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县市长选举=服贸信任投票

马总统在四年前的ECFA辩论时,曾经比喻“别人已经上操场了,台湾还在绑鞋带”。可惜的是,如今台湾绑好了鞋带,却忽然在跑道上停下来沉思,中韩FTA的签订,证明韩国又超前了台湾一圈。

回顾台湾签署FTA的历史,所有非邦交国的签订,例如台纽、台星FTA都是在ECFA协议之后,可惜的是,又因为服贸的瘫痪,而让其他FTA谈判停滞不前。台湾的走向世界,必须得到对岸的至少不杯葛,这是台湾人民不愿看到的情况,却也是我们无法改变的现实。

服贸,已经躺在立院二年,所谓的“反黑箱”已经证明只是托词。在野党持续的瘫痪议事、占领主席台,丝毫没有一丝“透明审查”的企图,就足以显示了反对者就是要实质上阻止服贸的通过,再影响到后续的货贸。

马总统说,希望在他任内会完成服贸、货贸,这是一句好话,也是一句空话。笔者想要请问马总统:“你如何做到?”人民为了要国民党“完全执政、完全负责”,于是让国民党同时拥有行政权和国会多数,但国民党现在的表现,像个“多数党”吗?

请问马总统,在剩下的任期,如何解决在野党的杯葛议事?难道就靠几句言语的呼吁,就能期待在野党忽然大发善心,自动缴械?

服贸的僵局,在于欠缺最新民意的测量管道。在万般无奈下,要解决这样的僵局,笔者认为应慎重考虑,以年底县市长大选的总得票,作为对服贸的信任投票。国民党的立场是通过服贸,民进党的作为是以占领主席台杯葛服贸,笔者建请马总统公开宣布,让县市长选举,成为对服贸的信任投票,也就是说:“如果国民党的县市长总得票高于民进党,那么选后行政院就依法将服贸协议视为行政命令自动生效,无须再经国会审议通过”。

相对地,如果国民党总得票低于民进党,那就表示民意的确反对服贸,则马政府就该承认自己的错误,将服贸与货贸议题留待下任总统处理。

可能的质疑是,服贸是中央议题,跟地方选举并不相关。美国前众议院议长欧尼尔曾说:“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去年民进党籍县市长曾经决议要联合起来,“行政抵制”服贸协议,就已表示服贸议题当然与地方首长有关。

真正无法厘清的是,县市首长选举有复数的考量因素,并不是只考量服贸,将选举结果作为对服贸的信任投票,是否完全准确?笔者承认,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但除非我们甘心让台湾的经济继续空转,人民继续对立,否则县市长选举,已经是最准确的民意温度计。

当然,如果马总统认为如此的宣示会不利国民党选情,就表示马总统自己都对服贸获得民意支持没有信心,那又有何正当性推动服贸?相反地,民进党认为民意反服贸,那么“县市长选举就是服贸的信任投票”等于是帮民进党助选,更无反对的理由。【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台北市)】

【2014-11-18/联合报/A15版/民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