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主席双辞,放手是最勇敢承担

  想从一件事开始谈起:国民党大败,国民党籍的立委罗淑蕾在电视节目上痛批:“我不懂他凭什么还继续待在党主席的位置上。”这让我想到一个圣经故事。“你们当中谁没有罪的,就向他投石吧!”

  对马英九攻击的人不少,为什么选罗当例子?因为,国民党今日之败,马主席固然该当首责,但国民党内以罗淑蕾为代表打着蓝旗反蓝旗的人物,又何尝不是在过去的6年半中,一点一点将国民党分尸的刽子手呢?

 当然,这又可以形成一个逻辑循环,身为党主席,却让罗淑蕾现象啃噬国民党,也算一种领导的无能。

  但罗淑蕾印证的政治荒谬、马英九被众石相投,乃至于国民党的大溃败,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台湾怎么办?

  这还是得从马英九谈起,我想从事实与现实两个理路分剖。

  先看事实。最核心的问题是,马英九错了吗?我认为,错的是马英九的方法,但马英九路线并没错。是的,台湾陷于困顿,年轻人普遍不满,但若时光倒推,2008年是谢长廷当选或2012年是蔡英文当选,少了两岸直航、陆客来台观光、ECFA早收清单这种种被视为“亲中卖台”的路线,台湾的经济会更好还是更坏?

  马英九对军公教年终奖金动刀,而被选票重惩;想启动年金改革,最后不了了之;卖了命宣传核四,却被恐核的海啸打趴…。但回头再问,年金等福利制度不改革,台湾财政破产几乎就在可预见的将来;日本311后人民对核电的恐惧可以理解,但台湾缺电的危机,却不是一句发展再生能源的口号就会烟消云散的。就算不喜欢马英九,也不能说他的路线是错的。

  说这些话,又会被归类为“爱马仕”,我接下来的话,“咒马仕”们,应该会喜欢。

  从事实理路来看,将万责万罪都算于马英九一人,是一种偷懒的不公道。但从现实理路来看,马英九个人的公道是末节,台湾的政治现实就是:“站在马对边,就是站对边。”在这个现实下,马总统与马主席已不可能再做任何的事情。

  这很残酷,但面对这样的残酷,才是一心以台湾利益为念的马总统该面对的承担。因此,我接下来的建议,比罗淑蕾还不中听。谨以野人三策献之。

  上策,马英九不只应辞去党主席,马英九、吴敦义也应同时辞去总统、副总统,让总统、副总统同时缺位,并依宪法增修条文第二条第八项,进行总统、副总统补选。

  依目前台湾的政治情势,虽然这场补选国民党必败,但依目前的情况发展,2016的总统选举国民党也毫无胜算可言。或许马总统想等2016社会还他一个恐怕已不会来临的公道,但已经气若游丝的台湾,显然经不起再等这1年半了。

  既然九合一大选,选民已经否定了马英九路线,再绑1年半既无意义,只会让台湾继续沉沦。就让民进党执政,把未来1年半交给民进党做做看,如果做得好,就再做4年;如果未来1年半的民进党路线的试运行,大家发现是真正的灾难,1年半后的国民党才有浴火重生的可能。而对台湾而言,既然那个灾难性的低谷非来不可,就让它早一点来,才有机会早一点走出。这是民主的宿命,也是去年底笔者建议推动倒阁并解散国会的用意。

  而民进党一胜选,就应贯彻其政治立场,宣布废核四,核一、核二也应考虑除役;退回服贸、货贸并思考依EFCA规定,宣布终止ECFA…。

  而马总统辞党主席后,应由六都唯一险胜的朱立伦接任党主席,并参加这必败的总统补选,展现国民党唯一残存的中生代的承担气魄。

  若上策国民党不纳,中策则由民进党组阁,让选战大胜的民进党早点实践它的政策。只是这中策,而民进党不一定会接受。

  下策是,马英九总统主席皆不辞,行政院长依然任命国民党人士,但若选择此策,马总统也应撤回服贸、货贸,当个沉默的看守总统,也别再推任何只会适得其反的改革,就安静地守完最后的任期。

  最后,笔者敬佩马总统的人格操守、对政策的用心、对人民的关怀,这一点,即便此刻,毫不动摇。我很遗憾,更是心疼,这样的总统却不得民心。但我所认识的马总统,是一个能让国家利益超越个人荣辱的政治领袖。时不我予,不如归去。马总统,适时的放手,才是最勇敢的承担。(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4/12/01 中国时报 103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