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中无一笨中之笨的马总统

今天是民国一○一年的岁末,民国一○一年,在某种形式的纷纷扰扰下就要结束了。有人以“忧”做为这一年的代表字。而在这一年被“万忧穿心”骂到翻的马英九总统,则期勉新的一年可以由“忧”转“优”。

“忧”不是坏事,因忧而思,以思而行,若大家能在忧的基础思考台湾的困境,并且提出行动方案,那么一时困顿带来的忧非但不是坏事,更是提升的契机。如果“忧”指的是在位者“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忧,那么,未雨绸缪为未来的问题先做好准备,更是政治人物应有与当为的品质。这一点,其实也反映在民主社会里被丢鞋、被呛声的马总统身上。

从美牛案、油电价格合理化以及证所税,马总统都被骂得体无完肤,但吊诡的是,这几个政策,在本质上都是对的。大家骂的焦点集中在沟通不足、配套不够、同理心不佳、做法粗糙…。可是,在媒体如此发达、民意如此高涨、蓝绿如此对立的现在,换成别的政治人物,一定能比马总统沟通更足够、做法更细致吗?

比较可能的恐怕是,“唉呀!这么做一定会被骂,还是别做吧!”干脆把问题搁著,这才是“现实政治”的上策。君不见,证所税高唱入云廿年,年年列为税改正义的重中之重,但聪明的政治人物谁认真推了证所税?就是有马英九这种万中无一的笨中之笨,把证所税改革不但当回事,还当真推,最后落得民调十三%的难堪处境。

美牛案不推又怎样呢?也不过台美的贸易死结继续,台湾“渐渐”在经济上被边缘化。而这渐渐,未必会在马英九第二任期中发生,既然如此,等它发生再让后任的总统去烦恼即可,何必冒着“毒牛总统”的骂名去强推呢?笨嘛!油电价格继续以违反市场法则压低又怎样呢?政府的财政会日益恶化,但放心,马英九第二任也还不至于倒,拖着让下一任总统去面对财政崩盘就好了,何必傻傻的让民众因为油电涨价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笨嘛!

而现在,这个被骂到无一是处的马英九,再度不自量力地端出了一道改革大菜:年金改革,真是让人夫复何言!年金改革绝对不会得到掌声的,因为结果不是“领得晚”,就是“缴得多”,或是“领得少”。谁能忍受自己的荷包缩水?马英九这项改革是被骂定了。

“现在不做,以后政府的财政怎么办?”也许马英九这么想。“怎么办?那是后任的事啊!现在不改,在你的任内问题又还不会爆,你操什么心?”政治聪明人会这么告诉马英九。

面对棘手问题,大多数的政治人物都是“传炸弹高手”,擅长确保炸弹不在手中爆开。只有马英九在接到炸弹后,竟会想要在手上拆掉炸弹引信,而不是传给后手,这么做不是一种“政治上的愚蠢”是什么呢?

如果细究,马总统推的每一项改革与政策,几乎都是同一套公式在反复进行,ECFA、大陆观光客来台、土地实价登录、军教课税、十二年国教…。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台湾要的是“传炸弹的聪明人”,还是“拆炸弹的大笨蛋”?炸弹不会因为传给下一个就不爆炸,它是总有一天要爆的,而且愈拖威力愈大。但如果愿意早点面对,早点着手拆除,至少可以减低爆炸的威力。

台湾民主化的进程,出现了一种对执政者无所不骂的现象,只闻批评、未见鼓励;只有嘘声、难得掌声,这几乎变成了一种政治常态。但改革是进步的基础,执政者做不对的地方要批评,但如果每件事都只有批评,也将打击改革的动能,最后台湾只能原地踏步,受伤的还是台湾人民。马政府确实有很多该努力之处(例如,绩效不彰的民意机关、见林不见树的行政官僚、对人民无感的司法官等等),但更核心的问题其实都是长期积累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至少,马英九面对这些结构问题,还表现出不推诿拖延、愿意面对解决的“傻劲”,这一点或许应给予掌声?

口说永远比做事容易,给愿意改革、当家做事的人一些温暖吧。新的一年就在眼前,台湾能不能“转忧为优”?与其偷懒的把所有责难都压在马总统身上,不如大家一起挽袖努力。毕竟,台湾是我们大家的,可不是马英九一个人的。

【2012/12/31  中国时报 101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