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別為冷漠找藉口@陽明大學

 

20131030別為冷漠找藉口【陳長文@陽明大學】

【校級學術演講】陳長文律師主講:別為冷漠找藉口

(陽明電子報)

陳長文先生
陳長文先生

繼嚴長壽先生「校級學術演講」之後,學校於10月30日邀請到理律法律事務所律師陳長文律師蒞校演講。陳先生是法界著名的律師,曾任海基會秘書長、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他常投書媒體針砭時事,關心社會議題。陳律師當天以「別為冷漠找藉口」為題演講,鼓勵同學要用愛與積極參與的態度,關心社會。

陳律師先引用德國哲學家康德的名言,指出「人的良知」是世界上最美之物。他舉了二個例子,一是「紅十會之父」亨利.杜南,他終生投入戰場傷兵救援計 畫,耽誤了自己的大好前景,最後貧病交加,死於安養院。另一例則是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筆下的主人翁伊凡.伊列區,他風光一世,但從不關愛他人,臨死時才發 現沒人愛他。陳律師以這兩個強烈的對比,說明當臨到人生盡頭時,表面上功成名就的伊凡.伊列區,實際上一無所有;表面上一無所有的亨利.杜南,他的身影卻 永遠地留在世人的心中。

陳長文先生走入觀眾席演講
陳長文先生走入觀眾席演講
陳先生詢問同學問題
陳先生詢問同學問題

陳律師寫過許多的文章,其中他提到有位保險員戴先生因為發現15歲以下小孩理賠的喪葬費過高,可能會危急孩童安全,於是他寫信給陳律師。因為戴先生 的關心與提醒,陳律師寫了一篇「如此道德風險,別為冷漠找藉口」投書媒體,促使政府修法。陳律師說當有能力解決問題時,就要盡力去做,不要認為自己力量有 限,不做就是冷漠。只有盡力而為,才能把「愛」一棒一棒的傳下去。

陳律師又以自身的經歷,說明因為兒子文文的誕生,讓他深刻體會到身心障礙家庭的困境。相較於自己的經濟生活無虞,陳律師想到還有許多需要操煩經濟又 要照顧孩子的父母親。於是20多年前,他在紅十字會推動「讓愛穿透障礙」計畫,募集資金並宣導對身心障礙者的正確認識。他也應媒體的邀稿,在父親節寫了 《陳長文給愛子的公開信》。在後記中他寫到,有障礙的孩子不是詛咒,家長也不是受罰者。他認為這樣的孩子如果能出生在有權力或有能力的家庭,那些有權力及 有能力者,更能以同理心去關心他人。

同學提問
同學提問
陳先生仔細聆聽同學提問
陳先生仔細聆聽同學提問

陳律師又以Hippocrates的醫師誓詞詢問同學,當醫生的價值與責任,當醫生到底關心什麼?他告訴同學選擇當醫生,要付出很多心血,是份辛苦的工作。既然選擇這個職業,就要學習亨利.杜南愛與人道的精神,對待病人視病猶親。

最後陳律師告訴同學,在大學要積極參與活動和學習,不要留白成為大學「空白人」。他也以學習獨輪車的經驗分享「參與」的重要,陳律師認為年齡不是問題,只要願意參與,不管任何世代都可以做到。

推好書:羅智強《走出迷網》─坦誠面對自己的不完美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因為在國會議長關說司法風暴中,站上火線發言而辭官。辭職後的他,最近出了一本談挫折的書。智強談挫折?一般都會認為,應該是談九月風暴裡他經歷的風風雨雨吧,但答案卻讓人意外,智強這本書談的不是九月風暴,而是28歲的他沉迷網咖九個月,差點走不出來的往事。

《走出迷網:從網咖青年到總統智囊》沒有這本書,我還不知道智強的故事這麼精采。

初遇智強,是在政大法學院的課堂上,我請他幫我整理教材,他的歸納能力讓我印象深刻。

當時的學生羅智強,雖然看得出頗有才華,但好像還不知道要追求什麼。雖然已邁入而立之年,也步入了婚姻,可是他對金錢的報酬並沒有多大的興趣,想法很天真,也讓人覺得有一種「過度安於現狀」的淡然。

直到有一天,他主動跟我說,妻子懷孕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提供一份正職的工作,從那天開始,他失去了任性的自由,經濟的收入成為了一個父親無法迴避的責任。

但也因為這一份肩上的責任,智強的能力完全的激發出來,他在文字上的熟練與敏感度,實在是遠遠超過許多人的想像。同時,我感覺到的一個特色是,在他的筆下,人的理性是脆弱的,是有限的,也因此充滿了勃勃的生機。

在這本書中,智強毫不掩飾的展現了他跟自己的墮性掙扎的過程。沉淪網咖,是因為在原本唯一的目標-高雄市議員選舉-結束之後,他的人生價值忽然出現了真空,好像一個電玩角色在當機的系統裡,上一個關卡過了,下一個關卡還沒出現。

你說,當時的羅智強,不知道自己在浪費生命、不知道自己正渾渾噩噩嗎? 他知道,可是他無能為力,身不由己;他僅有的能量,只限於在外人面前偽裝,在他的朋友、家人,乃至於女朋友面前偽裝,其他的時間,他只能一頭栽進網咖,直到黎明出現。

這很難不讓我們去思考,什麼是「本性」。我們常常會說,無法控制「自己」,但是無法控制的,例如生氣、悲傷、茫然,這種種情緒,真的可以歸類成「自己」嗎? 所謂的「癮」,常常是不由自主的竄上心頭,讓我們坐立難安,但我們應該把它視為「自己」的一部分,還是視為一個侵擾我們的外力呢?

不論是那一種,重點是,我們該如何面對這些對我們人生產生影響的「癮」。在我們的生活中,見識到了太多被「癮」控制而不勝唏噓的例子,可能是毒癮、賭癮、酒癮、權力癮、名譽癮、愛情癮,等等等等……

我想智強想要告訴讀者的是,他做得到,別人也可以。他從一個無名的年輕人,一步步用努力與勤奮的得到許多人的信任與肯定,工作能力不在話下;但是,大家卻不知道,在他用能力在社會大眾前嶄露鋒芒之前,他極可能成為社會版的某一則新聞:x月x日,羅姓青年暴斃網咖,生前曾經參選高雄市議員……

而結果能夠是正面的,有很多因素,例如女友零壓力的支持,親友們不放棄的關心與拉引,當然,還有一通逼他參加政大法學院考試的電話等等,我想這也可以給予我們啟發,適當的伸手扶持,可以讓身邊的人,走上一條完全不同道路。

但是首要的條件,我們必須坦誠面對自己並不完美,自己是有「癮」的,在這個前提之下,找出與面對「癮」甚至是與「癮」在某種程度上和平共處的方法。

每一個人,都絕對有能力破繭而出。關鍵在於,你願意不願意,以及,你有沒有找到對的方法。

這是我從《走出迷網》這本書裡,得到的感悟。

保障食品安全的三哩路

大統及富味鄉公司涉嫌在橄欖油等油品內摻入棉籽油販售,這個黑心油品案發生後,立刻衝擊民眾的食品信心,也同時再度讓台灣「美食王國」的美名蒙上陰影。

不只是這一次的黑心混油事件,其他諸如三聚氰胺、塑化劑、毒澱粉等食品安全風波,這些在馬總統上任前即已存在的食品安全問題,皆在馬政府任內被發現,當然,政府因此承受了責難,我們除了對政府處理危機的速度與程度提出批評外,既然這些食品安全的炸彈已經引爆,要如何強化台灣的食品安全呢?筆者認為至少有三哩路要走。

第一哩路:民刑兩路重懲以嚇阻。

從嚇阻效果言,彰化地檢署以違反《食品衛生管理法》、詐欺罪嫌將大統董事長高振利起訴,認為高涉偽摻油品長達7年,不法所得高達數十億元,除建請法院全數沒收,並請從重量刑。其實,除了刑事的重懲外,應依照新修訂的《食品衛生管理法》準用消費者保護法關於消費訴訟的規定,由消費者保護團體代為對不肖業者提起團體消費訴訟,而民事法院的法官也應從這案件中,依《食品衛生管理法》,即使消費者不易或不能證明其實際損害額,也得依照侵害情節核定賠償額暨懲罰性賠償金,以建立對消費者保護的正確認識,那就是─對於惡意的生產、販賣者課以巨額懲罰性金錢賠償,如此,除對受害人的損害給予填補外,可以達到比刑事懲罰更為有效的嚇阻效果。

台灣民事法院法官對於判決懲罰性賠償(及金額)仍然相當保守,總以為民事損害是以填補實際損害即已足夠,額外的懲罰性賠償似有讓受害者反而因禍得福,像中了「彩券」的錯誤觀念,這種保守的法律見解應該及早調整才是。

第二哩路:增加檢舉誘因杜絕僥倖。

增加懲罰的強度,是事後的威嚇機制,也就是增加黑心商人的成本,另一個有效配套則應是─增加黑心商人不肖行為被發現的機率,減少黑心商人的僥倖之心。而增加檢舉違反食品衛生案件的誘因,就是值得思考的面向。

食品安全牽連了許多議題,包括檢驗的困難、行政單位的人力短缺、消費者舉證的困難等等。的確,以少數人來監督多數人,是很困難的,那麼,制度上要怎麼設計,來讓多數人監督少數人呢?除了行政機關人員的擴編、預算的增加之外,增加檢舉誘因,顯然是一個有效的做法。

對檢舉者而言,這個誘因應該是身分的保護以及高額的罰鍰/金分享比例。如果月入數萬元的受雇人,檢舉公司的不法可以得到百萬以上的獎金,而且不會遭受來自雇主之報復影響工作權時,廠商違法的風險必然大幅增加。

根據衛生福利部邱部長,此次大統案檢舉人所得到的獎金,是罰金的5%,約140萬元,筆者認為考量到食品安全的社會公益,不論是在金額或比例上衛福部邱部長都可以大幅調高,以增加檢舉不肖廠商的誘因。

第三哩路:確保司法獨立以明真相。

然而,即便民間舉發的誘因增加了,要監督檢驗不法廠商,最後還是繞不開行政與司法兩個層面。在此次的混油事件中,檢方證實行政部門對廠商的稽查遇到了民代「關心」的阻力,最後是由獨立的第一線檢察官,不畏民代的壓力,才查出真相。而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司法獨立,不被關說的重要性。倘若政治黑手也可以伸進食安事件,可以對承辦的檢察官施以政治壓力,而壓下了這黑心商人以混油危及國人健康與食品信心的大案,試問,大家還能接受嗎?

幸好,在混油事件中,司法作為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發揮了作用,行政機關抵抗不了民代的壓力,彰化地檢署抵抗了。但是,如果高董事長的民代朋友,也能夠把彰化地檢署檢察長叫來備詢,口出「你死了」之言,司法這道防線,還能夠存在嗎?

當然,要杜絕黑心食品,除了這三哩路外,企業倫理與商人良心的重建、消費者意識的深化、行政部門對食品安全的行政監管效能的強化;食品安全的相關法律,如民法、刑法、《食品衛生管理法》、《藥事法》、《消費者保護法》等法律的效度與強度是否足夠;相關訴訟程序的設計如團體訴訟是否成熟等,這些都是構築充分有效的食品安全網,必不可缺的工作。

【2013/10/28  中國時報 1021028】

為人民福祉 國民黨應支持倒閣案

筆者兩星期前在這專欄,呼籲倒閣與解散國會,打破因王院長「關心」司法個案衍生的政治僵局,主張透過國會的改選,產生新的民意,為憲政史上最大的僵局找到解方。

民進黨團已對江院長提不信任案,立法院預計今日召開全院委員會審查,明天投票表決。只要國民黨支持,讓倒閣案通過,總統即可解散國會。

筆者肯定江院長所領導內閣的能力與品格。但倒閣與解散國會的這個憲政選項,卻是朝野對立(無論是核四、服貿協議、租稅改革、年金或司法關說等等)走到今天,台灣選民(包括執政的國民黨)應邁步前行的大道了。

換言之,倒閣雖無必要,但是解散國會並進行全面改選卻是迫切需要(尤其是在立法院中國民黨顯無能力扮演多數黨的角色)。因此,為台灣的福祉著想,國民黨應該為爭取提前國會全面改選的選項,開放黨籍立委支持民進黨的倒閣案。這不是算計,而是為人民謀福祉。

這些年來,國民黨雖名為多數黨,卻讓少數黨把持議事、癱瘓國會,這個多數黨,早就名存實亡了。國民黨無法在國會貫徹多數治理,其代價就是,執政黨推出的政策一路蹣跚,甚至部分國民黨立委,眼看社會氛圍對黨不利,在投機性格的計算下,不但不能捍衛黨的政策,反而用辛辣的言詞,攻詰所屬政黨,早就違背選民支持的初衷,也讓支持國民黨的立委不知為何而戰。

每一個國民黨重大法案的推出,不論對錯是非,不用等在野黨的批評,就會先引來自家人刀斧的凌遲。而這樣的國會「多數黨」,再撐兩年到2016年,顯然不會讓國民黨的執政好轉。國民黨一黨之興衰不足為念,嚴重的是,台灣將被綁在一個悖離正常民主運作且癱瘓的國會中,不斷的虛耗。解散國會,不但可解眼前的朝野僵局,所有的立委,包括不分區立委,都得到重新思考自身與所屬政黨理念是否相同的機會。解散國會改選後,如果民進黨贏得多數,馬總統應啟動雙首長制的換軌機制,將行政權交給民進黨。

這時,民眾也可看看,民進黨對於兩岸服貿協議還是鐵板一塊嗎?拒斥服貿協議後的台灣要如何面對其他國家加速的自由貿易進程?民進黨主張的立即停建核四,又要如何面對可能的經濟連鎖反應?人民也有機會全面檢驗民進黨的經濟與兩岸方略,會把台灣帶向更好還是更糟?

如此,經過兩年對政府改組的觀察,台灣選民在2016年才有較從容的機會選出下屆的總統與立委,馬總統也才可以從容的站在台灣整體發展的制高點策畫國計民生,未必比現狀不利。

而國民黨面對改選,就要痛定思痛,以清晰的政治理念、穩健的政策方針,爭取選民的支持來贏得多數席次;在提名作法上,應考量政黨有效運作之所需,提名真正支持政黨理念的候選人,這樣才能落實政黨政治。

當然,若此時國會全面改選,外界評估,民進黨有可能取得多數席次,所以國民黨不敢在倒閣案接招。這也顯現,國民黨立委在這近兩年任期間,知道自己作為不符合選民期待的心虛。

這種低品質的國會表現,就算國會未解散,也不過是徒留一個「多數黨」的虛名,2年任期轉眼將屆滿,而這期間國民黨還是一如過去令人失望的話,到時,一樣得把多數黨的位置拱手讓出,只是台灣選民已失掉了觀察雙首長制下換軌機制成效的機會。

馬總統堅持捍衛司法的理念已退無可退,王院長得到民意的同情,也堅不認錯,而民進黨袒護其司法關說案主角之黨團柯總召更是惟恐天下不亂。這個全面性的僵局,只有大破,才有大立的可能。

解散國會,就是這麼一個憲政設計中大破大立的選擇。國民黨,請問你們的選擇是什麼 ?

從政治現實來看,或許很難期待國民黨有勇氣和智慧面對國會改選的試煉。果真如此,那請國民黨至少拿出肩膀,告訴將選票投給國民黨的選民,從今而後的2年,國民黨會在國會堅持多數治理的民主原則,不再放任少數黨癱瘓國會議事、政府停滯,讓執政黨、多數黨能夠有效地執政,讓反對黨、少數黨成為監督者而不再是民主憲政的破壞者,台灣的民主才能邁步向前!

【2013/10/14  中國時報 1021014】

用愛,補人間殘缺的羅慧夫醫師

上周末,我在紛擾且令人憂慮不安的政治新聞中,看到了一則令人感動的報導,那就是前馬偕、長庚醫院院長羅慧夫醫師(Dr. Samuel Noordhoff)一生奉獻台灣醫療的生平事蹟。從羅醫師說過的話「生命中的不完美,可以用愛來彌補」,再回顧他所堅持的理念以及無私的付出,讓我低沉許久的心情,又再次看到台灣的希望。

現年八十六歲的羅慧夫醫師,美國愛荷華大學醫學院畢業,在密西根州行醫擔任整形外科醫師,應馬偕醫院的邀請,民國四十八年,當時三十二歲,帶著家人來台宣教行醫,半年後接下重任,扛起馬偕醫院院長的職務。

在羅醫師擔任馬偕院長的十七年間,馬偕從員工發不出薪水、工作沒有完整章法等經營困境下,幾乎脫胎換骨,不僅建立標準作業流程,引進美國門診醫師制度,杜絕紅包舊習,改善醫病關係,讓醫院轉虧為盈,並設立分院以及護理學校。同時,他還在馬偕創設第一個國內加護病房、第一個燒燙傷中心、第一個唇顎裂中心,以及第一個自殺防治中心(即日後的生命線),在羅醫師親力親為、視病如親的引領下,讓馬偕成為各大醫院學習的對象,培養了許多優秀的醫師後進,也帶動國內整形外科達到世界級的醫療水準。

可以想見五、六十年代的台灣還是以農業為主軸的社會型態,十大建設尚待開展,經濟還沒起步,外科手術對很多家庭來說都是極大的經濟負擔,當時很多有唇顎裂、胎記或者顱顏缺陷的病患,常被視為「上輩子的缺陷」,甚至是「不治之症」,嚴重地影響病患健全身心的發展。只要病患找上羅醫師求診,不分貧富貴賤,他都會給予最佳的治療;遇有經濟困難的,他常自掏腰包或協助募資;很多醫治需要多次手術,長達數年,羅醫師不僅關心術後療癒的情況,更鼓勵求學中的病患努力向學;對羅醫師來說,他醫治的不只是外在的缺陷,更重要的是健全他們內在的心理。他曾說:「改變一個孩子的容顏,修補的不只是那個缺口,還有他們整個生命,讓他們對自己有信心、對社會感恩,長大後會是個懂愛的人,把愛再傳下去。」

秉持這樣的理念,羅慧夫醫師年近半百時,轉任長庚醫院擔任創院院長,也為長庚醫院成立了第一個顯微中心和美容中心,並促成以專業分工,強調全人服務的「長庚紀念醫院顱顏中心」,造福的病患不計其數。

有鑑於社會對於顱顏病患的理解和接納需要透過社會教育建立正確的態度,羅醫師在民國七十八年捐出十萬美元(約新台幣三百萬元),成立「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從早期療育、提升醫療品質,關懷病患家庭,到現今提供醫療、語言、心理、社會發展專業的全人服務、庇護工場等,甚至將台灣的經驗和愛心輸出至歐亞非等二十多個國家。

民國八十八年,羅醫師在台行醫奉獻滿四十年,當時他已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之年,再加上健康因素,決定退休返美,但每年仍會盡可能來台,見見當年一刀一針一線診治的病患與老友。今年從報導中得知,羅醫師因為罹患帕金森氏症,此行可能是他與妻子最後一次來台。

筆者在參與紅十字會的工作中,曾推動過「讓愛穿透障礙」的專案,深知這個愛字看似簡單,做起來卻相當不容易,這也是羅醫師的故事鼓舞我的原因。我想,不單是顱顏病患,包括你我在內的每個人,我們的身體和心理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完美,無論我們面對人生什麼困境,付出愛、給予愛就對了。

最後,願以此文,在羅醫師和他的妻子離台之時,表達我們由衷的景仰與祝福。(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22556

【20131004 人間福報/人間百年筆陣 10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