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 不应是政府

立法院财政委员会12日邀请财政部、金管会两位首长,报告公股银行对顶新集团的债权保障措施、以及对该集团持有台北金融大楼公司(即“台北101”)股权所采取的策略。民意机构至今仍关切顶新集团的相关事。

日前,财政部协调公股与民股,促使顶新魏家退出台北101经营层,总经理暂由代表公股的董事长宋文琪兼任,宋董事长对媒体表示,“公股就是全民”,因此未来“不会盲目遵守”公股的指示。笔者甚表赞同,却也感慨:这段谈话原本即是公司治理的基本原则,竟能成为斗大的新闻标题?

笔者曾撰文《公公并 需一加一大于二》(2014/6/17),指出公股银行经营团队“习惯”由官方主导,形成“官不官、民不民”吊诡状态,严重偏离公司治理常轨;同样的困境亦发生于国营事业,政府一面监督经济秩序,另一面却身兼参与。

“球员兼裁判”的结果,不仅有公平性疑虑,也抑制了自由市场效能,且依实证研究,公股事业与国营事业的绩效亦普遍不如民营企业。(参见笔者2014年3月10日《<国营事业暴殄天物 应积极民营化》>一文)。

因此政府该做的,应该是完善法制体系以维系公平的市场秩序,让自由竞争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充分发挥效能,除有不得不然的公益考量外,笔者认为政府除须积极加速国营事业民营化脚步,应尊重专业经理人的决策,减少泛公股的“干预”,防免企业配合政策执行无可行性的业务。

观察最近的“灭顶行动”,据报载,有官员表示政府“手中有些工具可运用”,政府回应民意固然值得肯定,但以行政指令破坏商务行为,如同许士军教授所言,此举“可能恶化台湾营商环境,降低台湾经济吸引力”,是否妥适值得深思。

笔者百分之百赞同以“企业社会责任”(CSR)作为公司治理的基本准则,例如纳入“赤道原则”(EPs)作为银行授信的参考依据。然而政府在符合社会期待的同时,也应审慎考量“契约必须守信”和“信赖利益保护”是经济活动安定基础,民法另有“情事变更原则”作为制衡,若恣意以公权力干预企业经营,不但赔上企业对政府的信赖,亦侵害人民受宪法保障的财产权,如同将公司治理原则沙塔化,任由公权力拆建。例如交通部于2005年“公然违法”修改财团法人航发会的章程,以援助与航空事业无涉的高铁,亦为政府不当干预案例。

如同金管会主委曾铭宗所言,政府的干预绝对是“最不得已的手段”,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不应该是政府。期待顶新事件唤起企业的社会责任,政府并借此建构更完善的公司治理法制,奠定永续的基石。

(作者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

【2014-11-13/经济日报/A4版/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