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的好壞都是2015的養分

2014年對總統馬英九來說,過得不算順遂。(中時資料照,陳振堂攝)2014年、馬年即將過去,在這一年的風風雨雨中,即將大船離港的馬總統並不順遂,九合一選舉失敗後辭去了黨主席,漸漸的放下了權力;台灣也有許多波瀾,其中最具震撼的,莫過於3月18日的太陽花學運。

在新的一年即將到來的此刻,有些薄見,想要對年輕朋友、民進黨政治人物與國民黨政治人物說一說。

首先,在年輕人部分,太陽花學運,鼓勵了年輕人參與政治的熱情,讓年輕人不再是冷漠的一群,九合一選舉民調與結果的落差,更可以看作是返鄉投票的年輕人的效果。政治,就像過去的救國團活動一樣,成為年輕人彼此可以呼朋引伴、熬夜談論的話頭,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對台灣的民主風氣來說,是一項正面的發展。

但憂中有喜,喜中有憂。前中研院院士蕭公權先生曾說:「讀書不忘救國,救國必先讀書」,今天台灣的年輕人,從對政治的熱情投入來看,某種程度做到了前者,但是不是做到後者?就有值得期待的地方。我想說的是,如果,熱情沒有崇高的良知與厚實的知識做為基底,那麼救國與誤國之間,往往也僅一線之隔。

九合一選舉執政黨大敗,可謂太陽花學運的一種遺緒或「成功」。然而,占領國會要付出的效應不會是一時的,帶給台灣一個極不穩定的後遺症是,未來任何反對者,都可以用類似的方法來杯葛執政黨。回想紅衫軍跟「手牽手護台灣」等等活動,藍綠都有足夠的實力動員數十萬群眾,如果在紅衫軍時有占領總統府或國會的前例,是否還能夠有和平解散的結局?

筆者認為,若從事後諸葛論,太陽花學運應該可以有更低代價的做法,如果服貿不符合民意,等到2016年新政黨上台,服貿、ECFA都還有廢止的空間。而這兩年中服貿對台灣的「傷害」,跟占領國會導致制度的不穩定性,孰輕孰重,在台灣選民心中,應當要有一把天平去認真反思。

其次,對民進黨的部分,民眾應該要學著督促民進黨,能夠學著用一致性的標準去看待政治事務。

在2014年的監委選舉中,民進黨嚴批國民黨祭出黨紀,抨擊國民黨想要亮票;但到了議長選舉,民進黨可以有黨紀、也可以振振有詞地亮票;國民黨以人數優勢通過法案,叫「粗暴蠻橫」,民進黨有人數優勢卻輸掉議長,叫「買票文化」,可怕的地方不僅在於民進黨的雙重標準,而是這種雙重標準並沒有引起人民的警覺。這種對雙重標準的默許,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是一項嚴重的負數。

再者,對國民黨的部分,2014年馬年的結束,也意謂馬英九時代的提前結束。雖然馬英九現在的聲望低迷,但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2000年國民黨敗選後搖搖欲墜,是誰以其明星光環,為氣息奄奄的國民黨,保住香火,不就是馬英九嗎?

當馬英九時代過去,朱立倫能否扛起為國民黨振衰起敝的改革大旗,猶待觀察,朱立倫在憲政改革問題上的出手,算是契合了一定民意,但在國民黨黨產處理的問題上,還存有很大期待的空間(只要想想為何毫無黨產的民進黨能在2000年贏得執政權即可)。

不只遲遲無法歸還的黨產,成為國民黨選舉的原罪,地方派系的盤根錯節,更讓國民黨的選舉風氣始終無法抬頭,數之不盡的黨國大老,讓國民黨年輕一代無法出頭,也失青年之所望。

這些沉重的國民黨包袱,在馬總統退出黨務後,都是朱立倫主席要面對的挑戰。但,朱立倫有沒有這樣的改革能量與意志呢?說得重一點,其攸關的還不只是已然掉入極度劣勢的2016年總統選舉,更可能是國民黨的存續危機。

而另一個讓我們好奇的,則是所謂的「柯文哲現象」,在2015年,會以如何的腳本進行?柯文哲打破了許多舊有政治的框架,讓人們頗有期待,但也不要忘記黑格爾所說「凡實際必合理」背後顯現的理路。如果政治框架這麼容易打破,難道過去的政治人物都真的這麼愚蠢嗎?

最後,2014年,可以說是充滿動盪的一年,卻也是充滿活力的一年;是台灣的民主政治大破大立的一年,也是新陳代謝世代交替的一年。希望這一年我們經歷的好事,能為2015年帶來更多的好事;至於2014年經歷的壞事,也要讓它會變成讓2015年可以更好的寶貴養分。(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4/12/29 中國時報 103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