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唐獎成立記者會 陳長文致詞

【影片】唐獎成立記者會 陳長文致詞

(2013年1月28日記者會)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wEMRJQOYq8[/youtube]

「尹先生在教育上的公益投入,讓我想起紀伯倫說的一句話,『當你給的只是錢,那不算什­麼,當你給的是自己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給予。』尹先生數十年來默默的”給­予”讓我很感動。」─ 陳長文

“Dr. Yin’s generous contributions to education remind me of a saying of Kahlil Gibran: ‘You give but little when you give of your possessions. It is when you give of yourself that you truly give.’ Dr. Yin’s unpublicized giving over the decades has truly moved me.” ─ C.V.Chen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bWZUhr0O7c[/youtube]

「我欽佩尹先生創辦唐獎。在籌備過程中,尹先生也接受了我的建議,納入「法治」(ru­le of law) 獎項,因為我認為,如果少了「法治」這個獎項,會是唐獎莫大的遺憾。而在納入「法治」­獎後,尹先生也總會提起,『沒有法治,就什麼都沒有了。』這句話深得我心。」在唐獎的­定義下,「法治」指「基於人生而平等之信念,人人,包括國家和國際組織,皆受法律,包­括國際法,之規範;法律應具備程序正當與實體正義之內容;法律應為和平、人權、永續發­展而奮鬥,以追求人類及自然之共同福祉為最高目標。」
在我心目中,「法治」獎得主,應該是那些透過法治的教育與實踐對全世界最大多數的人產­生最大效益的人或機構,才能當之無愧。─ 陳長文

“I admire Dr. Yin for founding the Tang Prize. During the preparation phase, Dr. Yin accepted my suggestion to include a prize category for the Rule of Law, because I think it would be a regret if the Tang Prize did not recognize the importance the Rule of Law has in our world. After including Rule of Law as a prize category, Dr. Yin has often been heard to say, “Without the rule of law, we have nothing.” This resonates exactly with how I feel. According to the Tang Prize Foundation charter, the definition of the Rule of Law is as follows: ‘With the conviction that all individuals are born equal, the Rule of Law means that law should govern and everyone, including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s accountable to the law, including international law, that law should encompass due process and substantive justice, and that ultimately, law should champion peace, human rights,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order to serve the common good of humankind and nature.'”
“In my opinion, the recipients of the prize in the Rule of Law should be persons or organizations who, through implementing and educating others about the Rule of Law, have brought the greatest benefit to the maximum number of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That would make them truly deserving of the award.” ─ C.V. Chen

補諾貝爾獎不足 唐獎倡天下為公

一百多年前,瑞典化學家諾貝爾因為改良了炸藥,獲得了巨大的財富,這位主張和平的科學家,卻對炸藥用在戰爭深感痛心。一八九五年,諾貝爾立下遺囑,用他的遺產成立基金,來表揚對世界和平做出重大貢獻,或在物理、化學、生理或醫學等領域,有極重要發明的科學家,以及在文學上發表優秀作品感動世人的文學家。

諾貝爾獎的意義,不僅僅在於高額的獎金鼓勵了傑出的發明與作品,更重要的是,它對紛擾的世界,提供了正面向善的連結,讓傑出之士,可以擁有為世界的更美好、更和平努力的平台。

可惜的是,或許是由於語言的隔閡,華人世界對於諾貝爾獎總有一層淡淡違離;而另一方面,二十一世紀的人類已不同於以往,資訊科技的快速、國與國之間的移動障礙減少,世界以嶄新的進步維度擴張著,也因此出現了新的「進步需求」,這些新的需求,已某種程度超越了一百年前的諾貝爾所能思考的局面。

而這正是,在台灣出生而以身為華人感到驕傲的尹衍樑先生,決定成立唐獎的初衷。唐獎不是為與諾貝爾獎爭豔而設立的,而是希望藉由唐獎的設立,可以面對「進步需求」的必要和諾貝爾獎互為輝映。換言之,唐獎有其獨立的進步精神,它也是諾貝獎進步精神的延伸。

尹衍樑先生表示,之所以會有成立唐獎的構想,是因為佩服諾貝爾先生無私的遠見,但想要補足諾貝爾獎尚未兼及的面向,由唐獎來銜續諾貝爾獎的精神,一起努力。初期以新台幣三十億元成立唐獎教育基金會,已在去年十二月獲教育部及法院通過,今後每二年將頒發四個獎項: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與法治。

以永續發展來說,人類稍稍克服了人與人之間和平的課題,零星衝突雖仍頻仍,大規模的戰爭已超過一甲子未見,這就是進步。下一步卻是人如何與環境和平共存、如何追求永續發展的課題,這一部分諾貝爾獎尚未觸及的範疇,將是唐獎努力的地方。

生技醫藥獎項,則是不論在任何文化背景下,生命的莊嚴永遠是普世價值,具原創性的生物醫藥之研究對於疾病預防、診斷及治療有明確之影響者,必將有助於人類健康的促進。

中華民族擁有五千年的歷史文化,也吸納了許多其他文化。例如在宗教上是佛教的第二祖國,漢學獎著眼的則是如何讓這五千年的文化結晶,更為世界所見,同時藉由世界級獎項的肯定,讓漢學的領域能夠湧現出更多的活水,以促進世界文化的發展。

至於法治(rule of law)的獎項,也是顯眼。二○一二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了法治宣言,指出聯合國的三大支柱「和平、人權、發展」,非透過法治無以為功,而法治這個重要的制度改革命題,諾貝爾獎未涵括,也是唐獎鼓勵的領域。

唐獎的代表性,不在於超高額的獎金(每一獎項獎金新台幣四千萬及研究補助費一千萬),而是在於評選的獨立與客觀。在文章刊出的今天,唐獎基金會將與中央研究院簽署委任協議,委由後者組成四個獨立之甄選委員會,由國內外專業人士(國外委員占多數)組成,向世界上四大領域傑出人士提出邀請,預定二○一四年六月十八日宣布第一屆得獎人選。其後,每兩年頒獎一次,直到永遠。

中研院是台灣的最高學術殿堂,由中研院來籌組世界級的甄選委員會,可說是以台灣整體的學術研究,來為唐獎的甄選作保證。既擴展了台灣學術的影響力,也是對我們自己最嚴格的檢驗。筆者認為對於華人社群來說,尹先生捐助成立唐獎有以下的重大意義:

第一,是用「肯定」來取代「批評」。目前台灣的輿論氛圍,對於負面新聞的興趣遠高過正面新聞。藉由表彰他人(不限於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的貢獻,唐獎平衡了這種不健康的氛圍。

第二,是「公天下」價值。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曾說:「富有的死去是可恥的」,數十年來默默的出錢出力,推廣教育及公益的尹衍樑先生公開宣示要捐出九十五%的財產作公益,讓華人世界也有著同樣的典範,令人敬佩。

第三,透過唐獎,是中華民族從「追求他人肯定」進展為「肯定他人」,從獎項的接受者轉為獎項的提供者。

【2013/01/28  中國時報 102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