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無障礙 再等九任總統後…

殘障聯盟發布「身心障礙者人權影子報告書」,身為台灣人民,筆者不能不感到羞愧。

政府的部分,筆者最感到憤怒與不解的,就是國家考試的體檢標準。去年考試院組成跨部會的「公務人員考試體格檢查改進專案小組」,筆者當時雖對既定的體檢限制不滿,但也認為小組會議的結果是有相當誠意的。

沒想到今年的國考,去年會議的短期決議大部分沒有落實,不合理與不必要的限制規定,依舊因用人機關的堅持而存在,而實質上損害了身心障礙者的考試權利。政府規劃了方向,就要有執行的能力,執政者責無旁貸。

另一方面,許多協助身心障礙者的法律條文,規定得很漂亮,執行時卻卡在經費上而形同具文。例如《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範校園應有無障礙規劃,教育部估計需七十億元,但預計每年僅能補助二億元;也就是說,需要等到卅五年(九個總統任期)後,身心障礙的學童才能有平等的、無障礙的受教環境。

七十億,大約是三架阿帕契攻擊直昇機的預算!政府有錢能軍購,殘童無力齊受教,袞袞諸公不覺得本末倒置嗎?

在影子報告書中,有許多是法律條文不被人民遵守,甚至是企業寧願繳交罰款也不願聘用身心障礙勞工的情形。

法律能夠限制行為,卻無法改變心態。如果我們對於身心障礙者沒有一種將心比心的同理,政府再怎麼做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我們依然用「智障」、「腦殘」來批評他人,乃至於通俗文化將身心上的不幸鋪排為「造孽」的結果,心理上對身心障礙者的歧視只會越來越深。

當然,配合身心障礙者的確需要成本,這讓許多公司、店家對身心障礙者敬謝不敏。但我們不妨市儈一點說,為善的快樂是最廉價的消費。對身心障礙者多一些包容,也必然會讓自己的內心更為平靜。

【2012/08/28  聯合報 1010828】

把敬天的謙卑,化為揚善的力量

罹癌六年的單國璽樞機主教,在八月二十二日,卸下了他在塵世間的擔子,回到天國,引起無限追思。

外觀看起來紛擾喧鬧的台灣,一直有著堅強的力量安定著人心,那就是社會上總有一群無私奉獻的人,用身體力行的實踐,讓我們看到希望。他們在貧困、疾病與苦痛中,依然展現了自在與從容。單國璽主教就是這樣的典範,他用自己的疾病作為世人的教材,在名、利、權勢,乃至於自我的根本||生命之外,我們看到還有另一種選擇。在每個媒體、組織都有立場標籤的今天,我們需要宗教領袖出來提醒為人處世的基本信念。

單樞機主教對社會的影響,遠比我們想像的多。人的慾望是層層上升的,有了食衣住行,然後是要愛與被愛、需要與被需要,而最後,是自我的實現。

而這一套「追求尊嚴」的人生驅動力,是多數人處身於世的憑藉。尊嚴是高尚的動機,自我認同,也是我們立足社會理所當然的追求。但是,單樞機卻反其道而論,他用他在病中的故事,告訴大家,在人生的某個地方,要學會解除「自尊」(或「虛榮心」)的束縛。他自述因為治療服藥,他在主持彌撒時、在腫瘤放射台上、尿失禁;因為大便失禁,於深夜一絲不掛的坐在馬桶上被沖洗身體,像個週歲的嬰兒承受看護的責備。每個人都會年老,都會生病,都有可能遇見類似的處境,那是多麼的難堪與羞辱呀!

可是單樞機說,這是天主為他準備的課程,難堪、羞辱正好讓他與主耶穌的距離縮短了。這段自述,讓我心酸、感動不已,對我更是珍貴的提醒。頭銜、榮譽…,這是虛榮心賴以維生的來源,也建構我們對自己的認知。而世上大多數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有多少人能逃掉虛榮對自己的束縛?

法學教授、律師、會長、委員,在幾十年的職涯過程中,我也「累積」了職銜與榮譽(也包括責毀),但事實上,當我的人生一步步的「前進」,這些在人生一步一步中得來的頭銜與榮譽,也正一步一步的走向終點,原來我們的前進,也可以說是一種宿命的後退,終有一天,我們都會「退向」那「我不存在」的原點。

那麼,走了這人生一遭,到底所為何來呢?

這也是我常想的問題。對這樣的人生大哉問,我並沒有多麼有「智慧」的答案。我能想到的就是,在走到人生的盡頭之前,不管是毀是譽,是褒是貶,如果我人生累積的東西,能夠讓我多發揮一些可以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那麼就盡量發揮吧。只要我相信自己所行所言,可以問心無愧,那麼就盡力去說去做吧。

每一個人的「人生結果」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會走到同樣的地方,那是上天給人類最大的公平。但每一個人的「人生過程」卻是絕無雷同,如何在人生過程中盡力,益己也利人,去創造能夠光亮他人的精采人生,也許這就是上天設計一個讓人們從「原點」走回「原點」,給了我們這個「結果相同但過程各異」人生的目的。

單樞機「水落石出」的癌症之旅,正是他所提出的「第七倫」||人與天的豎面倫理||最好的示範。這裡的天,不見得是特定宗教的定義,可以是儒家「敬天愛人」的天,可以是耶和華、上帝,阿拉、也可以是佛家的因果業力,乃至於對無神論者來說,可以是善與正義。

人和天比,是多麼的渺小與無知;單樞機讓我們看到的是,不自我膨脹的人,無入而不自得,而要學習自我的謙卑,就不得不有敬天的信念,然後將這一份敬天的謙卑,化為不斷助人、不斷揚善的美好力量。

近幾天,媒體大幅報導單樞機蒙主恩召的訊息。筆者希望,這樣正面報導不要只是一頭熱,等下一個聲色喧鬧議題出現立刻消失。單樞機的啟發,希望可得到輿論長期關注,可以內化成社會集體祝願。一個對彼此包容的祝願、一個讓心靈更寧和的祝願、一個不管面對勞苦挫折貧病死亡都不忘記以最大的善念去面對的祝願。

【2012/08/27  中國時報 1010827】

【報導】陳長文:盼大陸從法制邁向法治

第一屆兩岸和平法學論壇@北京 媒體報導

 

內容

(聯合報)陳長文:盼大陸從法制邁向法治… 1

(中國時報)陳長文:台灣法治經驗足供陸借鏡… 2

(中央社)陳長文:陸對釣島可訴國際法院… 3

(中央社)陳長文:一中各表體現兩岸關係… 3

(中央社)陳長文:中共應推動法治改革… 4

 

Read more

【演講】從法制到法治–兩岸法治經驗之回顧與展望

【演講】從法制到法治–兩岸法治經驗之回顧與展望

第一屆 兩岸和平發展法學論壇
【2012/08/21~23 北京】
兩岸法治經驗之回顧與展望-法治理論與實踐

大綱:
前言:兩岸法學系出同源,為「人民主權與法治治國」獻力
甲)兩岸法治發展歷程與相互綜效影響(1949—2012)
1) 台灣的法治歷程–戒嚴﹥解嚴的蛻變
2) 大陸的法治挑戰–「法制」邁向「法治」的巨大落差與殷切的盼望
乙)法治是「良制」的重要屏障–一國「兩制」與一國「良制」相輔相成,並行不悖(2012- )
丙)中國共產黨對中國法治發展肩負重責大任–一如中國共產黨領導改革開放、經濟發展
結語:法律人要爭氣,共同促進兩岸中國人的法治發展

20120823 從法制到法治—兩岸法治經驗之回顧與展望(陳長文教授)【Ppt版】 by cvchen1973 on Scribd

Read more

不冷漠的台灣人

上月中有則新聞內容是下雨天的傍晚,一名九十二歲老翁因車禍倒臥路邊,起初路過的人彼此觀望,擦身而過,不一會兒一對夫妻打破冷漠給予關心,隨即水果攤員工、西裝店老闆都主動上前協助,有人幫忙撐傘、有人指揮交通、有人撿拾老翁掉落的假牙和隨身物品,直到救護車到來。這樣的畫面剛好被經過的記者拍攝下來,透過新聞的報導,傳為美事一樁,許多媒體都用見證台灣社會溫暖的角度重複播報這則新聞。

這讓我聯想到前陣子電視廣告片中,有一則在下雨天某公司人員在十字路口佯裝沒有帶傘,測試過往路人是否願意給予幫助,願意幫助的人就是該公司正在尋找的人才,廣告公司用這樣的鋪陳來彰顯這家公司從業人員的服務熱忱,但同時也凸顯台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冷漠現象,才讓願意給予幫助的人顯得難能可貴。

筆者看到這樣的內容,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正面助人的行為被彰顯和肯定,憂的是這樣的行徑,不就是從小教育我們應該做的事,但如今當有人這樣做時,竟成為新聞並且傳為佳話。

在筆者擔任紅十字會會長初期(二○○二年),北縣板橋發生一起國小女童遭鄰居姦殺的慘案,當時有人聽聞女孩求救的呼喊,卻沒有前往關心,也沒有立即報警,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經新聞報導之後,舉國震驚。為此,紅十字會和國際扶輪三五二○地區共同舉辦「播撒愛心的種子—反冷漠運動」,希望傳達「尊重生命、服務利他」的願景,為社會增添溫暖。當時很多人一聽到「反冷漠」三個字,覺得直指問題核心,強而有力;但也有人認為,社會運動應該用正面、溫暖的字眼帶動民眾的參與,而冷漠是一種心理現象,無法反,也無從反起。的確,在講究時效與競爭的科技時代,大家一味地向前衝,深怕落在知識經濟浪潮的尾端,甚至擔心因此而被淘汰。這樣發展的結果,冷漠往往就像一個落在身後的影子,許多人假裝它不存在或者故意看不到,但我們群居的環境是一個高度互動需求的社會,每一個人不僅能看得清楚也能真實感受到人情的冷暖。

台灣社會存在「冷漠」的問題已經很久,因此人與人之間的很多行為和互動模式容易被視為理所當然,特別是科技進步與都市化發使社會冷漠的現象加劇。現今時下非常見所謂的「低頭族」,也是加深社會冷漠的一種原因。現在你我走在路上,更不用提在捷運車廂內看到幾乎每個人都盯著智慧手機看,好像不這樣就沒有別的事可做,在大家低著頭看螢幕的同時,往往不知不覺流失了很多人與人之間可以互動的機會,而當你低著頭看螢幕,許多發生在你周遭的人事物,也就更容易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將自己和別人隔了一道無形的牆,令人憂心。

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是會傳染的。曾經有人說,熱情是改變的動力,而冷漠則會阻礙社會的進步。長期關心台灣社經發展的高希均教授曾經明白的指出:「台灣的根本危機,在人民的冷漠。」久而久之,台灣人本質的溫暖、良善、好客都會被冷漠所取代,這絕對不是我們樂見的。因此,當我們聽到像前述新聞這樣令人感到窩心的故事,希望藉由這樣的故事把每個人隱藏在內心的熱情召喚出來,讓熱情取代冷漠以感染更多的人,讓主動、關懷、熱情成為台灣社會的軟實力,也是台灣得以向上發展的實力。(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70770

【2012/08/14 人間福報 1010814】

大陸學歷甄試,既違憲又理盲

近來國人關心人才斷層,探討要如何吸引與留住優秀人才;諷刺的是,這些「高瞻遠矚」的關心,只要牽連到「中國大陸」,意識形態的理盲神經就被觸動。「大陸高等教育學歷甄試」就是一例,將在九月舉行的學歷甄試,反映的是「一方面歧視大陸台生,另方面又怨嘆人才不足」的荒謬。

民國九十九年《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訂,有限度承認大陸學歷;該年九月四日後赴大陸四一所學校非醫事科系就讀的台生,其學歷已可直接承認。然而,在教育部公布的「大陸高等教育學歷甄試要點」中,卻規定民國八十一年九月十八日至九十九年九月三日期間的大陸台生學歷,要獲得承認還須先通過甄試。同樣的學校,同樣的科系,某日之前的學歷可以直接承認,某日之後不行;難道說這些大陸學校,辦學績效忽然在同一天有了突破性的成長嗎?

憲法保障人民受教育的權利,最基本核心即在於人民有權選擇學校接受教育。當政府要限制源於受教權所生的核心權利時,必須絕對的謹慎。採認學歷,唯一合憲的目的在於「品質門檻」的掌握,也就是幫助學生選擇學校;換句話說,政府對學歷的採認,具有學校教學及學生素質的「資訊價值」。而資訊揭露以外的立法目的,諸如台灣學校「招不到人」,大陸台生回台「搶工作」,乃至於拒絕大陸統戰等似是而非的理由,都不能與憲法受教權相抗衡。

舉全球最具公信力的大學排名為例。在US News的數據中,兩岸進入百大的大學,分別為北京大學第四六名,(北京)清華大學第四七名,台灣大學第八七名,復旦大學第九一名;排在前兩百名的還有,上海交大、南京大學、中國科大,以及浙江大學;台灣排名第二的清華大學則為第二一三名。根據Times Higher Education今年的排名,兩岸進入百大的大學只有排在第四九名的北京大學與第七一名的(北京)清華大學,台灣大學排在第一五四名。換句話說,大陸頂尖大學不比台灣遜色,現只承認大陸的四一所大學已是極為嚴謹,而在這麼嚴謹的範圍內,還施行具有歧視色彩的學歷甄試制度更是違反憲法保護的工作權/受教權/平等權。

筆者所知,在民國九十九年前取得大陸學位無以數計的國人中,有許多人已在教育部承認的大陸四一所學校擔任教職;他們指導的台生學歷,回台不需甄試,但自己回台卻需要甄試,實屬荒謬;而政府把這樣的台生人才拒於門外,不予應有尊重,更非吸引優秀人才的方法。在學校的歧視之外,政府也不承認所有大陸醫事科系學歷。我們一邊憂心內外婦兒急診「五大皆空」,一邊又不分良窳的拒絕大陸醫學系台生,這也是將意識型態置於台灣人民的醫療需要之上了。

先進國家派遣了許多官員、學者到中國大陸訪問與研究,也有數以百萬計的外國人負笈對岸。他們認為這些留學生,未來會是本國與大陸之間的橋樑。反倒是緊鄰的台灣,雖然有一間又一間的大陸所、亞太所、兩岸研究中心,可是卻對有實際經驗的大陸台生處處設限;而政府的公費留學,居然從來沒有考慮過大陸的頂尖大學。

一言以蔽之,台灣的處境,是既極度需要而又極度忽略大陸事務人才,結果成績自然也就是不理想了。種種設限的背後說穿了,就是兩岸議題屢屢被上綱為政治攻防的戰場;即便是大陸學歷承認這種事務性的規定,只要是促進兩岸的交流與和諧,都會被貼上「傾中」的標籤,其內容自然就充滿著不合理的荒謬。教育部對大陸學歷的甄試規定就是其一

蘇貞昌就任黨主席之後,已表示民進黨的兩岸政策絕非鐵板一塊;既然如此,至少台生的大陸學歷就應該「準用」國外學歷的標準,也有助於民進黨走出逢中必反的泥淖。

最後,馬總統雖支持兩岸交流一向不遺餘力,但教育部公布的「大陸高等教育學歷甄試要點」,不免為德不卒。筆者可以體會政治現實的妥協,但既然民進黨也在思考打破「逢中必反」的印象,馬總統何不廢止包括「大陸學歷甄試」的荒謬法令?就事論事、就理論理,打破違憲的法令,真正的以人民為本,建立進步的制度。

【2012/08/13  中國時報 1010813】

落實兩岸投資鬆綁

江陳八會登場,內容雖未論及市場開放,但「海峽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的簽署,對於建制公平互信的投資環境勢必帶來正面影響,值得肯定。為振興經濟,政府就陸資來台態度雖較往常開放,經濟部亦準備進行第四階段的陸資開放檢討,但施政方向雖然正確,卻因不關心個案,或沒有魄力將宏觀政策落實到具體個案,政策容易淪為空頭支票,開放項目再多都難免事倍功半。筆者最近碰到一個案例,也凸顯同樣的問題。

二○一一年經濟部公告第二階段開放陸資來台投資的公共建設項目中,明白包含「汙水下水道」一項,並載明陸資公司也同樣依「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規定」辦理。換言之,台灣政府,不分中央或地方,在辦理汙水下水道招商案件時,均應理解陸資公司依法自得參與投標(惟得標後,需自備資金來台投資,且相關建設工程仍須交予台灣廠商承攬)。

數月前某地方政府辦理汙水下水道BOT招商時,就投標人資格,僅就文字表面,解釋陸資公司既非我國公司,亦非外國公司,認定陸資公司不得提出申請。經陸資公司異議後,該地方政府向經濟部尋求解釋,經濟部以函件正面回覆:「前述公共建設項目既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評估同意開放陸資來台,並依法對外發布施行,主辦機關似不宜以投資人具陸資身分為由,禁止其參與投標或增訂陸資投資之限制條件。」但令人遺憾的是,覆函後段卻又畫蛇添足說:「惟主辦機關如因個案特殊性與需求,須限制投資人資格條件者,本部將『尊重』主辦機關意見。」(雙引號為筆者所加。)致使前言徒勞,未能貫徹既定政策,政策落實情況令人憂心。

儘管陸資來台政策鬆綁不斷催促著政府各部門的腳步,業界仍質疑政府只有口號,沒有具體作為。於實際執行層面上,政府機關應勇於扛起責任,平等對待陸資公司,藉以創造兩岸雙贏。

【2012/08/10 中國時報 101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