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急,也要堅持做對的事,更要把事情做對

上(十)月二十五日,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獲頒第三屆日本「自由城市‧市(Sakai)和平貢獻獎」,以表彰去年日本三一一地震暨海嘯發生時,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所做出的人道奉獻。日本大阪府市市長竹山修身在頒獎致詞時表示:日本紅十字會接受各國捐款總額五百八十一億日圓中,台灣除了濟助捐獻金額居全球之冠外,更積極與災區政府及紅十字會合作,迄今持續投入災區重建工作,令人感佩;尤其台灣紅十字會之義舉,不僅有助於災區復興重建,亦對今後台日關係發展,以及建構泛太平洋地區之平和、安定力量有不可磨滅之貢獻。紅十字會總會王清峰會長親自出席受獎時,特別感謝台灣民眾的愛心,並且強調這是台灣人民的榮耀。

當我得知紅十字會得到這個肯定時,我腦海中浮現的是三一一災後幾個月,紅十字會同仁沒日沒夜地加班處理捐款、對應媒體與社會各界所提出的問題,同時又舟車勞頓不下十次,在日本東北三個重災區往返、協商救災與重建的畫面。這麼辛苦,目的很單純,就是希望將台灣民眾委託給紅十字會的善款,在日本災民身上發揮最大的效用。縱使我們曾經因為對專業工作的堅持而遭致少部分人士質疑,但值得慶幸的是,台灣紅十字會與日本紅十字會合作商定的六項災區重建計畫,已經依預定計畫看到了成效。

同時,我又得知當年一起參與「九二一震災重建基金會」、對人道賑濟制度化發展與效益評估投入很多心力的台大謝志誠教授,結合國內關心災後重建議題的朋友,以及多益(TOEIC)獎學金得主同學完成了由世界銀行出版《安全的家園,堅強的社區—天然災害後的重建手冊》(Safer Homes, Stronger Communities:A Handbook for Reconstructing after Natural Disasters)的中譯本。這對經常面對天然災害威脅的台灣來說,無疑是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資料。

手冊資料內容分為四篇,第一篇開宗明義闡明了重建工作的開展有三個重要階段,分別為(一)評估與決定政策;(二)規畫;(三)實施。每個階段都還含括許多不同的步驟,單單評估這階段就包括:「早期復原重建:住宅與社區重建的脈絡」、「評估損害與制定重建政策」、「災後重建的溝通」、「誰得到住宅?住宅重建的社會面」、「異地重建或不異地重建」以及可能的「重建途徑」等。俟訊息都齊全並決定政策後,才進入重建的規畫階段,包括「土地利用和實質規畫」、「基礎建設與服務輸送」、「環境規畫」、「住宅設計與營建技術」、「文化資產保存」等;同樣的,必須確認規畫的實用性與可操作性後,才會進入實施的階段。實施時必須要有「社區組織的參與」、「重建管理的制度選擇」、「重建的國際、國家、地方夥伴關係」、「財政資源與其他重建援助的動員」、「重建的培訓要求」等。進行過程中,還必須做好相關訊息的傳遞、溝通與協調、重建質量的監控與評鑑等,也要做好降低可能風險的管理,才能確保災後重建工作的進行,並且將重建的善款做最妥切的運用。

一直以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強調人道救援工作有其專業性,這本世界銀行的手冊不僅將災後重建工作的步驟系統化,也說明了人道救援工作不是不負責任地把募集到的錢轉捐出去那麼容易。

回想當時紅十字會所承受的輿論壓力,對照如今得到「日本市和平貢獻獎」的肯定,以及檢視這本重建手冊工作的步驟,在在確證了我當時期勉同仁的一句話:「再急,我們也要堅持做對的事,更要把事情做對。」希望以這句話與紅十字會的夥伴和台灣的善心人士共勉之。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281211

【2012/11/07 人間福報 1011107】

從自己做起 做好事,把事情做好

從我在紅十字會這20多年的經驗,來談論「以服務促進和平」提供一些看法。我們從小就被教導「服務他人為快樂之本」,但是又鮮少真正養成這種服務他人的習慣,其實,真的是從自己身邊做起,就可以大大改變這個世界,簡單的幾個動作,就可以讓世界更好。

黎巴嫩詩人紀伯倫曾說:「這世界若沒有愛你的心與你愛的心,那你不過是一粒飄盪的塵埃。」唯有奉獻你的愛,否則對於這世界,你的存在彷彿那微不足道的塵埃。紀伯倫還說過:「當你把自己奉獻出來的時候,才是真正的給予」,當然,這句話對於有錢或沒有錢的人都一樣,「奉獻」並不是說你拿不拿的出錢來,重要的是你要有那顆服務、奉獻的心。

我曾為一本書寫序「善,從問心無愧做起」,我認為,若一件事做起來讓自己「問心無愧」,更不擔心「公諸於世」,那就可當作對自己個人來說,最基本的「善」吧!也許,當每個人先從這微觀的、個人的、基本的善做起,那麼有一天宏觀的、整體的、無遠弗屆的至善世界,就會有接近實現的時候。我們心中的「和平」是什麼?這個定義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而也許我們可以從這幾個人身上看見。

第一個是紅十字會之父亨利.杜南1828年生於瑞士,是一位議員的兒子,儘管生活環境優渥,但十分關心老弱病殘和社會底層的窮苦人,1895年6月,他偶經義大利北方的蘇法利諾鎮,親眼目睹屍橫遍野的戰場上,無數的傷員在不停地呻吟。由於缺少醫護人員,大部分傷兵得不到應有的護理,杜南為這種慘象所震驚。他立即到鎮上動員和組織居民救護這些傷兵。1862年11月,杜南把這次親身經歷寫成《蘇法利諾的回憶》一書,書中強烈呼籲人類不要戰爭。1863年2月,由他發起成立一個傷兵救護國際委員會,即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同年1 0月,歐洲16國的代表在日內瓦舉行國際會議,決定在各國成立紅十字組織。為表示對杜南和他的祖國的敬意,會議決定以瑞士國旗圖案紅底白十字相反的顏色與圖案—白底紅十字作為紅十字會的通用標幟。

再者,如史懷哲先生,大半生都投身於熱帶叢林中,為解救當地土著的身心而努力,愛人助人,令人動容。在蠻荒之地,他領悟出「敬畏生命」的真理,他說:「如果對生命的尊重不能及於其他一切生命,那就是不徹底。」

還有德雷莎修女為加爾各答街頭的窮人服務,為麻瘋病患服務,及我們的陳樹菊女士,在市場靠賣菜為生,將辛苦賺的錢都存起來行善,20年來捐出逾千萬元。他們的行為都證明,服務他人無須家財萬貫,只要從小、從身邊、從家人、從社區做起,多關心別人、肯定別人,就能做好事,把事情做好。

2012-11-12╱工商時報╱第A16版╱國際扶輪3520地區和平論壇

【2012/11/7  工商時報 101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