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書序】讓西奧告訴大家法律人如何全觀?如何爭氣?–《西奧律師事務所3:頭號嫌疑犯》

近來常常可在報章評論上看到「有感」、「無感」這組有趣的對比,其實,就像「無聲勝有聲」一樣,「有感」、「無感」何嘗不是相對的概念,往往看似漸進無聲無息,卻可收滴水穿石之效;而敲鑼打鼓好不熱鬧,若不持之以恆,曇花一現也是意料中事。

國家成長進步,教育必然是進行改革的重要切入點之一,雖然其改變速度最慢,遠遠不及速度最快的政治,但與其期待最快的政治去改變現狀、改革進步,還不如期待最慢的教育。

談到法學教育改革,大學法律專業教育、司法官養成與在職教育當然很重要,這部分長文曾從求全責備的角度,提問「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也期待法律人必須是全觀的法律人。

全觀也者,就是要看三百六十度的角度。所以我們在看一件事情時,必須要全觀;要看到左邊也要看到右邊,要看到上面也要看到下面,要看到好人也要看到壞人。

然而,如果從強化整體國民法治觀念的角度來看,普法教育的重要性絕不亞於法律人的專業教育,問題是普法教育到底該怎樣來做呢?

很高興看到遠流出版公司出版了【西奧律師事務所】一系列的青少年法庭推理小說,為普法教育做了這樣鮮活精彩的演繹。

繼續先前已推出的《不存在的證人》、《消失的四月》兩集,最新一集《頭號嫌疑犯》再次忠告我們,普法教育絕不等於「法條」教育,普法教育也絕不可能單單從所謂的法律內在邏輯就可以導出,而是必須從生活中加以落實,並且對實際生活產生積極作用。換言之,法律倫理與社會公義的典範,才是普法教育的核心重點。

作為一個律師,我今天即使代表某甲,我要知道某甲有什麼優勢、他有什麼缺點、有什麼立場是說不過去的。我同時會想到,我的當事人說不過去的地方,被告的律師一定會把這部分當做主要攻擊的立場。

而既然今天某甲是我的客戶,我當然會全力為我的當事人主張立場,把他的優勢發揮到極致。至於他的缺點部分,則我會希望對造的律師是很能幹的,能講得很清楚。更重要的是,希望法官判出來的,就像是一個全觀的律師能做出來的決定。所以說,法律的成就是要律師、法官、檢察官、原告、被告律師通通在一起,甚至包括當事人,大家一起來成就公平正義。

一部法庭推理小說透過「故事」來彰顯「法律定亂止紛的功能」,一點也不稀奇;但值得一提的是,《頭號嫌疑犯》透過故事主人翁西奧的種種遭遇,還能進一步引導讀者去細細體會「法律的侷限」,尤屬難得。

「西奧覺得自己一直很清楚對與錯的界線,現在卻什麼都不清楚了,一堆錯事算在他的頭上。入侵他的置物櫃是錯的,栽贓是錯的,跟蹤他是錯的,劃破他的輪胎是錯的,對著他的窗戶丟石頭也是錯的,而西奧自己並沒做錯任何事,卻被當做犯人看待。警方根本就是弄錯對象了,他們不相信相西奧,那是錯的,如果他因此被起訴,那更是錯得離譜。」

到底是什麼補實治癒了「法律的侷限」?就有待讀者自己來探索了。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

《西奧律師事務所3:頭號嫌疑犯 Theodore Boone: The Accused》作者:約翰.葛里遜 John Grisham, 

2012/11/01, 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