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良友——「記著您全部的好」

教書超過四十年,除了教學相長增益我的專業知識,最大的收穫是結識許多青出於藍的學生摰友。

 日前,收到相識相交逾四十年的學生陳學淳的女兒寄來一封郵件,包括了陳學淳給親友的一封信——他的遺囑,他說:摯愛的親友:傳說人總是要死的,這事最近果然在我身上發生了!

 我的一生活得並不算輝煌,卻也豐富,算是不枉此行!現在我走了,請您把我忘記,如偶爾想起,請盡記些好的,用忘記來原諒我的惡,畢竟人總不可能是完美的啊!

 傳說人死了再不會有記憶,這點我現在不能印證,印證了也無從令您知道,但我可以告訴您,如果我記憶仍在的話,我會記著您,記著您全部的好。

 感謝您出現在我的生命中,願意成為我生活中的組合,無限感恩,也誠心祝福您!

 這就是我的遺囑。

 P.S.不要忘記刪除我的郵址喔。

 學淳臨終前四天我到醫院探望他,與他談天說地,我知道他在人世的日子所剩不多,但當我收到他的死訊時,仍不免心頭強烈悸動,讀完他的遺囑,字裡行間對生命的豁達,更讓我感觸良多。

 學淳是我在政大執教第一年的學生,主修外交,後來在英國和澳洲取得法學和航空管理碩士學位,一直在外商擔任獨當一面的管理工作,朗爽英挺,令人印象深刻。

 學淳的經歷豐富輝煌,從航空公司的高階主管到全球最大航空快遞公司,曾經擔任董事總經理,並完成美國總公司交付的美中直航任務,學淳還擔任北京奧運的亞太區運營副總裁,獲兩岸媒體評為「第一屆中國十大物流風雲人物」。

 學淳退休後,經常在刊物上針對國際局勢與兩岸關係發表論述,論點宏觀,言之有物。

 學淳是位優秀學生,更是我的摯友,他罹癌治療罔效後,來信告訴我這個壞消息,但也在信中要我放心他會妥善安排一切,信中希望帶著就要在英國學成準備執業律師的女兒來看我(因為他常常向她女兒提到陳老師…)。

 他臨走前幾天,我到醫院看他,他已停止進食,但始終沒有說一句臨終病人「交待的話」,只是告訴我「女兒為他準備的檸檬汁很好喝!」。幾天後我接到學淳女兒的郵件,告訴我父親安詳地走了,並轉告我他父親說很高興我去看他。隨後,學淳的女兒傳給我一封父親給親友的遺囑,這就是他人生的告別式,她說父親都已打理好一切,請我們不要掛心。

 這幾日,學淳「遺囑」中的每一字句,不斷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看來輕描淡寫,卻寫進我的心裡。以學淳的成就,時值六十多歲的壯年階段離開人世,對很多人來說,不僅遺憾,更有不捨,但學淳卻心平氣和面對死亡,古今多少名人雅士,可以如此豁達自在?

 學淳寫道「…我走了,請您把我忘記,如偶爾想起,請盡記些好的」,他還說「傳說人死了再不會有記憶,…但我可以告訴您,如果我記憶仍在,我會記著您全部的好」。是的,唯有記著別人的好,自己的內心才能得到祥和,才能真正的解脫。

 歲末年終總會不經意地思索人生所求為何?是墓誌銘上的隻字片語,還是盡己之力沒有罣礙的灑脫,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選擇後者。人生在世,應對社會盡力,一旦生命走到盡頭,如同佛家所言,此肉身猶如無邊無際千億萬恆河沙中的一粒沙子,記得也好、忘記也罷,都不足為題,倘若人世間多些豁達情懷,必能少生爭端,多添祥瑞福德。(陳長文/終身志工)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35951

【20140128 人間福報/人間百年筆陣 10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