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馬年/環寶5器+善心 跨年好暖

每到歲末年終,必有一場場各具風格的跨年活動,已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分。然而跨年所消耗的資源,也值得我們省思。環保團體呼籲民眾響應「綠色跨年」,筆者非常認同,更希望能再進一步,國人一起來「行善跨年」。

據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統計,以去年跨年活動為例,產生的垃圾量台北有十四公噸、高雄市廿八公噸、台中市六點六公噸,三都總合就將近五十噸;而今年政府跨年的預算,總額更超過一億四五三萬元。

並不是說,跨年不應該熱鬧一下,但有沒有更有意義的方式,能紀念過去的這一年,並讓我們帶著更充實、感恩的心情,面對未來一年的挑戰?

舉例而言,參加跨年活動,只要能帶上環品會的「環寶五器」—環保杯、筷、購物袋、餐巾布、智慧型手機下載螢光棒App,每人就可以減少碳排放約四點五公斤。歡笑與環保並不衝突,舉手之勞,就讓夠我們在歡笑之餘,也為新年的環保意識埋下了種子。

日前的一則報導,拾荒老翁無力負擔熱水器費用,為了讓患有癲癇的老伴洗熱水澡,將路邊的瓦斯桶抱回家,隔日才送回;這樣的行為雖然觸犯了法律,卻打動了許多人的內心,該則新聞下,許多網友紛紛留言想要伸出援手。人性本善,人性想要行善,人性因行善而快樂,在此得到證明。所幸,最後檢察官予以不起訴處分。司法的人味依然存在。

如果我們能將原本跨年花費的一部分,拿去幫助有需要的人,讓更多的人能夠在這一晚享有平靜與溫暖,會不會讓自己更快樂?聖嚴法師說,「布施的人有福,行善的人快樂」,這是千真萬確。

另一則頗為感動的新聞,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的得標廠商,沒有硬碰硬的驅離街友,反而輔導有意願者擔任停車場管理人員,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與價值。筆者很想問當初的決策者,除了商業上的管理效益之外,助人本身,有沒有讓你更快樂,更喜愛自己?

從根本上幫助他人,需要時機與巧合,但是隨機的善行卻是人人都做得到的。在今年的最後一晚,讓我們以助人來紀念自己一年來的努力,至少帶上「環寶五器」,我們就已經幫助了地球,不是嗎?(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http://udn.com/NEWS/OPINION/X1/8394532.shtml

【20131231 聯合報 1021231】

大陸司改尚未成功,憲政落實更須努力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廢止「勞動教養」這部制定於1957年、實行迄今充滿爭議的制度以響應民意要求,而司法也朝向和行政體系分離的方向前進,最高人民法院也宣布明年起除涉及重大國家機密案件外所有判決均將透過網路公開。「判決書透明化」、「廢止勞教」與「審判去地方化」是大陸邁向法治的重要指標,值得肯定。也期盼大陸當局,改革的列車既已啟動,後續的「憲政良策」更要追上超前司法改革才是上策。

筆者8月受邀出席「第二屆兩岸和平發展法學論壇」,這是筆者第2次於該論壇提出主旨發言。去年,筆者以「兩岸法治經驗回顧與展望」作引言;而今年則以「從憲法到憲政」為題,兩次主題皆點出大陸應從「法制」邁向「法治」社會。法「制」一詞,意思為設範立制,是國家法律制度的簡稱,側重於制度的操作;而法「治」則以體現人權秩序為主旨,相較法「制」更關注於監督政府,確保政府是為人民服務而存在的。筆者指出,大陸如僅有豐富的「法制」軀殼是不夠的,必須灌注「法治」的靈魂才有生命。

大陸的勞教制度類似台灣始自1955年的檢肅流氓條例,二者皆違背憲法違反人權。而台灣慚愧地經歷解嚴後3次大法官宣告其違憲的長路,至2009年才將該條例廢止。所以對於大陸決定廢止實施56年的勞教,要給予肯定。

再者,審判「去地方化」也是亮點,透過省級以下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以削減地方司法機關對於地方政府的財政倚賴,使兩院預算提升由省級統管,這部分對照台灣司改,也有類似發展。在1980年,大法官以釋字第86號解釋執憲法第77條為本促成修改《司法院組織法》,明文各級法院還歸司法院管轄,使憲政在組織上完成「審檢分隸」,惟當時司法院預算仍由行政院提出,司法實質仍受制於行政權。直至1997年修憲,制定增修條文:「司法院所提出之年度司法概算,行政院不得刪減…送立法院審議」使司法預算獨立後,司法才擺脫行政權干預,奠定「司法獨立」之契機。大陸現階段司改僅止於省級以下「審判獨立」層次,司法預算編制仍得經過省/國務院,亦即司法仍牽制於權力機關(人大及共產黨)。也就是說,中國共產黨必須加速讓司法獨立於黨與行政/人大,才能落實習近平所說「憲法的靈魂在於實踐」的真諦。

另外,判決書透明化是好的起步,萬事起頭難,讓陽光照入司法,法律普及百姓後司法方得以受到監督,讓虛應故事的法官/檢察官/律師及早退場,對法治必有幫助。台灣公開判決書已行之有年,自1989年修正《法院組織法》後,民眾得檢視判決內容,也提升了人民法治觀念。「它山之石,可以為錯」,大陸可參考台灣經驗,及早邁向司法獨立。

不同文明發展固然皆有相應邁向法治的進程,但就「法治」而言,大陸尚有長遠的之路要走也是事實。以文革到近日周永康疑似煽動反政府事件為鑑,若大陸仍以人治作主導,一切重要事務均在各級黨委會中決策,各級公檢法系統機構,實際上僅是實踐黨委會意志的執行機關;而共產黨內部的紀律檢查委員會,可以不循法定程序而限制人身自由,權力一不透明,二不受約束,憲法制衡的功效無以發揮,那麼類似周永康、薄熙來等事件仍會層出不窮。筆者肯定大陸的努力,也呼籲大陸當局改革步調要加快,例如落實憲法保障的言論與集會自由,而共產黨與國家權力的分際也應(透過修憲)入憲予以法制(治)化,因為形塑法治社會的成果不能「永遠」依賴一個黨或政府。

立足台灣遠眺大陸,大陸的改革雖看似遲了些,但確有值得肯定之處,而筆者深感大陸幅員廣大人口眾多,其所面臨的考驗遠比台灣複雜。誠如習主席倡導的「憲法夢」所言:「憲法的生命在於實行」,法治的關鍵就在實行憲法。大陸唯有鼓勵人民/法院親近憲法,並釐清憲法內「黨」與「國」的分野(見大陸憲法序言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力行「憲政良制」,才能成就長治久安之業,也唯有如此,或幾可達成「一國良制」的目標。

【2013/07/23  中國時報 1021223】

國外拼軍事…我剩軍購 砸錢當阿 Q 阿帕契卻趴落去

  價值五九三億,馬英九總統才主持接機典禮的阿帕契直升機,因零件瑕疵停飛檢測;把這新聞和募兵成效嚴重不足擺在一起,我國國防政策,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募兵不易,除較不自由外,找不到當軍人價值,是關鍵。台灣國防,還是以對岸為唯一假想敵,擬定建軍策略,過去或許尚可藉美援來維持均勢,但現在兩岸實力失衡是客觀事實,不要說國防預算占GDP三趴,就算是九趴,不要說目前廿一萬人的編制,就算是四十二萬、六十三萬,就能抵抗大陸攻擊嗎?
  有人說,國軍目標不是要戰勝大陸,而是要讓大陸攻擊台灣需付出慘痛代價;果真如此,在己方失去空優時,怎麼會以昂貴又脆弱的直升機,作為反制選項?國防目標要合理務實,否則內部必然充斥造假文化與形式主義。台、澎、金、馬四面環海,國防武力應該以掌握空優和捍衛海權為重,投入資源才有價值,才符合台灣利益。
   然而,在日前與菲律賓漁權爭議中,我們引以為傲的「神盾號」,若拿來護漁則油費太高,不符經濟原則;台灣人民在菲律賓遭受挾持,新買的「阿帕契」航程不夠,也無法在軍艦上起降,只能望洋興嘆。
  軍購的政治功能,在台灣是公開的秘密,對外,維繫台美關係;對內,證明馬總統捍衛台灣決心。然而,什麼決心這麼昂貴,需要五九三億來彰顯?而這也隱涵著,買什麼不重要,只要軍購的總金額愈高,就表示決心愈強,這樣的邏輯不荒謬嗎?

【20131222 聯合報 1021222】

【研討會】國際法人才培育─現代國際法與超國界法論壇

【現代國際法與超國界法論壇─國際法人才培育】

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福華國際文教會館 14 樓貴賓廳

主持人:陳長文(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常務理事)

與談人:錢 復(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常務理事)

孔傑榮教授Professor Jerome A. Cohen

蘇永欽(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常務理事)

董保城(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兼任教授)

徐慧怡(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理事)

Read more

讓斷臂上花朵 在台開出芬芳

八日王健壯先生《在斷臂上開出花朵》一文,指出來台訪問的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斯和日前逝世的曼德拉兩人身上共同的實踐,禮儀(civility),才是他們被視為典範最主要的原因。
的確,civility不僅象徵著個人的人格,也具備政治上的外部性功能。曼德拉上台後,南非在族群彼此敵視的情緒以及社會動蕩的背景下,實現了政治、經濟體制的基本平穩過渡,這項人格特質功不可沒。

civility,表示的是不同意見者間的潤滑劑,表示的是「不同意但彼此尊重」的素養,這是民主政治的基石,但今天的台灣政壇,顯然缺乏這項要素。

當仇視與對立成為政壇的主旋律時,絕大多數的人將視政治為畏途,少數敢跳火坑者,也難免遍體鱗傷。不是台灣再沒有李國鼎、趙耀東這樣的人才,而是他們即使是在現今的台灣政壇,如果不是無法生存,也只能有志難伸,徒呼負負。

南非與台灣的民主化歷程接近,南非在政黨輪替後推動和解共生,台灣則是陳前總統著名的「衝突-妥協-進步」哲學。並非「衝突-妥協-進步」有錯,而是欠缺civility的衝突,怎麼達到後續的妥協呢?許多台灣的政治人物妖魔化對方,導致衝突隨處可見,卻少見妥協,更遑論進步,公部門的內耗與空轉,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曼德拉說,「自由並不只是剪斷鐵鏈,而是活在尊重且提升他人自由的道路上。」台灣不缺個人自由,但絕對缺乏對不同自由的尊重。

我們必須找出一個解決歧見的方法;我們必須承認,自己有可能是錯的,那個與自己敵對的另一邊,不見得就不是正義。仇恨或許可以帶來選票,卻絕對無法替人民帶來快樂。

在薩克斯訪台期間,希望我們能夠聞到,他斷臂上花朵的香氣,更希望能藉此留下幾顆種子,在台灣開出我們自己的芬芳。

【2014/12/11  聯合報 1021211】

減刑,人權國家不得不的選擇

減刑議題再起,儘管可以預期,減刑對司法安定性的不利影響,但若不能保障受刑人的基本人權,我們恐怕沒有其他的選擇。

距離上次(2007年)的大範圍減刑,不過6年之遙,現在又要考慮減刑,如此密集的減刑,好似每兩任總統即可減刑一次,對於犯罪的嚇阻力必然降低。

更何況,2007年減刑之後,許多出獄的更生人再次犯罪,不僅製造社會問題,受刑人回籠之後,監獄擁擠的情形又回到原點。

可以想見,減刑成為常態,所必然出現的副作用,包括犯罪率的升高、人民安全感的浮動,以減刑並沒有解決監獄超收問題等等。

儘管如此,筆者依然支持減刑。

在陳前總統入獄之後,受刑人的人權忽然成為矚目的焦點,陳前總統的待遇從雙人房,單人房附書房,到如今的培德病監,總算平息了輿論的關注。然而,人權是前總統獨有的嗎?我們解決獄政人權的方法,竟然是給予少數有新聞價值的受刑人特權,藉此來漠視絕大多數受刑人非人道的處境。

去年年底,82歲的義大利左派基進黨主席帕內拉以絕食的方式,呼籲各界關注義國受刑人人權。他說「當義大利人關心我喝不喝水,我要的是大家睜開眼睛,正視監獄裡的不人道和不正義。」

今年1月,歐洲人權法院裁定義大利監獄過度擁擠,違反歐洲人權公約,而所謂過度擁擠的標準是義大利受刑人的人均面積只有3平方公尺,大約是0.9坪。

筆者實在無法不感到汗顏。法務部規定的受刑人人均使用面積是0.7坪,還低於義大利被裁定違反人權的現況,而實際人均面積更因為超收而減少到了0.4坪。當義大利的政治人物願意以絕食來關注受刑人人權時,我們因為陳前總統有菜園而感到滿意。

根據已國內法化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自由被剝奪之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尊嚴之處遇」、「監獄制度所定監犯之處遇,應以使其悛悔自新,重適社會生活為目的」,從我國受刑人的處境,以及偏高的再犯率來看,台灣兩者都沒有達到。

不能以非法(不人道)懲罰非法,不論減刑有多少副作用,如果獄政達不到人權的基本標準,政府就沒有資格要求犯罪者服刑。當然,這樣的邏輯隱含的是,那是否等到監獄再次超收,我們又要減刑一次?或者只要監獄不足,人民的治安就得不到保障?

這是個兩難的議題,也正是美國加州面臨的處境。加州州監獄因為擁擠(當然美國的高標準與台灣不可同日而語),被聯邦法院下令要在年底前釋出9600名犯人,可以是直接釋放,或是下放至地方監獄,然而地方監獄也已飽和。

固然,聯邦法院的要求,有「關心罪犯超過社區安全」的批評,但也正是這樣的壓力,讓加州州長不得不提出3.15億美元預算的計畫,將囚犯送往私人監獄,以減少州監獄囚犯數量。

因此,減刑絕對不是目的,而是政府必須利用減刑所爭取的時間,改善獄政人權。在2007年減刑之後,到2010年底,監獄的超收情形又回復到減刑之前的水準。換句話說,減刑的紓緩時間只有3年,但這3年,法務部必須做許多工作。

舉例而言,軍事受刑人已移交一般監獄,已經成為蚊子館的軍事監獄,應該火速移交法務部,紓解超收壓力。在這3年中,政府至少可以在既有的土地上擴增建築,增加樓舍面積;在這3年中努力降低犯罪率(如吸食毒品除罪化),減少受刑人的人數,也是有其必要。

獄政是大文章,但民意的支持是前提。人民想要有安全的生活,也希望台灣是個有人權的國度,那麼就不能再漠視受刑人的待遇。

以台灣監獄的超收情形,既然不得不減刑,減刑的範圍就並不當然需要排除特定類型在監服刑之人(如2007年減刑條例所列如殺人、強盜、貪汙等六大類型犯罪);亦即屬於這六大類型之犯罪人仍應可依其刑度較輕者(如5年以下,重罪輕罰)給予減刑,特別當這些受刑人受到「妥速審判法」之適用,且在法庭長時間流浪身心備受煎熬者(如15年以上)。

最後,減刑只能減減刑條例生效時犯罪確定者的刑期。草案中,減刑的有效時間是犯罪行為在明年5月20日之前,豈不是鼓勵犯罪?實有修正的必要。

【2013/12/09  中國時報 1021209】

給青少年的三個建議:運動、閱讀與志願服務

日前驚傳兩名大二女學生和一名二十三歲待業男生一起在飯店房間內燒炭自殺,沒有留下任何遺書。根據檢警調查,三人是透過網路交友認識,都患有輕微的憂鬱症,疑似因為找工作或學業不順,對未來感到絕望,所以選擇輕生結束生命,令人心疼和惋惜。
 筆者不是青少年教育或輔導專家,過去若有機會和年輕人接觸時,多以博愛、正直與服務為主題,鼓勵年輕朋友多參與志願服務、培養愛自己也愛別人的價值觀,殊不知,自殺問題已成為台灣十五至十九歲青少年死亡主因的第二位,顯見如何教導年輕朋友找到生命存在的意義,是何等的重要。
 根據中山醫學大學針對二千多名青少年所做的抽樣調查,其中兩成有自殺念頭,一成有自傷的行為;不僅台灣如此,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的統計資料也顯示,自殺是十至二十四歲年齡層的第三大死因,每年約四萬六千名年輕人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南韓去年一項青少年精神健康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百分之二十三點四青少年於最近一年內有過自殺念頭,其中百分之十四點四有試圖自殺的經驗,而南韓近十年來青少年的自殺率增加近六成。從這些數據更可以想見問題的嚴重性。
 青少年自殺的主因多為大環境不佳、社會適應不良、對未來茫然、生活沒有目標、精神空虛等,一旦遇到情感挫折問題或者身體疾病,脆弱的意志力,就可能選擇自傷的方式尋求解脫。
 筆者回想在初高中、大學時期,當時社會普遍的生活都很單純、清苦,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念書是最簡單的課題,能有書念、將書讀好,就已是幸福的生命。
 不過,古人所言「行萬里路、讀萬卷書」的道理卻是亙古不變,不管時代怎麼改變,不管人生選擇怎樣的道路,不管你在什麼樣的年歲,「運動」、「閱讀」和「志願服務」是人生一輩子重要的三件事。

 對年輕的朋友來說,因為年輕,或許覺得運動不那麼困難甚或不覺得有其需要,但是持之以恆的運動除了可以強健體魄,鍛鍊我們的心性,更可以讓年輕充沛的精力找到出口;而閱讀則可以養成獨處的能力、增廣見聞,當書看得愈多,就愈能發現人生有如宇宙般浩瀚無限的樂趣。透過運動和閱讀所帶來的好處,就像品一杯底蘊濃厚的好茶一樣,隨著年歲有不同的體驗,若能愈早養成良好的運動與閱讀習慣,一輩子會受用無窮的。

 第三個我想給年輕人的建議,就是「志願服務」。有些年輕朋友或許會因為客觀的原因選擇了不一定特別喜歡的科系或者工作職場,但你絕對可以挑選一個自己喜歡的機構,做一個勝任愉快的義工。以台灣社會為例,幾乎各類別的非營利組織都希望吸納年輕人擔任義工,並專為年輕人開辦許多培訓課程,讓年輕人可以做中學、學中做。很多年輕朋友雖然課業或者工作忙碌,仍積極投入志願服務工作,因為他們體會到服務別人、利他,可以幫助自己找到自我的價值,也會更有自信心。

 筆者希望藉由《人間福報》的園地,告訴親愛的年輕朋友們,用傷害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是最不智的下下之策,如果你也正面臨茫然無助,或者你想改變一些負面的思維但不知該如何著手,筆者衷心的建議,就從運動、閱讀與志願服務開始吧,只要你去做了,一定可以開啟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而你也會發現生命原來是有很多正面的樣貌與可能性。加油!(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28924

【20131203 人間福報/人間百年筆陣 102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