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善制度 兩岸共同點與連結點

在台北參訪的大陸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先生日前在座談會上表示,兩岸要把握「一個中國主張」的共同點和連結點,包括從各自現行規定出發,確認主權沒有分裂的客觀事實,通過求同存異,「求一個中國之同、存對一個中國政治涵義認知之異」,兩岸關係就有發展的條件。

孫先生的論點以「把握共同點與連結點」做為論述框架,相當明晰。筆者認為,要讓兩岸關係進一步發展,討論「共同點與連結點」,除了確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項兩岸二十年前取得的最大公約數的名詞理路外,應更廣涵的探討兩岸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的共同點與連結點。而更重要的,不只是消極的在現狀上靜態的「把握」共同點與連結點,而應把願景投向未來,積極動態地去建構共同點與連結點。

那麼,兩岸必須建構的未來共同點與連結點是什麼呢?一九九一年,筆者率海基會同仁在北京會見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先生(年輕的孫亞夫也在場擔任記錄)。吳先生提到兩岸關係應該建立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筆者除了表示瞭解一國兩制的實用性(香港/澳門回歸在即)外,特別向吳先生表達,兩岸統一的基礎條件,重點在「良制」而非「兩制」。事實證明,大陸的進步與繁榮,的確是兩岸關係的關鍵因素。但是,國家的統一,重點不在一制、兩制,而在於對每一位人民,都建構出了最良善的制度。事實上,已經回歸十五/十三年的香港/澳門同胞正在密切的企盼良制的到達吧。

也因此,大陸在追求兩岸「統一」的進程中,就必須積極建構一個可長可久的良制(自由、民主、均富)。否則,就算大陸的經濟持續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而民主法治的制度卻遠遠跟不上的話,那麼,中國共產黨所提出的任何「統一」的論述,對台灣人民都欠缺說服力。

讓我們從一個簡單的數字性比較為例來觀察。

一七一:二三,是兩岸邦交國的差距;二三:一三一,則是兩岸護照免簽證的對比。前者顯示的是兩岸總體國際政治硬實力的懸殊差距;後者則代表著其他國家所感受到的兩岸素質軟實力,也有著同等的落差,這樣的落差,不正是兩岸(政治)關係進一步發展的最大挑戰嗎?目前,兩岸關係已相對穩定的立基在九二共識的基礎,然而台灣與大陸做實質的交流,並不代表要放棄台灣的制度。那麼,在九二共識已成兩岸當局暫時共識的此刻,「良制」是否也已存在?

的確,大陸的經濟有著顯著成長,然而經濟的發展沒有完善的政治制度配合,已產生嚴重的貪瀆誘因,而貪瀆則會助長本已擴大的貧富差距,讓經濟發展反而成為社會不穩的源頭。

要反貪腐,就必須要推動政治改革,讓權力有制衡的機制。在中共十八大會議中,我們看到了反貪腐和政治改革是報告的重心,只是客觀來看,這項改革絕非一蹴可及之事。也正因如此,兩岸的暫時不統一,對於大陸而言其實是一項正面的挑戰;兩岸同文同種,台灣從「法制」到「法治」六十年的進程,正是大陸最好的借鏡。不能忽略的是,良制的壓力,並非僅在大陸。台灣的政治雖已臻成熟,與先進國家相比也毫不遜色,然而民主所必備的人文素養,卻並未跟上腳步。可供改進的面向也很多,一個最基礎的例子是,台灣的公共討論,對於與自己不同立場者,少了就事論事的雅量。

公共討論,應該是在「自己可能錯,對方可能對」的心態下進行,而非將政策看法不同者貼上「不正義」的標籤。民主並不是沒有缺點,如果民主變成一種「天使與魔鬼」互貼標籤的遊戲,那麼台灣在制度上的成就,恐將流失殆盡。

筆者不反對統一,但統一是要在制度上「大陸追上來」,而非「台灣退回去」,這是台灣人民要警惕的。

馬政府執政上台至今,能夠做的交流,也都做了,要讓兩岸關係進一步的發展,球已經不在台灣這邊,卻在大陸,亦即早日出現具備「良制的」大陸。當這一天來臨時,人民有組織政黨的自由,言論沒有審查的必要,權力互相制衡,人權保障落實…,那就是兩岸最好的共同點和連結點。

【2012/12/17  中國時報 101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