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魔藥 喝或不喝?

  九合一選舉結果,不到10天即將揭曉,倘若國民黨在這次選舉中失敗,必將被解讀為馬總統與國民黨的兩岸路線與經濟政策的否決。已經卡關的服貿、貨貿與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更無望過關,這一點,是所謂「經濟選民」,在這一場「地方選舉」投票時,不能不考慮的因素之一。
  放在選民面對的選擇,將不只是張三、李四個別市長候選人的能力的對比,也包括對國家發展方向的選擇。簡言之,這中間差不多就是二種風險的選擇,國民黨憂的是「經濟邊緣化的風險」,而民進黨憂的是「主體性喪失的風險」。
  副作用發作前恐先喪命
  那下一個問題是,要相信那一邊的憂心呢?讓我從一個寓言故事談起。
  眾龍在競技場爭鬥。生死存亡懸於一戰。
  閃電龍在上場前,龍戰士給了他一瓶加強戰鬥力的魔藥。
  閃電龍將魔藥推開,對龍戰士說:「我知道這瓶藥可以增強戰鬥力,但聽說可能有副作用,我不吃這種可能有副作用的藥。」
  龍戰士向著競技場環場一指,包括烈火龍、毒霧龍、寒冰龍、鋼鐵龍……每一條參加競技場的龍都在喝魔藥。
  龍戰士說:「是的,這藥可能有副作用,但當競技場的每一條龍都喝了魔藥而你不喝,你還不用等到魔藥的副作用發作,你就會在競技場上被殺死。」
  這個寓言,是我感慨於318學運對民主的衝擊,在我最近和羅智強先生發表的新書《受縛的神龍》裡面的一個寓言。透過這個寓言,我想點出3個層次的方向選擇問題。
  全球化或反全球化?挺服貿或反服貿?重成長還是重分配?
  首先,全球化不會沒有副作用,例如貧富差距一部分的因素即與全球化有關。這就是魔龍寓言要說的,當我們的貿易對手都在喝全球化這瓶魔藥時,高度仰賴自由貿易的台灣,喝不喝全球化這瓶魔藥?如果不喝,很可能還沒等副作用發作,台灣就被韓國等對手擊倒。
  同樣,台灣該不該和中國大陸簽服貿與貨貿?在野黨想繞過中國大陸,來減少對中國大陸經濟依賴的程度,降低了經濟依賴,也就可以阻絕未來政治依賴的風險。但當全世界的國家都爭相「直進」中國大陸這個世界市場與世界工廠,喝這瓶與中國大陸加深經貿關係的「魔藥」時。台灣不想承受依賴中國大陸經濟的副作用,而選擇不喝這瓶「魔藥」,就不可能不付出台灣貿易競爭力下降的代價。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各方對即將上路的中韓FTA如此憂心的緣故。
  第三,則是成長與分配之爭。一部分人認為兩岸深化經濟關係,也許會帶來經濟成長,但這樣的經濟成長,其果實被少數人寡占,台灣大多數的民眾並未享受。例如,兩岸這些年雖然持續的交流發展,關係亦趨緊密,但貧富差距的擴大、年輕人的低起薪、節節攀升的房價等等,都從結果論「印證」,兩岸關係改善的「紅利」,被少數人,特別是經濟的上層或政治的權貴占取,這種「成長」,不但對人民來說無益,甚至是不公平的有害。
  這樣的論據,在感性上,是非常強而有說服力的。
  但麻煩的地方在於,從理性上來說,「成長」不一定帶來絕對合理而公平的「分配」,但如果沒有成長或者是負成長,經濟的餅縮小,那麼再公平的「分配」也恐怕是「縮小的分配」,一個縮小中的分配,往往不公平感反而會更深。
  選民都有義務好好思考
  這又回到魔龍寓言,就算「成長」是有副作用的魔藥,為了避開「縮小的分配」,你選擇喝還是不喝?
  最後,這一場九合一的選擇,名為地方選舉,實際上對國家發展方向卻必將產生關鍵性與決定性的影響。有副作用的魔藥已在選民的手上,喝還是不喝?攸關的是國家發展的大方向,是國家領導人和選民都有義務好好思考的。(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4/11/21 –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8
  【2014/11/21 中國時報 103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