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辞解缚龙锁 新宪例破僵局

  一日我提出马总统双辞总统与党主席的建议后,很乐见正反皆至、褒贬皆有,这是好事,民主,最需要的就是思辨。

  过去六年半,马英九总统的问题,大家已经讨论得“够多了”也“够久了”,但把万责万罪都归于马英九一人是一种偷懒的不公道。大家太过执著找一个“出气筒”,因此闭眼不看真问题。真问题是,台湾的民主制度、宪政体制,出了一些问题。

  我曾经把政府比喻为一条龙,我们怕这条龙力量太大,所以在他的身上加上一道道的锁链。最后这条龙被绑得动弹不得,什么事也做不了,大家再回头丢石头说:“亏你还是条龙,这么无能。”

 民进党也不要看笑话,这缚龙的锁链,民进党上台后依然存在。

  外界以“违反宪政原则”反对马辞总统,但是违反谁的“宪政原则”?宪法有那一条规定总统不可以辞职呢?而且,就算真有这个宪政原则,就不可以被打破为宪政新例吗?

  核心问题还是,马总统未来一年半还有可能做事吗?他有心做事,但台湾人民已决定不让他做事。台湾为什么要再继续一年半的空转?

  如果,我们现在的宪政原则,会让台湾卡在一个没有出口的僵局,一点一点的窒息。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思考,建立一个可以引带一部分内阁制精神,得以在国家全面卡住的时候,突破僵局的“新宪政原则”?也就是当总统失去民心,导致国家陷入停滞泥淖时,建立一个主动去职的宪政惯例,避免空转?甚至以此为基础,进一步讨论,台湾究竟适合总统制还是内阁制?

  面对残酷的政治现实,我献野人三策:上策双辞,中策让民进党组阁,下策彻底看守。当然,从政治运作的实际现状,上策、中策都有难度,很可能的结果,就是进入下策。如果选择下策,也只能维持中央政府最基础运作,不必期待马英九还有能量推动改革。甚至应该撤回服贸、货贸与示范区,回应最新民意,而这也是政治现实,因为,除非民进党回心转意,否则这个已完全被民进党绑架、主席台时时被霸占的国会,不用期待任何民进党反对的政策走得出立法院的大门。

  “站马的对边,就是站对边。”我知道马总统很无奈、很遗憾也很挫折,明明自己忧国忧民提的好政策,为什么被批得一文不值、被质疑亲中卖台?我也要很无奈、很遗憾、很挫折的告诉马总统,因为,这些对的政策是马英九提出的,就变成错的。很残酷没错,却这是当前社会情绪的实然。

  “双辞”是我这野人想破脑袋后,唯一想到让停滞内耗的台湾可以稍稍“快转”的机会,当然补选总统要付出的社会成本,也不可谓不钜,这是另一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困难。

  我早就猜得到马总统不会接受上策,中策恐怕也很难,他有太多党内人情的包袱,他有个不服输的拗脾气。但我的目的也不在于说服马总统接受,提出这个想法,是希望至少可以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希望我们的社会,不要只顾著把马英九当出气筒,这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偷懒思考,马不管辞不辞,最多也就是一年半的任期了,比他这一年半任期更重要的是,台湾的未来还能不能等?我们何时要开始认真检视,我们面临的重大制度困境。【作者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台北市)】

【2014-12-03/联合报/A17版/民意论坛】

【2014/12/03 联合报 103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