質上損害了身心障礙者的考試權利。政府規劃了方向,就要有執行的能力,執政者責無旁貸。

另一方面,許多協助身心障礙者的法律條文,規定得很漂亮,執行時卻卡在經費上而形同具文。例如《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範校園應有無障礙規劃,教育部估計需七十億元,但預計每年僅能補助二億元;也就是說,需要等到卅五年(九個總統任期)後,身心障礙的學童才能有平等的、無障礙的受教環境。

七十億,大約是三架阿帕契攻擊直昇機的預算!政府有錢能軍購,殘童無力齊受教,袞袞諸公不覺得本末倒置嗎?

在影子報告書中,有許多是法律條文不被人民遵守,甚至是企業寧願繳交罰款也不願聘用身心障礙勞工的情形。

法律能夠限制行為,卻無法改變心態。如果我們對於身心障礙者沒有一種將心比心的同理,政府再怎麼做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我們依然用「智障」、「腦殘」來批評他人,乃至於通俗文化將身心上的不幸鋪排為「造孽」的結果,心理上對身心障礙者的歧視只會越來越深。

當然,配合身心障礙者的確需要成本,這讓許多公司、店家對身心障礙者敬謝不敏。但我們不妨市儈一點說,為善的快樂是最廉價的消費。對身心障礙者多一些包容,也必然會讓自己的內心更為平靜。

【2012/08/28  聯合報 101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