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辭解縛龍鎖 新憲例破僵局

  一日我提出馬總統雙辭總統與黨主席的建議後,很樂見正反皆至、褒貶皆有,這是好事,民主,最需要的就是思辨。

  過去六年半,馬英九總統的問題,大家已經討論得「夠多了」也「夠久了」,但把萬責萬罪都歸於馬英九一人是一種偷懶的不公道。大家太過執著找一個「出氣筒」,因此閉眼不看真問題。真問題是,台灣的民主制度、憲政體制,出了一些問題。

  我曾經把政府比喻為一條龍,我們怕這條龍力量太大,所以在他的身上加上一道道的鎖鍊。最後這條龍被綁得動彈不得,什麼事也做不了,大家再回頭丟石頭說:「虧你還是條龍,這麼無能。」

 民進黨也不要看笑話,這縛龍的鎖鍊,民進黨上台後依然存在。

  外界以「違反憲政原則」反對馬辭總統,但是違反誰的「憲政原則」?憲法有那一條規定總統不可以辭職呢?而且,就算真有這個憲政原則,就不可以被打破為憲政新例嗎?

  核心問題還是,馬總統未來一年半還有可能做事嗎?他有心做事,但台灣人民已決定不讓他做事。台灣為什麼要再繼續一年半的空轉?

  如果,我們現在的憲政原則,會讓台灣卡在一個沒有出口的僵局,一點一點的窒息。那我們為什麼不能去思考,建立一個可以引帶一部分內閣制精神,得以在國家全面卡住的時候,突破僵局的「新憲政原則」?也就是當總統失去民心,導致國家陷入停滯泥淖時,建立一個主動去職的憲政慣例,避免空轉?甚至以此為基礎,進一步討論,台灣究竟適合總統制還是內閣制?

  面對殘酷的政治現實,我獻野人三策:上策雙辭,中策讓民進黨組閣,下策徹底看守。當然,從政治運作的實際現狀,上策、中策都有難度,很可能的結果,就是進入下策。如果選擇下策,也只能維持中央政府最基礎運作,不必期待馬英九還有能量推動改革。甚至應該撤回服貿、貨貿與示範區,回應最新民意,而這也是政治現實,因為,除非民進黨回心轉意,否則這個已完全被民進黨綁架、主席台時時被霸占的國會,不用期待任何民進黨反對的政策走得出立法院的大門。

  「站馬的對邊,就是站對邊。」我知道馬總統很無奈、很遺憾也很挫折,明明自己憂國憂民提的好政策,為什麼被批得一文不值、被質疑親中賣台?我也要很無奈、很遺憾、很挫折的告訴馬總統,因為,這些對的政策是馬英九提出的,就變成錯的。很殘酷沒錯,卻這是當前社會情緒的實然。

  「雙辭」是我這野人想破腦袋後,唯一想到讓停滯內耗的台灣可以稍稍「快轉」的機會,當然補選總統要付出的社會成本,也不可謂不鉅,這是另一個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困難。

  我早就猜得到馬總統不會接受上策,中策恐怕也很難,他有太多黨內人情的包袱,他有個不服輸的拗脾氣。但我的目的也不在於說服馬總統接受,提出這個想法,是希望至少可以達到「拋磚引玉」的效果。希望我們的社會,不要只顧著把馬英九當出氣筒,這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偷懶思考,馬不管辭不辭,最多也就是一年半的任期了,比他這一年半任期更重要的是,台灣的未來還能不能等?我們何時要開始認真檢視,我們面臨的重大制度困境。【作者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4-12-03/聯合報/A17版/民意論壇】

【2014/12/03 聯合報 103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