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迷雾里的龙

自序《受缚的神龙-太阳花下的民主反思》迷雾里的龙

《受缚的神龙:太阳花学运后的民主反思》

作者: 陈长文、罗智强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10月30日
目录:

序:太阳花下的民主反思/陈长文
第一章-民主神:从云端到凡间
第二章-斗神:民主的斗性
第三章-山神:立场决定观点
第四章-鲁蛇神:去魅化的新英雄
第五章-温拿神:身分抽签机前的谦卑
第六章-龙神:失能的行政权
第七章-庸神:政治领袖的平庸化
第八章-规则神:立法者的权力溢出
第九章-正义神:司法的独立或独裁?
第十章-统独神-议题的影舞者
第十一章-选举神-未实现的民主逻辑
第十二章-革命神-击倒伪民主神之后
第十三章-全球化神-天使与魔鬼的合体
第十四章-直接民主神-实践的可能性
第十五章-新民主神-提升民主品质的四个解方
后记:从科学面的故事说起/罗智强

【自序】迷雾里的龙

陈长文

龙骑士骑着飞龙,要穿过迷雾森林。

迷雾森林里常年笼罩重雾,不分昼夜。由于雾浓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要飞越迷雾森林谈何容易?

于是一路上,飞龙不是被树枝绊住、就是在原地打转、甚至好几次差点一头撞上山壁。

龙骑士很生气,一会儿怪飞龙耳不聪,一会儿怪飞龙目不明,再不然就怪飞龙飞行技术太差、反应太迟顿,甚至怀疑飞龙是故意想害龙骑士。

飞龙被嫌到忍不住回驳:“是不是该想办法请迷雾精灵先把雾驱散,再来穿越,否则,连路都看不清楚,要怎么安全的穿越森林呢?”

在三月十八日太阳花学运开始后不久,我和智强谈到了对时局的忧心,智强提了一个主意,与其只是单纯的忧心,不如,从反思的角度,把这一场学运当成一面镜子,来映照台湾民主的现况,思考民主价值本身的盲点。这不是质疑民主,毋宁是一种检视,透过发掘问题、看见问题,看看民主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要如何面对?有没有可能更强壮?

于是,我和智强有了很多的讨论和意见的交换。我们一篇一篇的发表一些看法,但我觉得,这样似乎显得零散,主轴难以贯透,甚至因为单篇文章切割开来,有些意思不够完整,前因后果说不清楚,反而有可能引起一些误会。

智强也有同感,交换想法后,我们认为不如以一本书的框架与篇幅来写这一系列的主题。毕竟,我们想要讨论问题范围不小,单篇单篇一千到二千字的文章,实在无法涵盖;以一本书的架构来写,论理起来,也比较可以顾及层次感,一层一层的分析,针对不同的问题,向上爬梳、向下探索。

于是我们师生二人,就开始了这一场民主的思辨之旅。

但第一个问题是,要用什么样的笔法写这本书?

用“对话录”的形式吗?

陈长文:民主的正当性在于……

罗智强:一旦正当性受到质疑,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就不意外……

这样的对话录,好处是,我和智强各自表述的意见,会比较清晰。但坏处是,意见会显得破碎,读起来,也会觉得生硬。

点子多的智强,又提了建议,以我为第一人称、为主要视角,来写这本书,智强则化为一种辅助的第三人称、第三视角,穿入他的意见。这样的写法,阅读起来,意见主轴会比较集中清楚,读起来也比较轻松容易,不会感觉支离破碎、难以咀嚼。

于是,这本书的呈现形式,就大致有了轮廓,用非对话录的方式,来写我们师生的对话与观点想法。

所以,书里面许多以我为第一人称的意见表述,有很多都是我和智强对某些事情的共同看法。

智强的下笔快、整合力强,常常我说的一些很抽象的概念与想法,他都能很快的用周延的逻辑、具体的事例,把这些概念以浅显易读的文字表现出来,这一点,让这本书的进度得以加快许多。

另一方面,喜欢写寓言故事的他,还采用了一种较少采用的有趣笔法,就是在每一章的篇头,根据文章主旨,创造一个与龙有关的寓言故事,以收画龙点睛的效果。毕竟,这本书要谈的议题难免会有一点复杂、有一点抽象,读起来比较严肃与沉重。在篇首加上寓言的这种体例,我们希望让读者,在轻松阅读寓言后,可以快速的掌握与理解,接下来的篇章,我们想要谈的议题。换言之,这本书,我们并不打算写成一本专业艰深的学术著作,尽可能以深入但浅出的方式,试着点出问题,就像引玉之砖,希望能打破一些习以为常的惯性思考,带出一些想像的可能。

而这也是这本书书名,我们把主标定为“受缚的神龙”的原因。这是智强在本书创造的寓言里,我特别挑出来了做为书名的一则寓言。

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心情,来看太阳花学运,在某个层面上,我认为太阳花学运对现行代议民主政治的冲撞,在程度上是超过比例的,这也必然会带来一些后遗症。

但太阳花学运还是有它正面的意义与价值,其中一项,就是示警、就是反思。就算这次的学运在手段的使用上超过了比例(过了头)。但中间还是有二个值得探讨的内在因素:一是,用什么标准来检视学运,并评断他们过了头?二是,过了头的现象不是自发的,而是被击发的,它有成因,是什么因素击发这个过了头的学运?

我认为,太阳花反映的其实是对体制的不安,是对现状不满的出口,执政者尤其首当其冲,是被对抗与批评的对象。然而,执政者也是从体制选出来的,如果执政者令大家不满,容或有执政者个别的问题值得检讨,但同时,是否也有超越执政者的制度结构问题,应该要被看见?

就像龙骑士骑的飞龙,也许这只飞龙的飞行技术确实有可以被挑剔之处,但真正的重点是,我们被重雾封锁,看不清楚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什么,当然就不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于是国家的运作,陷入一种一再重蹈覆辙的历史循环。我们感到不安,表达不满,但往往没有认真的去思考造成不安不满的制度之结是什么?

而在这本书中,我们试图找出那个制度之结,至少,点出制度之结的可能样貌是什么?

如果把“体制”拟人化,那么民主政治、自由市场经济体制,被太阳花学运冲撞时,就算那样的冲撞看起来不合理,都还是要保持一种谦卑,为什么这“不合理”的冲撞会发生?少了这样的反思,才是体制最大的威胁与危险。

让我们一起建立这样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