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也是馬政府的轉機

25萬名自發性公民走上街頭,象徵著人民對政府的信心,已瀕臨崩潰,這是馬政府的危機,希望也能夠是馬政府的轉機。國軍的沉痾,雖不始於馬總統,但若能終於馬總統任內獲得制度化的清理,不僅可重拾國人對軍隊的尊敬,也是馬總統獲得改革能量,最好的起點。

若說政府對民意毫無回應,並不公允。在制度,國民兩黨都已各自提出軍事審判法修正草案;在個案,國人關心的「全黑影像是否涉及滅證」也依法由桃園地檢署偵辦。或許馬總統、江院長會認為,法律範圍內能夠做的都做了,超過法律範圍的也無能為力,但執政者實應反省的是,為何數十萬公民仍然選擇走上街頭這條路?

自馬總統上任,即一再宣示要「依法行政」,又要求國軍「革除虛偽、造假歪風」;結果在洪案中,從副連長到旅長,沒有一個人了解攜帶照相手機的正確懲處方式,這是什麼「依法行政」?而禁閉室的操練與規定不符,根據桃園地檢署的不起訴書,國軍戰情室的監視器,竟可以在2個月之內畫面中斷109次而習以為常。國軍的螺絲不只鬆脫,根本就是銹蝕了,馬總統的要求,完全沒有落實到執行的層面。

這種原則與個案、宣示與執行的「見林不見樹」落差,不獨存在於國防部(例如金管會對第三方制度的堅持,即與馬總統所強調的「開放和鼓勵創新」並不符合),只能說國防部是個比較明顯的例子。所謂「見林不見樹」,即指馬政府雖然在大方向做了許多功課,但卻沒有,或者說無力讓自己的理念貫徹到官僚體系的末稍;每當人民感受到一次又一次「見林不見樹」,對執政者的信任也就一分一分的消耗掉。(參考101年7月30日筆者於本專欄「見林不見樹的系統性執政危機」之評論)

而在民意如此沸騰的時刻,國防部的反應,可說是火上加油。針對軍事審判法,國防部法律司長竟指「不能為個案修法」,人民對軍審體系的不信任,難道還只是「個案」嗎?洪仲丘,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此之前,洪文璞、蔡學良、雷政儒、黃國章…,他們跟洪仲丘一樣,是這個封閉體制的受害者,而國防部卻只認為這是「個案」,還在否認造假、濫權的積習。

也因此,當馬總統的「軍中人權改革」,僅是責成國防部研議時,就難免讓人失望了。許多退伍軍人,都親身體驗了國軍的造假與濫權文化,現今不少的將領,既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也是共犯。改革的層級僅在國防部內部,等於是要求共犯改革自己,這如何讓人民期待?

也正因此,雖然在遊行過後,行政院江院長旋即正面回應,除了無法讓特偵組介入洪案之外,包括行政院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承平時期軍法移由司法審判等訴求皆承諾推動,公民仍不領情。說到底,現在只有行動能夠挽救人民對政府的信心,而非言論。

為台灣計,為馬政府的改革能量計,乃至於為馬總統個人的歷史定位計,政府唯有以最快的速度落實承諾,其他都是空談。固然改革時程涉及修法,非行政院所能置喙,然而完全執政的馬主席,卻應該一肩挑起這個擔子。早一日完成修法,洪案就可早一日移交司法審判,政府才能早一日重獲人民的信心。

同時,筆者也期待沛然莫之能禦的公民力量,會是台灣民主的希望。在淺碟的言論市場以及瑣碎的媒體環境,我們已很久沒有真正意義的思辨討論。詹宏志描述他為推動第三方支付,與官員互動的過程,「所有的官員每個都說,你講的很好,可是我們沒有辦法…。」筆者太有感覺了,如果不是民意給予足夠的壓力,國防部,不也可以同樣一副姿態,繼續拖延?

然而,公民走上街頭,畢竟是非常時期的非常作法,民主國家抗爭是常態,但非抗爭不足以給予政府足夠的刺激,執政者就有檢討的空間。筆者肯定馬總統的理想性與操守,但是馬總統對部會的尊重以及不介入,從過去五年多的經驗來看,結果就是執行力不佳,「見林不見樹」。

今天,馬政府的任期還有二年九個月,實在沒有時間蹉跎了,就從國防改革(以及其他部會「見林也見樹」的行政革新)開始吧!

【2013/08/05  中國時報 10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