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獎法治獎 響起文明前進號角

「如果我們能在南非實現民主與自由,那就是我溫柔的復仇,而象徵殉道與純潔的玫瑰與百合,將會從我的斷臂中重新綻放…」這是南非民主化後首屆大法官奧比.薩克思,在一九八八年被政府特務以汽車炸彈暗殺,失去右手與一隻眼後,當他的同志誓言必為他復仇時,奧比.薩克思回答的話。
這位現年七十九歲南非民主法治化歷程中的傳奇人物、南非共和國憲法的起草人,是第一屆唐獎法治獎的得主。
除了起草南非共和國憲法,薩克思在擔任大法官期間做出許多指標性、進步性的重要判決,如死刑違憲、同性婚合法、愛滋孕婦有權免費獲得藥物避免嬰兒感染等,奧比.薩克思都做出了經典判決。
 奧比.薩克思得到唐獎除了實至名歸外,我更深信他在人類法治發展史上的傳奇,也將和唐獎精神「為世界之美好貢獻力量,展現新時代的價值與意義」相互輝映,提醒全世界的人如何努力從「法制」邁向「法治」。
看到唐獎第一屆法治獎公布得獎者,心中充滿著萬千感動。
首先,第一屆唐獎的公布,意謂著人類將多了一個「善與進步的連鎖鍊」,讓我們對人類文明的永續傳延又擁有更多的信心憑藉。近一世紀來,人類社會的高度發展,也伴隨許多嚴峻的威脅與挑戰,而唐獎,就是希望能凝聚人類的集體智慧,找出因應威脅的進步處分。因此,我們要感謝第一屆唐獎的得主,唐獎精神是靈魂,這些傑出卓越的得主們,就是實踐唐獎精神的身體,是行走世間的進步先軀,讓唐獎精神透過他們的研究、他們的理念、他們的奉獻,流遠傳布。
其次,從人類制度文明發展史來看,民主與法治可說是人類制度文明的孿生子,為世界大部分地區帶來長期和平與繁榮。然而,在長期和平繁榮背後,民主法治也出現許多鏽蝕現象,這從許多民主國家都發生一波波的制度衝撞現象可看出制度結構潛伏的問題。如美國的占領華爾街及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甚或奧比.薩克思的母國南非所面臨政經社會問題的挑戰。這不代表民主法治不好,而是代表,制度需要有志有識與有智者的集體獻心,不斷創新進步,讓制度更能貼合社會發展的脈絡前進。法治獎就是號召制度反省的「前進號角」,投射的是對制度謙卑的精神。
最後,筆者必須說,設立法治獎,是一項格外有意義的創舉。我敬佩唐獎創辦人尹衍樑先生高瞻遠矚讓法治獎成為唐獎四大獎之一。我想引一句紀伯倫的話來表達對尹先生的敬佩:「當你給的只是錢,那不算什麼,當你給的是自己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給予。」尹先生捐助的不只是金錢,而是期許時代更和諧更進步的情懷。
(陳長文,唐奬基金會董事)
【2014/06/23  聯合報 103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