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國界法治典範 躍然紙上 (談林克穎案英國裁判書)

 林克穎經刑事判決定讞後,我政府即積極引渡林回台服刑,先獲英國會議員支持簽署(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Extradition of Zain Taj Dean,引渡林克穎瞭解備忘錄),再獲英國蘇格蘭法院初步裁判同意,是台灣司法及人權所獲的信任票。我國法院、法務部、外交部的努力值得肯定;蘇格蘭法院超越邦交「政治」、尊重「法治」的務實,更堪為超國界法治的典範。

 近70頁的裁定書筆者一讀再讀,深感敬佩,裁定書內容精緻簡潔,值得法律人借鏡。總體上,裁定書用字淺顯、語法易讀,層次分明、爭點清晰,切中核心,此外,字裡行間流露法官的理性獨立、感性自信,似如與當事人,即被請求引渡人─Zain Taj Dean、請求人─中華民國(台灣)領地,進行一場追尋真相與正義的蘇格拉底式對話。

 法官馬凱弗(Kenneth MacLean Maciver)熟稔憲法及超國界法,在權力分立、人權保障之間力求平衡,令人激賞。當林克穎質疑台灣司法不公時,法官就指出,英政府與台灣簽署備忘錄司法合作,應有信任彼此司法管轄及品質的意涵。因此,法官先自問是否有權審查台灣刑事判決過程?考慮證據審查密度?再以人權保障,包括英國引渡法、歐洲人權公約、台灣已將聯合國兩人權公約內國法化等事實為核心,檢視是否有「足以重開審判」之嚴重明顯違法爭議。

 其次,馬法官審理節奏明快,處處展現「妥速審判」的積極企圖,時時留意當事人程序保障。例如:為何庭期延後?林的權益是否受律師適格專業的維護?舉證辯護的準備期間是否充足?包括程序時程、實體爭點、訴訟指揮,法官就可能爭議點一一重點交代,力求當事人心服口服。

 馬法官還自述法庭活動觀察,把主觀上對林克穎、律師、證人的印象、互動、評價等可能影響心證形成的因素攤在陽光下,虛心面對「法官以人行神事」的挑戰,體現「全觀法律人」的「全觀性自由心證」。

 從裁定書看見了英國司法如何細緻建構裁判信任度:對人權慎重、對真相謙卑、對人性務實、對法律適用既理性亦感性。一審裁判品質之高,難怪英國案件上訴改判率極低。反觀台灣高上訴率、偏高的改判率及發回重判率,常聽到當事人抱怨訴訟不當或拖延、質疑法官偏見,造成當事人期待「下一個法官會更好」以上訴拚運氣。

 再者,林克穎的抗辯亦值我們反省。我法務部聲請引渡文件缺漏遭林質疑,讓法官花大篇幅說明,雖瑕不掩瑜,但實可避免。另如台灣法官更換頻仍、開庭打瞌睡、出庭作證警察非車禍現場同一人、警方疑未及時保全沿路監視器證據畫面云云;固然林無法證明這足以影響司法公正,但諸此指摘尚非單一個案,確實折損國人對司法之信任。

 而當林抱怨台灣監獄環境惡劣形同「非人道或汙辱之處罰」,法官費心查證認定實況尚非嚴重不堪,且指出台灣政府已保證提供林「有床、合宜如廁設施」的外籍牢舍。諷刺的是何以我國籍受刑人待遇不如外籍人?而國際專家對我《國家人權報告》之審查意見確已指出「監獄過度擁擠會導致衛生、隱私、暴力等人權問題」。讀到這項保證函,讓筆者不禁要請問政府:「何謂平等權?基本人性尊嚴?」

 最後,政府將擴大引渡通緝犯之時,容筆者潑點冷水:台灣司法雖通過蘇格蘭法官「正當程序」的抽考,絕不意味可以通過「法治國」的大考。例如,因為檢方在偵查中「發布通緝」是不需經法官審查,這樣的通緝通不過正當程序檢驗之個案所在多有。因此,在向外國政府請求引渡前,行政院務必「關了門做好無罪推定的證據審查」以免被外國法官「死當」。

 一份裁判書的字裡行間,撐持的價值不只法律人的正義實踐,更是深廣的社會文明。躍然紙上的是筆者對英國熟悉的印象:上從國家運作、下至常民生活,「法治」(rule of law)早已內化為文化底蘊;英國大憲章將屆800年,不愧民主法治發源地。筆者服氣之餘,也深深期待,取法乎上,成事在人,台灣司法可以更爭氣!

【2014/06/30  中國時報 1030630】

筆者630日補充:
本文發表後,筆者很高興接獲法務部方面2點補充資訊,於此與讀者分享
1.      筆者於本文中提及「我法務部聲請引渡文件缺漏遭林質疑,讓法官花大篇幅說明,雖瑕不掩瑜,但實可避免。」實屬誤會
法務部還原情況指出,我國法務部正式向英方(蘇格蘭)提出的引渡請求所附文件完整、且文件經公()證。不過,蘇格蘭檢方影印提出法庭資料有缺漏;經被告林克穎質疑,我國法務部立即與蘇格蘭檢察官䏈繫,共同檢視流程,並無問題。

2.      我國與外國已簽署了12個引渡條約、1個個案引渡MOU(即林克穎案。林克穎案是目前唯一且第一個依標準引渡程序進行的案例。

張志軍來台/邊緣化 加深我政治不安全感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秘書長

中國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訪台,來者是客,應以禮相待,但所到之處抗議如影隨形,連在民進黨執政的高雄市,也造成流血衝突。這種情形,我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訪問大陸時不會,但為什麼張志軍來台卻會?難道台灣「風度」不如大陸嗎?
過去,我們多半認為交流可以拉近距離,但實際上,好像未必如此。馬英九總統上任以來,兩岸交流更加頻密。社會整體雖然樂見交流深化,但也強化一些人對兩岸差異的疑慮。

有句話說:「因誤會而相聚,因了解而分離。」兩岸交流深化,雖然改善了關係,但對一些人來說,卻更加認為兩岸在政治制度、生活文化,乃至價值觀的差異,增加政治上更進一步可能性的疑慮。

現在,兩岸的經濟差距漸漸減少。大陸已是世界第一大貿易體,有新聞報導,上海大學畢業生薪水21K,快追過台灣。相反的,台灣卻陷入邊緣化困境,使台灣自恃的經濟自信受傷。

兩岸經濟差距接近中,安全感下降的台灣,會更加放大政治的不安全感。有些人會歸因台灣經濟的困境,部分來自於無法正常參與國際社會,而這又與中國大陸對台灣的外交打壓有關。

筆者希望張志軍透過親身體驗,深入的想想台灣人民這種複雜的情愫,心結要完全解開,創造無壓迫的安全感,才是根本功課。

所謂的無壓迫,是大陸要更有誠意讓台灣人民感受到尊重,特別是在國際空間與國家認同問題上,主動消除台灣參與國際的障礙,解決被邊緣化困境。

所謂的安全感,拉近兩岸的經濟差距是不夠的,台灣人民最主要疑慮,還是兩岸制度的差異,只有中國大陸在制度上的精進,台灣民眾對於大陸的安全感才會提高。

期待有朝一日,大陸官員乃至於領導人訪台,看到的是台灣人民熱情歡迎,以貴賓之禮相待。那場景,意謂著,兩岸真正走到了雙贏互榮之境。

最後,也該看看台灣的「功課」,除了不斷重複這種對遠道來客的抗議、乃至於流血場景外,有什麼具體的方略解決台灣邊緣化處境,重振台灣人的自信心呢?

【2014/06/28  聯合報 1030628】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從蘆溝橋到中日八年抗戰》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從蘆溝橋到中日八年抗戰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從蘆溝橋到中日八年抗戰》

作者:郝柏村、何兆武(文靖)、齊邦媛、王鼎鈞、星雲大師、許倬雲、張作錦、張玉法、高希均、邵玉銘等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6月27日
目錄:

出版者的話 我們生命裡的「七七」(高希均)
第一章   抗戰是為了樹立能夠抬頭見人的國格(許倬雲)
第二章   每逢七七倍思親(郝柏村)
第三章   一代人的情結(何兆武/口述 文靖/執筆)
第四章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齊邦媛)
第五章   焦土仍留幾點紅(王鼎鈞)
第六章   憶七七初戰(星雲大師)
第七章   走在滇緬公路上,懷想為救中國而捐軀的壯士們(張作錦)
第八章   抗日戰爭勝利前後,一個中小學生的經歷見聞(張玉法)
第九章   「南京大屠殺」災難下的成長,使我最嚮往的是:和平(高希均)
第十章   抗戰帶給我的「流亡三部曲」(邵玉銘)
第十一章  勿再陷入「愚蠢的循環」(陳長文)
第十二章  七七蘆溝橋事變:七十七年後的探索(郭岱君)
附錄    八年抗戰大事年表

內容介紹:

大時代史觀下的戰爭,是為了「和平」而存在,人類歷經一場場的戰役,從而確認
了現今世界的面貌;然而對於生活在戰火下的人們,戰爭卻是諷刺地以暴力和死亡呈現,
人命的脆弱,人身的渺小,完全無法抵抗殘酷的殺戮。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後,中國抗日遍地烽火,災難下的億萬中國人,受到了猶如巨浪般的衝擊。在民族、國家的恥辱,與個人的生命威脅之間,紛亂的不只是整個社會,也包含每一個人不確定的未來。

今日,我們回頭看這一場戰役及其八年後的結果,抗日的勝利,廢除清末以來的不平等條約,中國重新回到世界的舞台。

然而,對於經歷過這場戰火肆虐的人們及其後代,他們的生命是否在紛亂中找到了新的舞台?

適逢七七事變七十七週年,我們邀請郝柏村、何兆武、齊邦媛、王鼎鈞、星雲大師、許倬雲、張作錦、張玉法、高希均、邵玉銘、陳長文、郭岱君等,十二位大時代的見證者,他們或親身經歷,或因抗戰出現人生轉折,透過他們的眼和筆,重新詮釋七七事變之於時代及其個人的意義,聽他們娓娓道出不同於一般歷史記載,可歌可泣的「中國大歷史」。

白內障 請大家及早預防

媒體報導馬總統右眼接受白內障摘除手術,同時提到全台約有二百萬名白內障患者,每年有十四萬人,約二十萬隻眼睛白內障手術。

筆者近日也因視力模糊,醫師確診患白內障,開始注意相關議題,發現身邊很多朋友白內障,二百萬人對單一疾病來說,是非常可觀的數字。台灣白內障手術相當成熟,無須住院、手術時間短、成功率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再加上健保給付,但如果將白內障看成和感冒一樣,忽略了預防的重要,每年耗費可觀的醫療資源,就該想想政府該做什麼、民眾可採取哪些作為,有效降低白內障發生的機會。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眼睛的重要,該如何保養、維護眼睛健康,大多把重點放在預防近視的宣導。隨著氣候變遷造成紫外線滲透愈來愈強烈,還有人的平均壽命延長,白內障病患幾乎每年都以兩位數比率成長,很多醫療資源不足的地區,白內障甚至是造成失明最主要的原因,白內障就是台灣眼科就診第一名的眼疾。

白內障好發於高齡長者,因水晶體老化混濁,但糖尿病、高度近視、經常接觸陽光(紫外線)及長期使用內固醇藥物等都可能造成白內障。世界衛生組織研究報告指出「環境因素和遺傳體質可能和白內障有關,環境因子又以陽光(紫外線)和抽菸最為密切。」不過,一九九二年哈佛醫學院和一九九七年Tufts醫學院的研究,顯示每天吃維他命C補充品,和每天吃胡蘿蔔素(葉黃素和玉米黃素)可降低罹患白內障的風險。

要減少環境因子對白內障的誘發,台灣早期推動戒菸有非常成功經驗,如果把這樣的經驗和做法,加上預防紫外線,一定可做得很好。筆者年輕時因戴近視眼鏡,較少戴太陽眼鏡,殊不知配戴具有紫外線隔離的眼鏡(包括戶外的太陽眼鏡)是保護眼睛的必要配備。這些都是主管機關、醫療院所、學校好好教導社會大眾保護眼睛的正確知識,可以減緩白內障及其他眼疾的發生。

二○○九年一則新聞報導指出「雖然白內障手術成功率很高,卻占美國整年醫療支出百分之十二,只要白內障產生時間延緩十年,便可減少百分之四十五白內障去除手術。」根據網路資料顯示,台灣每年健保門診量超過三億次以上,平均每人一年看診十五次,高出美國人均的五至六次很多,國人一般門診平均次數只要少看一次,就可以省下一百多億的健保支出。顯見好的眼睛保護和預防,也可省下更多醫療資源。

這次筆者因打網球時,感覺對方來球變得模糊,請教眼科醫師,才發現是白內障所造成的現象。這讓我想起多年前也是因網球運動後產生血尿現象,到醫院接受超音波檢查,發現膀胱有初期的惡性腫瘤,筆者當時即提出政府所提供的老年免費健檢項目中,應該將膀胱的超音波掃描併同腹部超音波一齊檢查,只要花少少的額外安排,就可以即早預防膀胱癌(男性國人十大癌症死亡項目之一)的發生。同樣的,現今的一般健康檢查,不管是自費或者免費,都沒有檢查白內障,看著白內障的患者人數不斷攀高,政府衛生醫療單位應該花更多的心力落實預防醫學,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並且和學校、非營利組織攜手合作,致力於宣導保護眼睛的正確知識和做法。(終身志工/陳長文)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56650

【20140625 人間福報 1030625】

唐獎法治獎 響起文明前進號角

「如果我們能在南非實現民主與自由,那就是我溫柔的復仇,而象徵殉道與純潔的玫瑰與百合,將會從我的斷臂中重新綻放…」這是南非民主化後首屆大法官奧比.薩克思,在一九八八年被政府特務以汽車炸彈暗殺,失去右手與一隻眼後,當他的同志誓言必為他復仇時,奧比.薩克思回答的話。
這位現年七十九歲南非民主法治化歷程中的傳奇人物、南非共和國憲法的起草人,是第一屆唐獎法治獎的得主。
除了起草南非共和國憲法,薩克思在擔任大法官期間做出許多指標性、進步性的重要判決,如死刑違憲、同性婚合法、愛滋孕婦有權免費獲得藥物避免嬰兒感染等,奧比.薩克思都做出了經典判決。
 奧比.薩克思得到唐獎除了實至名歸外,我更深信他在人類法治發展史上的傳奇,也將和唐獎精神「為世界之美好貢獻力量,展現新時代的價值與意義」相互輝映,提醒全世界的人如何努力從「法制」邁向「法治」。
看到唐獎第一屆法治獎公布得獎者,心中充滿著萬千感動。
首先,第一屆唐獎的公布,意謂著人類將多了一個「善與進步的連鎖鍊」,讓我們對人類文明的永續傳延又擁有更多的信心憑藉。近一世紀來,人類社會的高度發展,也伴隨許多嚴峻的威脅與挑戰,而唐獎,就是希望能凝聚人類的集體智慧,找出因應威脅的進步處分。因此,我們要感謝第一屆唐獎的得主,唐獎精神是靈魂,這些傑出卓越的得主們,就是實踐唐獎精神的身體,是行走世間的進步先軀,讓唐獎精神透過他們的研究、他們的理念、他們的奉獻,流遠傳布。
其次,從人類制度文明發展史來看,民主與法治可說是人類制度文明的孿生子,為世界大部分地區帶來長期和平與繁榮。然而,在長期和平繁榮背後,民主法治也出現許多鏽蝕現象,這從許多民主國家都發生一波波的制度衝撞現象可看出制度結構潛伏的問題。如美國的占領華爾街及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甚或奧比.薩克思的母國南非所面臨政經社會問題的挑戰。這不代表民主法治不好,而是代表,制度需要有志有識與有智者的集體獻心,不斷創新進步,讓制度更能貼合社會發展的脈絡前進。法治獎就是號召制度反省的「前進號角」,投射的是對制度謙卑的精神。
最後,筆者必須說,設立法治獎,是一項格外有意義的創舉。我敬佩唐獎創辦人尹衍樑先生高瞻遠矚讓法治獎成為唐獎四大獎之一。我想引一句紀伯倫的話來表達對尹先生的敬佩:「當你給的只是錢,那不算什麼,當你給的是自己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給予。」尹先生捐助的不只是金錢,而是期許時代更和諧更進步的情懷。
(陳長文,唐奬基金會董事)
【2014/06/23  聯合報 1030623】

【名人十刻】陳長文與同學的私房交流:談判藝術、危機轉機、後318往哪去

【名人十刻】由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學研究中心、學生國際法研究會共同製作。邀請國際法學者,於每週五晚上十點和大家分享他們的人生經驗與社會觀察。

預告片

[vimeo]http://vimeo.com/93172337[/vimeo]

 

 

☆第一集:陳長文教授-談判的藝術 ☆

[vimeo]https://vimeo.com/93455590[/vimeo]

陳長文教授,身為理律法律事務所的大家長,國際法與超國界法的資深老師,同時擁有豐富的實務經驗及教學經歷,投身公益更是不遺餘力,對國家及社會都有極大的貢獻。
我們很榮幸邀請到陳長文老師接受我們的專訪,成為本節目第一位受訪者。希望能藉由此訪談,將老師豐富的經歷及寬廣的眼界,傳遞給對此一領域有興趣的觀眾;同時,讓大家看到老師不同的面向及角色,感受老師的風範。

☆第二集:陳長文教授-危機與轉機 ☆

[vimeo]https://vimeo.com/94551816[/vimeo]
「歷創的理律,美麗的珍珠」,2003年理律法律事務所面臨重大挑戰,【名人十刻】第二集我們邀請陳長文老師與我們分享,老師是如何將危機化為轉機;此外,1991年,陳老師代表海基會,與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先生晤談,於會談過程中提出「一國良制」的概念。讓我們來聽聽陳長文老師的談判經驗分享!
♡♡♡影片最後,還有陳長文老師歡樂高唱台語歌:「心心相愛」喔!

☆第三集:陳長文教授-後318,我們該往哪裡去 ☆

[vimeo]https://vimeo.com/96042681[/vimeo]
 「若能秉持良知奉行,政治,是最難的藝術,也因此是最尊貴的職業。」
【名人十刻】第三集,我們邀請陳長文老師與我們分享老師的政治觀察與期許。

化解WiMAX困境 創造三贏

隨著通訊傳播委員會(通傳會)核發4G電信執照,台灣總算跟上全球採用4G LTE技術國家之腳步。在此時刻,我們看到另一群電信業者正為了生存而奮戰。

依報導,WiMAX業者呼籲通傳會須正視WiMAX業者依法受保障之頻譜,不得恣意強迫業者移頻,通傳會應支持WiMAX業者於執照有效期間將技術自費升級,通傳會不應該以「不作為」迫使業者持續使用過時技術/設備,卻指責業者頻率使用不彰而擬駁回業者換照申請等。

如此困境屬實,不難理解WiMAX業者指出其不排除向通傳會請求國家賠償之可能性。

從我國4G發展遲緩,到WiMAX產業從發照至今的紛擾,乃當年政府(與WiMAX業者)選擇系統失當所造成。依報導,2009年通傳會在同屬4G的WiMAX與LTE技術中,選擇WiMAX作為電信發展方向,孰料,不到二年局勢丕變,WiMAX技術並沒有如預期地成為國際主流,通傳會在2011年也承認WiMAX核發執照不是最正確的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於WiMAX釋照之初,通傳會為了鼓勵技術發展,於制訂WiMAX執照之「無線寬頻管理規則」時,即明揭「基於『鼓勵通訊傳播新技術及新服務之發展』與『技術中立原則分配管理稀有資源』之兩基本方向,積極規劃釋出無線寬頻接取業務執照事宜。」亦即所謂「技術中立」原則,故而該規則明訂無線寬頻接取技術時並未提及特定技術(如WiMAX)。

但依報導,對於WiMAX業者依「技術中立」原則所提出技術升級之書面申請,通傳會遲遲均未「正面」回應,也未依法做出任何實質准駁;尤其,通傳會明知業者可透過升級至國際電信組織認可之WiMAX 2.1(或稱WiMAX Advanced)技術,以提高對消費者之服務,但卻因通傳會之「不作為」,任由WiMAX業者因技術失靈淪入關門倒店之困境,不但將造成業者的巨大投資損失,對於消費者權益保障而言,通傳會的恣意不作為也是明顯不當並且違法。

通傳會將WiMAX業者棄如敝屣之處理顯係違法的作為,尤其業者依據核發之執照,既已取得經營WiMAX業務之權利並已營業多年,政府自應本於誠信,不得限制業者提升技術,亦不得藉不做實質准駁而減損WiMAX業者之營運年限,造成政府、WiMAX產業與消費者三輸之局面。

通傳會的不作為是行政恣意之典型案例,明顯違反行政程序法所揭示之「依法行政」以及「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的基本原則。

倘通傳會早日許可WiMAX業者進行技術升級,既無須政府提供新的頻譜資源,即可讓業者在現有之頻譜下有效率營運,如此方能保障WiMAX業者公平競爭之機會並維護WiMAX用戶之利益。

綜上,WiMAX業者面對目前困境的原因,雖不能歸責於政府的政策錯誤,但政府至少應協助業者自費提升技術,政府更不應違背政府所訂的遊戲規則而讓業者/WiMAX用戶承擔後果。

通傳會委員應該知道,獨立機關不代表可以恣意裁量;亦即,通傳會必須以誠實信用之方法,在法律所保障的WiMAX業者權益以及有效使用頻譜的政策天平上,以對話取代恣意,回歸以誠實信用態度依法行政。

同時,考量頻譜資源、業者技術升級、通訊產業發展以及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找到政府、業者、消費者三贏的解決方案——例如,儘速核准WiMAX業者進行技術升級,WiMAX業者技術升級後如有不需使用之頻譜則由政府以合理條件取回等。

總之,當市場上有更多的電信參與者,最終的贏家還是享有多元選擇的消費者。(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29&art_id=29593

【20150407 經濟日報/名家觀點 1040407】

誰來共同決定台灣前途?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台灣前途,誰說了算?這個吵了一甲子的問題,因為賴清德和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的發言,又再度「認真的」被重吵了一遍。

 但既然要吵,也許就用這個機會,把各方的吵架邏輯做個釐清。先讓筆者用「兩個圈圈」的比喻來說明。

 大圈圈對小圈圈說,你的前途,由包括你在內的大圈圈共同決定。小圈圈生氣了,我的前途我單獨決定,你憑什麼一起來共同決定?

 對「中國大陸」這個大圈圈來說,台灣是包含在大圈圈內的小圈圈,台灣前途由大小圈圈一起決定,是自然也是客氣之理。范麗青的發言,可說是一種圈圈從屬邏輯下的結論。

 但對小圈圈來說,這必然的結論,可就沒有那麼必然。從情感論,小圈圈認為,我並不在你之中,你是你、我是我,你憑什麼決定我的前途?如果從這個角度解讀,如果認定台灣並不從屬於「中國大陸」這個政治概念,那麼台灣朝野不同意范麗青的說法,也就不難理解。

 只不過,對小圈圈來說,卻還有一件「麻煩事」,那就是,由於兩岸分治一甲子,情感上的疏離,認為兩岸之間各不相屬,恐怕是當前台灣人民的「主流情感」,但中華民國的憲法,卻未必順著主流情感的邏輯。

 中華民國憲法所採邏輯並不是二個圈圈邏輯,比較接近三個圈圈邏輯。「中華民國=中國」是大圈圈,「大陸」與「台灣」都是「中國」這個大圈圈內的「子圈圈」。

 從歷史邏輯論,「台灣前途,由包括台灣人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這個邏輯也不能說是錯誤,但在實踐邏輯上,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讓「自由地區」可單獨行使修憲權,所以在實踐邏輯上,台灣前途也可以由台灣人民單獨決定,但前提是要完成修憲所需的高門檻程序,甚至也會面臨戰爭的風險。

 圈圈論,只是問題的認知角度,顯然不是解決問題的解方。那問題的解方是什麼呢?

 我們不妨從另一個邏輯系統來重新組構「台灣前途,誰來決定」的問題。

 這又得要回到「台灣前途由包括台灣人在內的中國人共同決定」這句話。

 若依三個圈圈論,中國人必須再區分為,台灣人民與大陸人民,所以語句會變成:「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與大陸人民共同決定。」

 接著,要問的是,所謂的共同決定,是多數決式的共同決定?還是否決權的共同決定。若是多數決式的共同決定,台灣人民是不可能接受的,因為2300萬人投不贏13億人,所以所謂的共同決定,等於「大陸人民決定。」

 共同決定比較合理的解釋是,兩邊同有「否決權」的決定。意即,任何現狀改變的提議,只要台灣人民或大陸人民有一方說不,就會被否決,台灣或大陸就必須維持在現狀。不論情感或法理邏輯的歸向為何?在可預見的未來內,說起來,我們都還看不到,有哪一種改變現狀的提議,有可能被雙方同時同意的。

 由此可見,在時機條件尚不成就的此刻,大陸方面(或賴市長)去碰觸台灣前途誰決定這個問題,是自找麻煩,只會引起台灣(或大陸)民眾的反感。先不要說「共同決定」說在台灣人民的情感上被接受的可能性不高,就算「共同決定」是有道理的,那道理也不會在現在實現。

 當然,對此時的大陸當局來說,「共同決定論」已是底限,不可能期待大陸當局說出「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單獨決定」的話。但這個底限,放在心底就好,或不必宣之於口。

 也許,有一天,台灣人民也會接受「共同決定」說,但那一日,必然是中國大陸在經濟、政治制度都充分成熟時。當一個公義、富足、自由、民主的大陸出現了,把統一當成一個選項,讓全中國(台灣與大陸)人民共同決定,在那時,大陸人民若支持統一,我也看不出台灣人民有否決的理由。

 就算到時台灣人民還堅持選擇不統一,我想,一個文明成熟的大陸人民,也會有足夠的自信放手,「不能好聚,那就好散吧」,不能統一,還是兄弟之邦。

 總之,要想實現統一,大陸方面,要努力的就是創造筆者23年前在北京向吳學謙副總理所提的「一國良制」的條件,讓台灣人民有「一國」的誘因,在此之前,所謂台灣前途誰決定?應該是個假議題吧!

【2014/06/16  中國時報 103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