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民事确定判决及仲裁判断应具有既判力

马总统表示将推动两岸互设办事处,并全面检讨一九九二年制定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两岸条例),以深化扩大两岸交流。由于两岸互动前景乐观可期,互设办事处确有必要,让双方在交流进程中能有一条“快速道路”,及时反映并处理两岸人民所遭遇的问题。

另外,从ECFA到两岸投保和促进协议的签订,不仅显示两岸经贸互动有成,更提醒双方法制/法治“总体检”的契机已然来到。除了经贸活动,因观光、求学、工作、婚姻移民、继承、学术交流等引发的法律关系亦不容忽视,宪法增修条文第十条授权订定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既作为两岸往来的基本法,在迈入新里程碑的此时,的确应通盘修正检讨,让规范与现实得以接轨,政府将此列入重要工作项目,值得肯定。

两岸民间交流已步入快速成长阶段,两岸商务、投资案件可望增加,彼此往来所生商务纠纷势必增多。解决争议,除和解外,最有效的方法无非“诉讼”或“仲裁”。两岸司法主权各自独立,跨岸民事纠纷得否有效解决,端视两岸间“民事判决与仲裁判断的相互认可执行机制”是否有效,如同一争议案件,在当地已取得终局结果,到了彼岸,又完全被推翻,重新审理,不仅当事人不堪其扰,原先诉诸法院与仲裁所追求的公平正义,都将折损于无形。

“一事不再理”(res judicata)是民事诉讼的重要原则,各国均遵行不悖,此原则不仅适用于内国案件,同样适用于对外国判决既判力的承认。承认外国判决既判力除基于对他国司法主权的尊重外,尚有让法律纷争及早定于一、使当事人权利及时实现之重要功能。台湾与大陆地区虽非适用国与国关系,但在肯认彼此司法主权独立之下,一事不再理原则也应准用于民事终审的判决与仲裁判断上。

一九九七年时,鉴于大陆当局尚未明文对台湾的民事确定判决及仲裁判断加以承认,故特别于两岸条例第七四条增订第三项,采取互惠原则,期使大陆“正视两岸司法互助问题,俾维护两岸法律制度,并兼顾当事人权益。”嗣后果获得大陆最高人民法院善意回应,于一九九八年通过相关规定对台湾法院终审判决予以承认。令人遗撼的是,我方最高法院于二○○七年曾为判决,以两岸条例第七四条未见明文规定大陆判决具有既判力,否定大陆判决在“本质”上所应被赋予的效力。二○○七年的判决不当影响台湾法院的态度迄今,如最高法院不考虑改变见解,必将对两岸民间经贸交流产生重大阻碍。

笔者之前即曾撰文批判最高法院见解:“最高法院这种立场,是严重的倒退,因为无论从法律的字义或立法理由,均看不出立法者有意排除承认大陆民事确定判决的既判力。”在我国,虽然对外国判决采“承认”,对大陆判决采“认可”,但立法目的应在回避敏感的两岸主权争议问题,故以不同用语表达,绝非欲借此剥夺大陆终审判决的既判力效果。最高法院不愿理解立法背景,以文害义,其谬误所生影响岂止眼前个案。

倘最高法院见解因出于对大陆判决品质的质疑,两岸条例第七四条设定的认可条件(不违反公序良俗),实已给予法官裁量空间审酌大陆判决的公平正义性。既如此,一旦认可大陆确定判决的执行,即应无所保留肯定其既判力。

参看两岸条例第七四条,不止判决,仲裁判断亦规定在列,显然大陆仲裁判断在台声请认可执行时,其既判力也可能面临挑战。在两岸签订多项协议后,经贸密切互动下,不难想像未来两岸商务投资纠纷案件增加,如继续最高法院的见解,使当事人持大陆确定判决或仲裁判断到台湾执行时,再遇重新实质审理,为解决一个争议,花上双倍的精力、金钱与时间,不论判决结果如何,均已难昭信服,赔葬的不只是当事人的诉讼权,而是两岸民间交流和投资环境的安定。

总之,两岸条例第七四条是确保两岸经贸通商法制健全的关键,为避免最高法院一再自限窠臼,政府应该尽速修正两岸条例,并在第七四条中明定大陆确定民事判决及仲裁判断应具有既判力。

【2012/12/03  中国时报 101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