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斷臂上花朵 在台開出芬芳

八日王健壯先生《在斷臂上開出花朵》一文,指出來台訪問的南非前大法官薩克斯和日前逝世的曼德拉兩人身上共同的實踐,禮儀(civility),才是他們被視為典範最主要的原因。
的確,civility不僅象徵著個人的人格,也具備政治上的外部性功能。曼德拉上台後,南非在族群彼此敵視的情緒以及社會動蕩的背景下,實現了政治、經濟體制的基本平穩過渡,這項人格特質功不可沒。

civility,表示的是不同意見者間的潤滑劑,表示的是「不同意但彼此尊重」的素養,這是民主政治的基石,但今天的台灣政壇,顯然缺乏這項要素。

當仇視與對立成為政壇的主旋律時,絕大多數的人將視政治為畏途,少數敢跳火坑者,也難免遍體鱗傷。不是台灣再沒有李國鼎、趙耀東這樣的人才,而是他們即使是在現今的台灣政壇,如果不是無法生存,也只能有志難伸,徒呼負負。

南非與台灣的民主化歷程接近,南非在政黨輪替後推動和解共生,台灣則是陳前總統著名的「衝突-妥協-進步」哲學。並非「衝突-妥協-進步」有錯,而是欠缺civility的衝突,怎麼達到後續的妥協呢?許多台灣的政治人物妖魔化對方,導致衝突隨處可見,卻少見妥協,更遑論進步,公部門的內耗與空轉,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曼德拉說,「自由並不只是剪斷鐵鏈,而是活在尊重且提升他人自由的道路上。」台灣不缺個人自由,但絕對缺乏對不同自由的尊重。

我們必須找出一個解決歧見的方法;我們必須承認,自己有可能是錯的,那個與自己敵對的另一邊,不見得就不是正義。仇恨或許可以帶來選票,卻絕對無法替人民帶來快樂。

在薩克斯訪台期間,希望我們能夠聞到,他斷臂上花朵的香氣,更希望能藉此留下幾顆種子,在台灣開出我們自己的芬芳。

【2014/12/11  聯合報 102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