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賠案,國家一定要訴訟到底?

日前某航空公司針對一件國家賠償案,在報紙以巨幅廣告呼籲國防部儘速賠償,勿再進行無意義之上訴,筆者讀後感慨良多。

某航空與國防部間的國賠案肇因十年前,因軍民合用的機場跑道未淨空,致降落於該機場的民航機撞上跑道上之工程車,嚴重受損。飛安調查及監察院調查均認定該事故起於空軍的疏失,行政院並指定空軍為義務機關。但該國賠案件歷經各級法院判決及國防部的一再上訴,十年來仍在更二審審理中。

國防部對航空公司訴求的回應主要為「航空公司所提出之賠償金額與計算方式有不合理之處」。筆者感慨的是,假若本件的肇事責任明確,只是部分賠償金額仍有爭執,有什麼理由國防部與航空公司不能協商賠償金額?

政府對於國賠的案件不願妥速做成給付的決定,有幾個可能原因。第一個原因在於法律是否明確、證據是否充分。國家賠償法是依照憲法第24條為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權利而制定的。根據國家賠償法,公務員執行公務時有過失,或設置及管理之公有公共設施有欠缺,致人民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賠償責任。根據國賠法,賠償義務機關經被害人提出請求後,應即與其協議賠償事宜。據前述可知,既然本件國賠責任已明確指向空軍,國家即應主動與被害人努力達成國賠協議,而不容延宕賠償義務達十年之久,更無在敗訴之餘執意為上訴而上訴的理由。要知道國家賠償是權利,不是恩給。

第二個使政府機關不願承擔國賠責任的原因是不願認錯。國防部拒絕賠償是否真如航空公司所指摘的「絕不在自己任內結案、在自己任內賠償」,筆者不做評論。但筆者承辦案件中的確發現不少承辦公務員/長官認為一旦賠償,就是承認錯誤。在縱無刑事責任,可能也有行政責任或民事求償的氛圍下,承辦人員寧願晚給付,也不要早給付。且賠償金額越大,就越是拖延給付。少有公務員想到,該給付而未給付或晚給付的賠償金是會產生利息的。以上述國賠案為例,5億的本金請求依5%的法定遲延利率計算,1年就產生2,500萬元的利息,8年就是2億元的利息。倘若最高法院一再發回(也是遺憾的現象),國庫(納稅人)負擔之利息可能高過本金。這種全民買單的利息,難道不是另一種公帑的浪費?公務員將不該花的錢花掉了有行政責任,那該省的利息沒省到難道就沒有行政責任?行政院及監察院應糾正這類型的案件。

在機關首長多不了解法律的情況下,只能仰賴機關委任的律師或幕僚的意見。外部律師基於各種原因(包括不該有的接案私心),可能對訴訟或上訴成功樂觀,或即使律師勇於建議放棄上訴,機關也因習以最高法院的判決為賠償的決定背書,長久下來,莫怪乎所有的爭議案件都要以訴訟處理、甚至結果不盡理想的仲裁判斷也要提起撤銷判斷之訴、所有的訴訟都要用盡(或濫用)救濟程序,直到無可上訴、判決定讞,政府才願賠償,反正律師費是由機關負擔。

最後該談的是律師的倫理。律師倫理要求律師於受當事人委任期間仍應維持其具有獨立性及專業性,不應曲從於當事人的不法或無理要求。如有息訟止爭之可能,就不應鼓勵或縱容當事人濫事興訟、或濫用救濟(為上訴而上訴)始願意接受犯錯的事實。

試舉一例,筆者所任職的律師事務所就成功的協助過中央政府機關—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於民生別墅住戶就輻射鋼筋案件之國家賠償訴訟達八年後,勇於接受敗訴之二審判決,不再上訴最高法院,做出賠償人民的決定。亦即,筆者和律師同事在接獲高等法院敗訴判決後,並未建議原委會「窮盡」救濟途徑,而係建議原委會考慮法院認定的原委會作為義務對其執掌業務之影響、有無連鎖求償效應、政府形象乃至於訴訟成本等因素後再為決定上訴與否,原委會也能從善如流,未再提起第三審上訴。足見並非所有案件均需訴訟才能實現正義,尤其政府是訴訟或非訟當事人(包括原告或被告)時,更應該展現勇於認錯的態度。

這件國賠案延伸出的制度及觀念的問題,值得國人認真面對。

【2013/08/19  中國時報 102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