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鬱結的負面氛圍

農曆新年,大家在做什麼?閤家團圓、圍爐守歲、出門踏青、初二回娘家、發紅包放鞭炮…。

在這個尋異容易、求同困難的時代,農曆新年,大概可以說是華人世界的「最大公約數」吧。傳說最早在堯舜時就有過春節的風俗,就這麼一路傳下、擴散,除了台灣、大陸、香港、澳門這些華人地區外,農曆新年在韓國、緬甸、寮國、泰國、柬埔寨、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等地也都是重要的節日,有些地方也如華人地區一般,將之列為法定假期。

以台灣來說,不管在民調上,你自認是「中國人」多一點,還是「台灣人」多一點,都會開心的過這個屬於中國傳統的農曆新年。

在農曆新年裡,你會發現,家家團圓,人人互道恭喜,社會變得祥和,戾氣消失,謾罵不見了,在這充滿喜樂的時節,社會有個不成文的默契,誰罵人,就會倒楣一整年。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快不滿,在過年的時候都要收起來。

於是,連平日無事不批的政論名嘴,也化身為綜藝角色,說說笑話、講講故事,博觀眾一笑,討個喜氣。政治人物也收起唇槍舌劍,不再怒目相視、口水互噴,沒有嗆聲、沒有惡毒的人身攻擊,只有加油打氣與溫暖鼓勵。

在這一刻,在台灣的人們,才真正的像是不分彼此、相互關愛的一家人,忽然覺得,如果可以天天是新年,台灣會一定變得更美好。

可惜,沒天天過年這回事。今天是大年初五,也是所謂的開工日,大多數人都得收拾放假的心情,回到工作崗位,收心上工。

但我有個願望,希望農曆年的假可以結束,但農曆年裡那種關心祝福彼此,暖暖祥安的心情不要結束,農曆年裡那一股正面的氣氛不要結束,大家都可以帶著農曆年裡的幸福心情回到工作,希望這開工日,不是「開罵日」,仍可以延續著春節那祝福彼此的心情。

不要小看這一份從祝福開始的心情。

有人說甲午年是災難年,我們不必從迷信解,但如果從結果論,回望過去的馬年,說是「多事之年」,庶幾近矣。我們從迷信以外的角度,去細究其因,排除不可抗力的天災部分,一些由人肇生的人禍,其中有許多,可以說是反射了這些年來,社會愈來愈強大的負面氛圍,這負面氛圍,讓許多人都壓著一股氣在胸中吐不出來,而這吐不出來的氣,則又供給了負面氛圍更負面的黑色養分。於是負面帶來負面,遂讓台灣社會陷入一種惡性循環。

正是這樣的負面氛圍,讓社會充滿了暴戾之氣,批評千倍於鼓勵,說對99分抵不過做錯的1分,使得想做事的人不願挺身、不敢做事。有才能的人視從事公職為畏途,劣幣驅逐良幣的沉淪之象,在政治部門特別的顯著。

不幸的,政治部門牽涉的是國家治理,政治部門的品質低下,如何期待國家治理的品質提升,國家治理的品質低下,又如何期待台灣整體的經濟表現、國家競爭力能夠交出漂亮成績。

這幾乎可以說是台灣當下最迫切的危機。

因此,新的羊年到來,我認為,對台灣來說,最要緊的莫過於打破那負面鬱結的氛圍,讓這新的一年可以揚(羊)眉吐氣。

而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打掃自己的心,讓充溢負面情緒的心歸零。這和過年的道理一樣,為了迎接新的一年到來,除舊布新,家家戶戶都會在歲末進行大掃除,刷淨門窗、換洗被褥,就是要討個新的氣象、新的運勢。

當負面的心情歸零後,才能重新填載正向的能量。而這正向能量的起手式,簡單來說,就是星雲大師在1998年即提倡的「三好運動」:說好話、做好事、存好心。

最後,正向社會的營造,需要的是正向態度。並不是說不要對公共事務的違失之處有所針砭,但這些針砭一應立基於真,也就是要依據事實;二應根源於善,也就是針砭目的是為了讓社會更好,第三則是,破壞容易建設難,針砭之外,最好要能提出積極有益的建設性建議。

紛擾的馬年過去了,希望新的羊年,小從個人大到國家,我們可以一起努力,創造更美好的一年。(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02/23 – [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A14版]

 

【2015/02/23 中國時報 1040223】