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良友——「記著您全部的好」

教書超過四十年,除了教學相長增益我的專業知識,最大的收穫是結識許多青出於藍的學生摰友。

 日前,收到相識相交逾四十年的學生陳學淳的女兒寄來一封郵件,包括了陳學淳給親友的一封信——他的遺囑,他說:摯愛的親友:傳說人總是要死的,這事最近果然在我身上發生了!

 我的一生活得並不算輝煌,卻也豐富,算是不枉此行!現在我走了,請您把我忘記,如偶爾想起,請盡記些好的,用忘記來原諒我的惡,畢竟人總不可能是完美的啊!

 傳說人死了再不會有記憶,這點我現在不能印證,印證了也無從令您知道,但我可以告訴您,如果我記憶仍在的話,我會記著您,記著您全部的好。

 感謝您出現在我的生命中,願意成為我生活中的組合,無限感恩,也誠心祝福您!

 這就是我的遺囑。

 P.S.不要忘記刪除我的郵址喔。

 學淳臨終前四天我到醫院探望他,與他談天說地,我知道他在人世的日子所剩不多,但當我收到他的死訊時,仍不免心頭強烈悸動,讀完他的遺囑,字裡行間對生命的豁達,更讓我感觸良多。

 學淳是我在政大執教第一年的學生,主修外交,後來在英國和澳洲取得法學和航空管理碩士學位,一直在外商擔任獨當一面的管理工作,朗爽英挺,令人印象深刻。

 學淳的經歷豐富輝煌,從航空公司的高階主管到全球最大航空快遞公司,曾經擔任董事總經理,並完成美國總公司交付的美中直航任務,學淳還擔任北京奧運的亞太區運營副總裁,獲兩岸媒體評為「第一屆中國十大物流風雲人物」。

 學淳退休後,經常在刊物上針對國際局勢與兩岸關係發表論述,論點宏觀,言之有物。

 學淳是位優秀學生,更是我的摯友,他罹癌治療罔效後,來信告訴我這個壞消息,但也在信中要我放心他會妥善安排一切,信中希望帶著就要在英國學成準備執業律師的女兒來看我(因為他常常向她女兒提到陳老師…)。

 他臨走前幾天,我到醫院看他,他已停止進食,但始終沒有說一句臨終病人「交待的話」,只是告訴我「女兒為他準備的檸檬汁很好喝!」。幾天後我接到學淳女兒的郵件,告訴我父親安詳地走了,並轉告我他父親說很高興我去看他。隨後,學淳的女兒傳給我一封父親給親友的遺囑,這就是他人生的告別式,她說父親都已打理好一切,請我們不要掛心。

 這幾日,學淳「遺囑」中的每一字句,不斷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看來輕描淡寫,卻寫進我的心裡。以學淳的成就,時值六十多歲的壯年階段離開人世,對很多人來說,不僅遺憾,更有不捨,但學淳卻心平氣和面對死亡,古今多少名人雅士,可以如此豁達自在?

 學淳寫道「…我走了,請您把我忘記,如偶爾想起,請盡記些好的」,他還說「傳說人死了再不會有記憶,…但我可以告訴您,如果我記憶仍在,我會記著您全部的好」。是的,唯有記著別人的好,自己的內心才能得到祥和,才能真正的解脫。

 歲末年終總會不經意地思索人生所求為何?是墓誌銘上的隻字片語,還是盡己之力沒有罣礙的灑脫,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選擇後者。人生在世,應對社會盡力,一旦生命走到盡頭,如同佛家所言,此肉身猶如無邊無際千億萬恆河沙中的一粒沙子,記得也好、忘記也罷,都不足為題,倘若人世間多些豁達情懷,必能少生爭端,多添祥瑞福德。(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35951

【20140128 人間福報/人間百年筆陣 1030128】

【索引】【專訪】做一件不一樣的事,今年你也可以:發現更棒的自己

理律合夥律師陳長文:敢跨出去, 就一定可以成功!(商業周刊1368期,攝影:楊文財)

(撰文者尤子彥)

你記得剛送走的2013年,自己做了什麼不一樣的事嗎?從高中生到70歲大律師,從教宗到臉書創辦人,都在嘗試破框,擁抱改變。今年,你也可以勇敢跨出舒適圈,做一件不一樣的事,遇見人生新風景。

一個起心動念,加上一個輪子,因而跨上的一段不一樣旅程,竟帶給大律師陳長文,人生70歲以來「最大的成就」! Read more

林毅夫,還是台灣的「敵人」嗎

歷史上的悲劇,往往都是因戰爭而起,骨肉因而離散,至交視如寇讎。不論犯下多大的錯誤,35年,也足夠洗清了。林毅夫或許對不起中華民國國軍,但那一段歷史的煙塵,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平息?

有關林毅夫的投敵罪是否超過時效,關鍵在於「敵」的認定。國防部說,中共的黨政軍機關為陸海空軍刑法所訂的「敵人」,國軍是與控制大陸地區的中共黨政軍為敵。

因此,國防部認為,既然林毅夫仍是大陸政協常務委員,投敵犯行就還是繼續,要在脫離中共黨政軍組織,變成一般人民之日才算終了;而自終了之日起,才開始計算起訴時效。

其實,按照國防部的解釋,林毅夫的起訴時效早已消滅。

林毅夫叛逃大陸之後,即赴北京大學經濟學碩士班就讀,既與黨政軍無關,也非共產黨員。一個平凡的學生,自非陸海空軍刑法所定義的「敵人」;而林毅夫投敵行為之繼續,在他就讀北京大學的那一刻起,也告終止。不論林毅夫之後又擔任了對岸何種要職,那已是第二個行為,是時林毅夫既無中華民國軍人身分,自無陸海空軍刑法之適用。

因此,自入學北大開始,林毅夫投敵的時效即開始進行。20年的追訴期限,即便因通緝而延長四分之一,在2014年的今天,也早已消滅。

許多法學先進已經指出,林毅夫的投敵行為應屬「既成犯」,而非「繼續犯」,蓋其繼續的是「違法的狀態」,而非「違法的行為」,因此林毅夫早就可以返鄉。

固然,以上只是法律的面向,是否追訴林毅夫,尚有其他層面的影響。政府為了政治考量,寧願讓林毅夫自己在法庭上爭執,也怯於忠實的解釋法律,以免讓外界有安上「傾中賣台」大帽子的機會;而國軍的將領,或也憂心若林毅夫無需負擔法律責任,未來將如何要求部屬對國家忠誠?

其實,林毅夫並非沒有負擔責任,他在外飄流35年,無法到父親靈前祭拜,這難道不是對人子最重的懲罰嗎?未來如再有軍人叛逃,也必須要面對30年追訴時效,有家歸不得的處境。

當然,在部隊的倫理中,林毅夫的行為,也牽累了他的同袍、長官,依法解釋讓林毅夫回台,或許會打擊國軍的士氣。但是,部隊的士氣,是因為有一致的認同,知道為誰而戰,為何而戰;林毅夫的選擇,有那個時代的背景,就算不同情,但試著理解這樣的背景,才是凝聚認同最務實的態度。

林毅夫叛逃隔年的家書中,他認為兩岸統一,是歷史的必然,但是統一如何不降低台灣人民的生活水準,不改變台灣人民的生活方式,其關鍵在於經濟。因此,他選擇在經濟學領域深造,既幫助大陸,也有益台灣。姑且不論他的觀點是否正確,但是這樣的動機,以敵我區別,似有過斷之情。

大陸已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大陸的經濟發展,也帶動著世界經濟。站在林毅夫的角度,35年前的叛逃傷害了台灣的情感,但是他以學者的身分,為對岸的經濟做出貢獻,也是間接的對台灣有助益,而且這樣的助益,未必比當年不叛逃的軍官林毅夫要來得少。

更不要說,現在還以「敵」來看待中國大陸,不是顯得荒誕嗎?23年前(1991.5.1),政府已宣布戡亂終止─中共已非「叛亂組織」,陸委會主委王郁琦預定下個月赴大陸會見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敵人的官員?),百萬的台灣人民在「敵區?」打拚,他們投敵了嗎?兩岸直航,飛機在敵區飛來飛去?大陸1年有數百萬的「敵人?」來台灣求學、觀光、經商,幫台灣拚經濟…。政客們,不要再為了不敢承擔「傾中賣台」的帽子,曲解法律去找林毅夫的麻煩,看看35年後,已經翻轉改變的兩岸吧!

讓林毅夫回鄉,從小處看,是一位台灣囝仔能夠在父親靈前上香;是法律能夠不偏不倚,不因當事人的身分而有差別;從大處看,接受林毅夫,是象徵著中華民族悲歡離合,一個時代的結束。

太多的內耗與對立,都已被證明是不必要的。一個負責的執政者,應該要盡一切的努力來避免戰爭,極小化「敵人」的範圍。至於那些可能的政治後果,隨時會飛來的大帽子,筆者誠摰的對馬總統說一句,您的帽子,還差這一頂嗎?

【2014/01/20  中國時報 1030120】

為了自己,公民們站出來吧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馬總統的元旦文告洋洋灑灑,勾勒出未來的施政大綱,只是關注在意的人似乎不多。

朋友甲說:「講什麼不重要,做得到才重要。」

服友乙說:「這些法案立法院又不會過,講了也是白講。」

朋友丙、丁、戊則是連看都不想看,瞄個標題就過去了,對政治的沮喪、灰心充斥於台灣的空氣中。

這樣的無力感,何以致之?2008年,人民受夠了國會空轉、政府內耗,選擇讓國民黨「完全執政、完全負責」,沒想到即使國民黨同時握有行政權以及國會多數,國會依然空轉,政府依舊內耗。

回顧馬總統第2任的表現,癥結不在於他做得好不好,而在於重要法案根本無法通過。國會「不流血就無法表決」的潛規則,導致少數可杯葛多數,當一個政府的施政必須要「共識決」時,不可能做出得罪人的改革。

民主制度的優點,是給予執政者正確的誘因,政績越好,才越能保有權力;相對地,在野黨的誘因卻是相反,執政者政績越差,對在野黨越有利。

因此,西方民主國家有所謂「忠誠反對黨」的傳統:反對黨可以表達自己的立場,但應該要尊重人民的選擇,在經過一段合理的協商時間無法達到共識時,由多數決的方式擬定政策。

很明顯,「忠誠反對黨」的傳統在台灣並不存在,今天的民進黨如此,08年前的國民黨亦然。差別在於,民進黨執政時,國民黨的杯葛,是利用選民賦予國會多數的合法權力;而今日民進黨的杯葛(要表決就流血),卻沒有正當的權力來源。

固然,我們也可以說,這還是馬總統的責任。是馬總統無法要求黨籍立委「拋頭顱、灑熱血」,才讓國會無法表決;是馬總統消耗了自己的政治能量,才讓反對黨有恃無恐。

這樣的批評也有其道理,進了政治的廚房,不能喊燒。但另一方面,總統是國家的駕駛,負責帶領台灣前往正確的方向,台灣現在全球化的競爭中拋錨了,動彈不得;我們當然可以在座位上批評駕駛能力不足,或者也可以捲起袖子,協助駕駛一起推動車子前進。

問題在於,民意究竟是對馬總統的政策不滿,還是政治能力?如果人民認為馬總統的政策根本就是錯誤的,那麼與其讓馬總統做壞事,不讓他做事,恐怕還是相對較好的結果。

反之,人民對總統的不滿在於政治能力,亦即明明是正確、對人民有利的政策,馬總統身為一個職業政治工作者,卻無法推動落實。那麼,批評一個有心做事,但政治能力不足的總統,對人民有幫助嗎?

讓馬總統繼續孤軍奮戰,未來的兩年,台灣必然是以空轉、停滯度過。停滯,對於金字塔頂端者,不過是資產表上的數字改變;對於中產之家,代表不必要支出的減少;但對基層人民而言,「停滯」表示的是生計的困頓、溫飽的掙扎,是生存與否最直接的挑戰。

這是何其不可承受之重!

筆者很高興,看到蕭前副總統站出來了,但只有蕭前副總統一個人,還是不夠的。過去這一年,是台灣的「公民運動」年,台灣人民已經拒絕政黨對政治權力的壟斷,起身為自己的權益吶喊。而未來兩年,台灣的關鍵則是,公民們是否願意為有利自己的政策挺身而出,是否願意作為改革者的後盾?蕭前副總統要籌組的民間聯盟,可說是一個最顯著的指標。

最後,馬政府也要深刻反省,如果連操之在己的行政團隊,也是多頭馬車、號令不齊,或是「見林不見樹」,外界要如何給予一臂之力呢?現在需要的閣員,是任勞、任怨、任謗的藍領苦工。就拿拚經濟來看,政府與民間已有共識,但延宕數十年未落實的政策不勝枚舉,例如政府持股超過50%的國營事業(更不論持股低於50%的公股事業)釋股成為完全民營或國有但「真正」民營就是早該落實的政策,政府要做嗎?反之,在大埔案中,內政部表示朝向「不上訴」規畫,果真如此,應該予以肯定!政府是為人民服務而存在,而政府資源又遠勝於人民,公部門為了上訴而上訴,是極為不負責的。國防部與復興航空和解,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與檢察總長黃世銘對雷學明無罪案不上訴,都是很好的例子。

人民的福祉,在自己的責任之上。

【2014/01/06  中國時報 1030106】

體驗世界,進而改變世界

近年來,以學生為主體的海外志願服務隊蔚為風潮,前往尼泊爾教導婦女衛教知識;在泰國教孩童繪畫、語文,輔導村民遠離毒品;到肯亞偏僻山區進行多元服務;在印度陪伴孤兒、宣導衛教等,組織型態和服務內容非常多元豐富。

 過去的學生大多需要政府或具有公信力的民間團體主辦,經過層層考試遴選,才有機會前往海外擔任義工,服務的型態也比較固定。現今只要學校社團主辦,甚至三五好友討論決議,並與海外接待單位連繫,就有機會成行。有的團隊會向外募款,有的自行負擔費用。會有如此轉變,是因台灣倡導志願服務有相當成效,家長愈來愈重視孩子的多元發展,海外經驗、國際觀是不可或缺的養成要素。也有家長認為,與其花錢讓到海外遊學,不如讓到海外當義工。當然,也有些是因學校列為必須參加的活動,並做為升學考評重點,讓家長不得不重視。

 短期的海外義工究竟可以為當地帶來多少效益,值得商榷。所以,與其強調是公益服務,不如定義為體驗服務,學校、家長和青年對於為什麼選擇海外義工、希望達到什麼目的,都應該想得更清楚,更不應該為了升學、累積服務時數而為之。

 有位媽媽說,她讀大二的女兒,今年暑假到中國大陸青海當了二周的義工,輔導小朋友課業,在當地的生活條件與台灣截然不同,上廁所要到茅坑、前後只用水擦了兩次澡,回國後整個人改變不少,更珍惜在台灣的一切。

 的確,很多海外義工返國後都說「苦到樂到學習到」,因為服務地點往往是落後地區,生活經濟條件不夠完善,要克服不同的生活環境、用半吊子的語言進行溝通、體會不同的文化等,這些都可以為青年朋友開啟另一層的思維,讓他們很自然地聯想到:「原來,在台灣的一切不是理所當然」、「原來,有人這樣生活著」,所以雖然苦,但克服之後得到的快樂足以讓人忘卻苦,更進而學會感恩與珍惜。

 筆者從事志願服務工作二十多年,非常支持年輕朋友參與志願服務工作,不管是國內或海外,在安全前提下都值得鼓勵。以紅十字會創辦人亨利‧杜南先生為例,他就是在一次出差旅程中,目睹蘇法利諾戰役後,數以萬計傷兵哀鴻遍野,於是他放下一切公務、變賣身上所有財產、捲起衣袖、集結當地村民,救護傷兵。返國後,杜南先生把親眼所見寫成書,呼籲國際社會成立照顧傷兵的專責機構,就這樣催生了國際紅十字組織,對國際社會做出的人道貢獻,迄今一百五十年仍為世人推崇景仰。

 亨利‧杜南先生的故事告訴我們,把一個念頭付諸行動,持之以恆,是可以改變世界的。現在的年輕朋友和我們過去相比,有更多機會去看、去聽、去體會這個世界,在海外志願服務的旅程中,如果你只有感動、只想到我比別人幸福,這是不夠的,而是要更進一步去探究,是什麼樣的做為讓社會更幸福、是什麼原因造成不幸?要怎麼做才能增加幸福、減少不幸?接下來還要想可以採取的步驟是什麼?可能會遇到什麼困難?應該怎麼去解決?……。

 新年伊始,展望未來,筆者衷心期盼台灣有更多具有國際視野的年輕朋友可以成為下一個改變世界的亨利‧杜南。(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32188

【20140101 人間福報/人間百年筆陣 104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