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青少年的三個建議:運動、閱讀與志願服務

日前驚傳兩名大二女學生和一名二十三歲待業男生一起在飯店房間內燒炭自殺,沒有留下任何遺書。根據檢警調查,三人是透過網路交友認識,都患有輕微的憂鬱症,疑似因為找工作或學業不順,對未來感到絕望,所以選擇輕生結束生命,令人心疼和惋惜。
 筆者不是青少年教育或輔導專家,過去若有機會和年輕人接觸時,多以博愛、正直與服務為主題,鼓勵年輕朋友多參與志願服務、培養愛自己也愛別人的價值觀,殊不知,自殺問題已成為台灣十五至十九歲青少年死亡主因的第二位,顯見如何教導年輕朋友找到生命存在的意義,是何等的重要。
 根據中山醫學大學針對二千多名青少年所做的抽樣調查,其中兩成有自殺念頭,一成有自傷的行為;不僅台灣如此,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的統計資料也顯示,自殺是十至二十四歲年齡層的第三大死因,每年約四萬六千名年輕人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南韓去年一項青少年精神健康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百分之二十三點四青少年於最近一年內有過自殺念頭,其中百分之十四點四有試圖自殺的經驗,而南韓近十年來青少年的自殺率增加近六成。從這些數據更可以想見問題的嚴重性。
 青少年自殺的主因多為大環境不佳、社會適應不良、對未來茫然、生活沒有目標、精神空虛等,一旦遇到情感挫折問題或者身體疾病,脆弱的意志力,就可能選擇自傷的方式尋求解脫。
 筆者回想在初高中、大學時期,當時社會普遍的生活都很單純、清苦,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念書是最簡單的課題,能有書念、將書讀好,就已是幸福的生命。
 不過,古人所言「行萬里路、讀萬卷書」的道理卻是亙古不變,不管時代怎麼改變,不管人生選擇怎樣的道路,不管你在什麼樣的年歲,「運動」、「閱讀」和「志願服務」是人生一輩子重要的三件事。

 對年輕的朋友來說,因為年輕,或許覺得運動不那麼困難甚或不覺得有其需要,但是持之以恆的運動除了可以強健體魄,鍛鍊我們的心性,更可以讓年輕充沛的精力找到出口;而閱讀則可以養成獨處的能力、增廣見聞,當書看得愈多,就愈能發現人生有如宇宙般浩瀚無限的樂趣。透過運動和閱讀所帶來的好處,就像品一杯底蘊濃厚的好茶一樣,隨著年歲有不同的體驗,若能愈早養成良好的運動與閱讀習慣,一輩子會受用無窮的。

 第三個我想給年輕人的建議,就是「志願服務」。有些年輕朋友或許會因為客觀的原因選擇了不一定特別喜歡的科系或者工作職場,但你絕對可以挑選一個自己喜歡的機構,做一個勝任愉快的義工。以台灣社會為例,幾乎各類別的非營利組織都希望吸納年輕人擔任義工,並專為年輕人開辦許多培訓課程,讓年輕人可以做中學、學中做。很多年輕朋友雖然課業或者工作忙碌,仍積極投入志願服務工作,因為他們體會到服務別人、利他,可以幫助自己找到自我的價值,也會更有自信心。

 筆者希望藉由《人間福報》的園地,告訴親愛的年輕朋友們,用傷害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是最不智的下下之策,如果你也正面臨茫然無助,或者你想改變一些負面的思維但不知該如何著手,筆者衷心的建議,就從運動、閱讀與志願服務開始吧,只要你去做了,一定可以開啟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而你也會發現生命原來是有很多正面的樣貌與可能性。加油!(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28924

【20131203 人間福報/人間百年筆陣 1021203】

監察院 察秋毫不見輿薪

近來,台灣的政壇可說是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剛正者千刀萬剮,謀私者好整以暇。黃世銘總長的彈劾案以五:五的比數未通過,是烏雲中的一點星光,讓人疑懼者,是票數竟如此接近。

黃總長是否有疏失,乃至於違法之處?或有見仁見智之處,但是近來輿論、國會、地檢署、監察院對黃總長的檢驗,早已到了撲天蓋地,萬箭穿心的程度。

監委捫心自問,如果拿對黃世銘的標準來檢驗自己執行監委職權的作為,通得過的有幾稀?這中間的雙重標準,有權者的反撲立威,監委在調查黃總長的秋毫時,有無看到侵犯司法獨立的輿薪?

關說司法個案的王金平院長,至今雲淡風清,片葉不沾身;請託的柯建銘總召,則高倨國會殿堂,夸夸其談;中華民國的高檢長,認為有權者私下致電,要求某個案「依法辦理」不是關說。我們還能期待什麼法學典範,今天的法律學子,還敢有正義感嗎?

部分學者當初在譴責馬總統「毀憲亂政」時,也承認關說司法是踩了紅線;另有部分學者表示他們不是寬容司法關說,而是應該要「國會自律」。現在國會紀律委員會不意外的輕輕縱放了柯建銘,那一個法律人可以告訴民眾,能夠如何制衡有權無責的國會?

這樣的結果,很難不讓人灰心。對司法體系的啟示是,敢打老虎的檢察官,只要程序上挑取其一議之論之,就會身敗名裂;啟示的是最好明哲保身,對老虎視而不見。

本應主持正義的監察院與檢察官,已成為有權者手中的屠刀,砍向膽敢打老虎的武松。難道挑戰老虎,真的是一種自我毀滅的行為?

報載部分監委在第一次彈劾未過,仍在運作再發動彈劾,筆者要說的是,歷史的眼睛會緊釘著,看看那些監委還在演雙重標準的鬧劇。

幸好,台灣人的正義感,不可能被抹滅。王清峰、王如玄兩位名律師的搶救忠良,王建煊院長的「警察小偷說」,不但是聲援黃總長,也是聲援所有沒能力關說的人民,這證明即便瓦釜仍在喧囂,但至少黃鐘已不再沉默。

2013-12-05╱聯合報╱第A21版╱民意論壇╱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2013/12/05 聯合報 102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