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江內閣:對的政策,堅持到底!

陳冲院長任期雖僅一年,但在這一年中,他不顧政治風險,為台灣啟動拆除四個政策炸彈,說是一個「拆彈閣揆」應不為過。這也為接任的江宜樺院長打下施政基礎。

在過去的一年,能源價格反應成本,減輕了中油台電的虧損壓力;開徵證所稅,雖然細緻度不夠,但仍能算是對人民在貧富日趨不均所產生的相對剝奪感的回應;開放美牛,讓TIFA有復談的可能;而其中最有風險的炸彈,莫過於影響軍公教及勞工的年金改革。

良藥苦口,個人如此,國家亦然。特別是「短空長多」的革新,意謂著「任期制下的民主」中,代價要在執政者的任期付出,甜美的果實卻是在別人、甚至別的政黨執政時長成,有多少政治人物願意「如此笨中之笨」呢?

在政策的推動面,馬陳團隊的表現可挑剔處也不少,簡言之就是政治面的考量太少;但如果認為有了完美的溝通與協調,改革就不會有阻力,也是太小覷了結構性的因素。例如年金問題的本質是「入不敷出」,改革必然不脫「繳多、領少」,而這必然是因改革而受不利影響者所不悅的。

從選擇「傳炸彈」或是「拆炸彈」,可以看執政者想到的是下一代人,還是下一次選舉;特別年金缺口是越晚爆炸、威力越強的炸彈,如果每一任執政者都只傳不拆,那麼希臘的現在就是台灣的未來。陳冲院長執行馬總統的意志,具備「拆炸彈」的決心,這一點人民會給他應得的歷史評價,而接下來的拆彈任務,將落在今天接任行政院長的江宜樺肩上。

輿論認為江宜樺是「小馬英九」,其實,人民在乎的是政府的成績,而不是行政院長像不像馬英九;甚至,論斷江宜樺像馬英九也言之過早,嚴格來說,真要挑剔馬英九和陳冲的話,「欠缺政治性格」這一點上兩人是相像的,這也使得他們在執行「對的政策」卻遭遇前所未有的政治阻力。這一點,學政治的江宜樺,在過去的公職表現也表現了不錯的政治敏感度,的確是政治靈活度相對缺乏的行政團隊所需要的閣揆人選。

江宜樺能不能把他所學的政治理論化為政治實際?筆者認為,他的政治彈性會比學法律的馬英九與陳冲更有想像空間。

此波內閣改組,還表現出一個特色,亦即閣員的選擇由「專才」走向「通才」。馬總統過去的閣員,偏重「專業」。專業有專業的好,但也負擔了妥協性低、協調性不夠的缺點,個別閣員有個人光環,就像是運動的明星隊,個別來看球技高超,上了場卻各打各的。閣員具備通才甚過專才,代表的思維應是希望是政策的專業背景由事務官層級決定,而讓政務官負擔更多的政治判斷以及溝通協調。

特別是,馬陳團隊在政策大方向雖無問題,但在政策執行面確有很多缺失,筆者也期許這些缺失江內閣可以改正。

例如,政府政策常有「見林不見樹」的問題,政策宣示若無法落實到個案正義,那麼再漂亮的政策,也只是華麗的口號。政務官不能被因循保守的官僚風氣、科員政治牽著鼻子走,必須展現魄力,成為政策的領航者。新內閣應當要知道,政務官應該有政務官的風範與器度(因為內閣中仍有少數政務官做小了他們的角色),是政務官領導事務官,而不是事務官領導政務官。

其次,政府不必被民粹式「有感無感」帶著走,一個長遠的改革,在短期內不只可能是「無感」,更有可能是「惡感」,就好比在大都會裡蓋一條捷運,有可能不經過交通黑暗期,就直接跳到四通八達的捷運連通網嗎?對的政策,別怕挨罵,挺直腰桿堅持到底!

柴契爾夫人在改革英國國營事業時,也受到撲天蓋地的反彈,乃至罷工抗議,現在卻令英國人懷念不已。可見為政者,應將人民的福祉放在第一位,個人的榮辱已在其次,下一次選舉誰屬,更不足論了。

最後,期待江內閣能帶領台灣走出過去「方向對、陣腳亂」的困局,希望江內閣堅持對的政策,交出福國利民(年金改革、人口老化之安養等問題是顯例)的漂亮成績,這不是對江宜樺或馬英九個人的祝福,而是對台灣的祝福,畢竟政府是台灣繁榮的發動機,政府動能滿滿,台灣才能一飛衝天!不是嗎?

【013/02/18  中國時報 1020208】

政府應整合社會安全救助體系

年節將至,應是家家戶戶歡喜準備過新年的時候,但筆者看到兩則悲劇新聞,內心的沉重,無法言喻。

一則是發生在雲林的曾姓男子因無法承受家中失明中風的父親、體弱久病的母親以及傷殘弟弟的沉重壓力,長期頭痛而失業一年後,選擇將家人燒炭致死,自己上吊結束生命。另一則是新竹一位詹姓男子靠著養豬和打零工維持生計,因沒錢買飼料而在桃園、新竹一帶偷餿水,當警方循線找到詹姓男子家中逮捕他時,三個年幼的女兒正在幫爸爸整理餿水中的食物。

據報導,曾姓男子因個性倔強,不願向別人開口求救;而詹姓男子因父親有不動產而無法領取低收入戶的補助。這些看來像是導致發生令人鼻酸悲劇的原因,其實不然,絕大多數人會有尋短、偷竊的念頭,都是經歷了許多掙扎與無奈產生的行動,在這念頭形成的過程中,到底我們的政府、熟識他們的親友,可以做些什麼,讓悲劇不會發生呢?

在曾姓男子一家集體自殺之後,筆者看到報紙的社論呼籲政府建立涵蓋「整合性」、「預防性」及「可近性」的全新高風險家庭關懷、通報系統;同時透過「一站式服務方案」的概念整合學校、社區關懷據點、醫療院所、就業服務中心、民警政系統,以及社政、社工人員等資源;並切實檢討社工人力短缺、負荷過重等問題,以減少類似不幸事件發生。

筆者除了支持這些建議外,有鑑於社福支出占政府預算的最大比例,政府也不斷推出「大溫暖計畫」、「關懷e起來」等專案活動,悲劇卻仍然繼續上演,追根究柢,原因在政府的社會安全救助思維「有形無體」。長期以來,台灣的社福政策偏重個案的補助,卻忽略了應該花更多的力量整合政府與民間的資源,建置如大氣層般的社會安全防護網。

筆者雖非社會學專家,但因關注這個議題,希望提出具體的作法,供政府參考。首先,政府應邀集相關民間組織「社會安全救助」進行安全救助資源盤點,並就現存的問題以及可能解決的方案,清楚界定彼此的分工與合作,設置簡單易記的救助專線,透過持續有效的宣傳通告深入每個社區家庭,民眾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透過這個專線,轉介適合的社會救助機構。

雖然,這樣的作法是個大工程,卻是落實「整合性」、「預防性」、「可近性」的社會安全救助最有效的作法;而對於弱勢家庭來說,當然樂見單一管道可以協助解決所有的問題。因此,如何有效運作,關乎政府的執行能力,值得期待的是,我們新任的行政院長江宜樺、掌管社福的政務委員陳士魁以及現任內政部長李鴻源,都十分熟悉台灣社會福利與安全的問題,應該有能力建置符合民眾期待的社會安全救助系統。

在台灣包括政府、社福機構、宗教團體、企業型基金會提供急難救助服務的不下百家,台灣社會的愛心與資源是充沛的,問題還是缺少有效的整合。同時,台灣特有的連鎖超商、全天候播送且無所不在的媒體,都應該願意配合政府積極參與,發揮即時通報的功能。而有鑑於近年來愈來愈多的不幸事件肇因於失業所導致的經濟困頓,建議政府應協調企業主在員工離職訪談時,主動提供社會救助資訊,並主動關懷轉介,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此外,社區里鄰也是社會安全網絡的重要成員,如果政府讓幫助弱勢同胞變得更簡單有效,一定更能發揮社區守望相助的功能。

我們正處在一個動態發展中的社會,民眾的需求會隨著政經社會的起伏而改變,政府除了扮演資源提供者的角色之外,更應該積極面對制度架構整合的問題,充分運用民間與企業的資源,建立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社會。時值歲末彼此祝願的時節,筆者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前述的悲劇不要再發生。(陳長文/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義工)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293368

【20130205 人間福報 1020205】

「丟人」的司法考古題

英國人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黃俊德,判刑確定欲執行之際,卻發現其早已持假護照潛逃出境,使被告受司法制裁已如登天之難,引發家屬與國人不滿。

「丟人」一事,司法與立法部門豈得置身事外?猶記去年四月發生前立委羅福助等犯罪人逃亡事件,使司法蒙塵,為避免類似情事再次發生,司法院當時即認為應緊急修正刑事訴訟法:一、經法院判刑二年以上的「確定」案件,無須先經傳喚,檢察官便可逕行拘提被告發監執行;二、就確定案件,必要時,在法院卷宗送交前,檢察官得先為執行。但九個月過去了,人犯潛逃的戲碼依舊上演,司法正義的實現又在緊要關頭落空,犯罪者未能受到制裁,歸根究底難謂不是司法顢頇所致。

回到本案,去年七月時英國人林克穎已有兩項罪名定讞,但檢察官直至八月二十七日才收到卷宗準備執行,倘認為人犯林克穎會乖乖束手就擒、不乘此空窗期「落跑」,豈非天真?誠如筆者去年為文『防止人犯潛逃,司法院責無旁貸』所指,關鍵點在於,法官就刑事判決之執行採完全「置身事外」的態度,尤其是不少法官習慣先宣判、再補判決,耽擱了判決書及卷宗的遞送,間接拖延了檢察官發動執行。對此,司法院應要求法官,在宣判當時判決書即應同步出爐,並應立即通知檢察官執行發監,務必做到宣判與執行兩程序「無縫接軌」,並無違反「無罪推定原則」之疑慮。因此,修法固然費時費事,「司法院」與「行政院法務部」是否能攜手合作,也是定讞判決得以執行的重點。

下一次,人犯得否繩之以法,就看這次兩單位願否即刻坐下來共思因應良策。

【2013/02/04  聯合報 1030204】

判決、執行 應該接軌 防人犯潛逃 法官勤勞點

  英國人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判刑確定欲執行之際,卻發現其早已持假護照潛逃出境,引發家屬與國人不滿。「丟人」一事,司法與立法部門豈得置身事外?

  猶記去年四月發生前立委羅福助等犯罪人逃亡事件,使司法蒙塵,為避免類似情事再次發生,司法院當時即認為應緊急修正刑事訴訟法:一、經法院判刑二年以上的「確定」案件,無須先經傳喚,檢察官便可逕行拘提被告發監執行;二、就確定案件,必要時,在法院卷宗送交前,檢察官得先為執行。九個月過去了,人犯潛逃的戲碼依舊上演,難謂不是司法顢頇所致。

  回到本案,去年七月林克穎已有兩項罪名定讞,但檢察官直至八月二十七日才收到卷宗準備執行,倘認為林克穎會乖乖束手就擒、不乘此空窗期「落跑」,豈非天真?

  關鍵在於,法官就刑事判決之執行採完全「置身事外」的態度,尤其是不少法官習慣先宣判、再補判決,耽擱了判決書及卷宗的遞送,間接拖延了檢察官發動執行。對此,司法院應要求法官,在宣判當時判決書即應同步出爐,並應立即通知檢察官執行發監,務必做到宣判與執行兩程序「無縫接軌」,並無違反「無罪推定原則」之疑慮。

  修法固然費時費事,司法院與行政院法務部是否能攜手合作,也是定讞判決得以執行的重點。下一次,人犯得否繩之以法,就看這次兩單位願否坐下來共思因應良策。(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3/02/02 聯合報 102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